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八章 调任
    季清菱的预测很快便得到了证实,上元节的前一天,自京城而来的宣召使臣终于携着圣旨到了赣州。

    顾延章得到知会,匆匆走进州衙大堂的时候,里头已是有三个人正站在里头寒暄。

    其中一人是知州孟凌。

    作为三王赵颙的大舅子,纵然顾延章与其人同衙为官一年有余,又是搭手,竟也只见过寥寥数面而已,今次托天使的福,难得的,居然又得见了对方。

    而另一人看上去约莫六十上下,五官端正,中等身材,身上穿着绯红色的官袍,腰间配了侍制以上重臣才能戴的银鱼袋,面上有着淡淡的威严之色,却是不晓得是谁。

    顾延章才走进了大堂,里头的人便一同转过头来。

    “这便是顾通判。”孟凌掉指了指顾延章,对那宣召使臣道。

    又对顾延章引荐那天使道:“这位是许继宗许都知。”

    顾延章见那人头戴软脚幞头,身着绯罗袍,是一副宦官的打扮。

    大晋的宦官既能充走马承受,外派为天子耳目,也能转武阶,入军带兵。

    实际上,二十余年前西贼入侵,便是一名叫做秦舜举宦官领军力抗的,他虽然享年不到五十岁,却主领过大小战事四十余次,最后死在阵上。

    大晋建朝百年间,出名的内侍并不少。宫中能出头的内侍,一般都是自小入宫,既习文又知武,比起士大夫阶层,其实并没有差到哪里去。

    而由于宦官与天子天然的亲近,比之普通的臣子,更容易受到信任,是以他们一旦有了机会外出为官,许多都能做出一番政绩。

    顾延章对宦官并没有一般官员那样打心眼里的厌恶,在蓟县时季清菱每每同他说起内侍,都是讨论其人行事、功绩,并没有着眼于残缺之身。他先入为主,哪怕后来入了京,发现周围许多文人、官员对宦官都是鄙夷的态度,却也没有因此而随之改变。

    此刻得了孟凌引荐,他在心中只略过了过,立时把人对上了号。

    是以西头供奉官擢入内内侍押班,才迁副都知的许继宗。

    他便上前见了礼。

    对方不慌不忙地回了个礼,随口夸赞了两句。

    “这是张待张舍人。”孟凌又指着另一个六十上下的陌生男子,引荐道,口气比起恰才要热情了数倍,脸上也堆起了一个笑。

    顾延章应声上前见礼。

    然而孟凌说得不清不楚,顾延章一时也没明白这一个姓张的,究竟是哪一个“待”字,所谓的舍人,是通事舍人、阁门舍人、中书舍人当中的哪一个舍人。

    他心念一动,瞥了一眼旁边的许继宗,发现对方看这张舍人,竟是面上带着讨好的笑容。

    顾延章脑中一转,立刻明白过来。

    能叫宫中一个品阶不低的内侍,并一个三王的大舅子这般谄媚,这应该便是那一个张待了。

    张太后的伯父。

    朝中的阁门舍人。

    只是他来此处做甚?

    顾延章还没闹明白,许继宗已是轻咳两声,朝一旁伸了伸手。

    站在后方的一个小黄门立刻托着手里的漆盘走了过来。

    漆盘上盖着一方明黄色的绸缎,揭开绸缎,两卷圣旨放在上头。

    宣召的顺序往往视官阶而定,张继宗取了圣旨,走开两步,将手头卷轴一展,道:“孟凌听诏。”

    孟凌立刻上前跪倒。

    张继宗郑重地念了一遍诏书。

    诏书肯定了孟凌在赣州的为官经历,宣其回京诣阙,又言明,由张待接任赣州知州一职。

    顾延章站在一旁听着,心中渐渐琢磨出了味来。

    天子着实是看重白蜡虫的收益,可因着孟凌的身份并能力,他并不放心孟凌在此,也不放心轻易一个人过来接手,索性便把太后的伯父给派了过来坐镇。

    自然,若是白蜡虫当真能得有大功,肥水不流外人田,比起给弟弟的大舅子,赵芮自然更愿意给自家老娘的伯父。

    孟凌仿佛早料到有这样一桩事,他领了旨意,站到了一边去。

    很快,便轮到了顾延章接旨。

    这一回,张继宗念了一段骈四俪六的称赞,认可了赣州通判顾延章上供的白蜡并发现的白蜡虫,因着此功,他被诏为太子中允、直馆使,也由从八品升为了正八品。

    这不算是多离谱的升官,便是没有白蜡虫,眼见岁末考功了,顾延章也能靠着去岁的政绩而得升,是以他并没有多惊喜,而是面色平静地上前领旨谢恩。

    旨意颁布完毕,为了给张待、许继宗二人接风洗尘,孟凌便召了人,待要在大堂处设下宴席。

    然而许继宗却一口推辞了,道:“继宗身上尚负皇差,一则要去巡视一番那白蜡虫、树,二则也要看一看此处过路流民。”他一面说着,转头看向了顾延章,道,“烦请顾通判带路。”

    张待也道:“既是如此,张待有幸也随之一观了。”

    蓄养白蜡虫的山头乃是在赣州城外,如今大半的白蜡均是已经收取了,本来季清菱叫李劲留了几棵树,便是防备着天子要派人来视察,只是这白蜡花不知为何,留在树上,过不了一个月,便皆化开,早看不出原本模样,只脏白脏白地贴在树干、树枝上。

    顾延章也不推辞,带着一个天使,一个太后的伯父、新上任的赣州知州,并一个虽然在此地任了几年官,却连州中有几口人也不甚知晓的旧任知州往外城而去。

    女贞树与白蜡虫看得极快,此时才开春,白蜡虫并没有放上树,然而李劲自家同妻子一起看管的房舍内,却是装满了白蜡虫种。

    许继宗询问了许多问题,着身后的小黄门一一记录下来,预备待得回京,好同皇帝交差。

    看完白蜡虫,便到了探视流民。

    许继宗骑在马上,转过头同顾延章道:“如今大名府的流民已是到了京城,足有十万之巨,京都府衙上下忙于安抚流民,赈济灾民,陛下忧心抚州、吉州等地旱情、蝗灾,便叫下官看看沿途情况,正好如今来了赣州,此处乃是前往建州、漳州、泉州等地的中转之处,想来也能估出约莫有多少流民。”

    顾延章还未来得及说话,一旁的孟凌已经插口道:“要问流民数量,确实是要来此处才好知晓,如今城外设有营地,专置流民,一看便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