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五章 抵达
    就赣州是否应当推行蓄养白蜡虫一事,崇政殿中断断续续争执了月余,几经反复,左曹、右曹二部不断扯皮,到得后来,所争的已经不单单是赣州的白蜡虫了。

    杨奎阵前征战数年,硬撑着回京,跟范尧臣吵得天翻地覆,却也没能把奖银与抚恤如数要回来。

    他郁积于心,惹得旧伤复发,饶是刚强如铁,也再没撑住,一下子就病倒了。

    陈灏早恨不得把范尧臣杀而食之,平日里头没有办法,如今逮着机会,便带着一帮朝臣跟对方撕扯起来。

    两边闹来闹去,早已脱离了原本的初衷,白蜡虫是好是坏,该推行还是不该推行,早没人去管,而是开始陷入党争,每日各自搜罗对方平日错处,在朝堂上互相攻讦。

    赵芮开始还不觉得有什么,反而很是欣慰,觉得虽然杨奎不在,可陈灏跟范尧臣斗起来,即便是弱上一二分,却也半点不后退。

    然而到得后来,他渐渐认识到不对起来。

    蝗灾、旱情、战事、流民,好似已经没有半个人去理会了,每日朝中闹得乌烟瘴气,尽是吵闹不休。

    他不得已,只能敲打了几个闹得最厉害的臣子,外放的外放,罚俸的罚俸,降职的降职,又将申斥了一番陈灏、范尧臣,才将事情堪堪压下去。

    之后,终于由赵芮拍板,定下白蜡虫应先在会昌、盛宁两县试养,而赣州也要严守州中农亩,勿令农人全数弃田养虫。

    此事告一段落,两派的火被赵芮强行掐灭,可火药味却并没有消除半点,每每朝会,如果不是天子强压着,好几次差点便要当殿吵起来。

    赵芮无法,只得把已经请郡的孙相给重新请了回京,命其复相,而范尧臣则是转为次相,此外,政事堂、枢密院中各人官职也各自进行了调整。

    而远在赣州的顾延章并季清菱,却是半点都不知道,因为二人的一封奏章,并一些个进呈之物,竟成了两派党争的导火索,把朝堂几乎闹了个天翻地覆。

    而当京城的天子近侍带着圣旨,一路往赣州疾驰的时候,抚州、吉州等地的数万灾民,已是陆陆续续,比他先一步抵达了地方。

    赣州地处大晋中南部,一过立冬,便开始刮起湿冷的寒风。

    路边的叶子掉得并不算厉害,依旧还带着绿意,只是不知是被虫咬了还是怎的,看起来洼洼坑坑,七零八落的。

    叶三常打着哆嗦,走在官道上。

    他手里拄着一根拐杖,身上衣衫褴褛,脚上穿的布鞋底已经几乎都要被磨穿了。

    在他后头,村里的一百一十三人,以户为单位,三三两两散落在路上,人群里头安安静静,连说话的人都少,只偶尔听闻到不懂事的婴儿有气无力的哭声。

    不是村民不想说话,而是他们实在是又饿又累,早没力气闲聊了。

    婴儿的声音断断续续,有一下没一下的,与粮米丰足的人家里头那些个几乎要震上天去、听得亲生父母都想打人的哭声不同,而是嘤嘤的,才吊起气来,你还在等着他嚎哭,他便已经又低了下去。

    人群麻木地行走着,面黄肌瘦,脸上写着饥饿,写着茫然,还写着无措。

    远处,一个人影朝这边三步并两步地走了过来,行得近了,叶三常才见到对方那深深凹陷的脸颊。

    是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一看就是许久没有吃饱饭了,脚步虚浮,两颊虽然凹陷,可肚子却是鼓的——这是吃观音土吃出来的。

    “三叔公,前面就是赣州了,前头有人家,说是再走半个时辰,便能看到城墙。”距离叶三常还有三四丈,那汉子不愿意再往前走,只想省点力气,便开口叫道。

    他声音不大,一听便是中气不足的样子。

    叶三常咳了两声,转过头去,跟身后的人道:“同大家说一声,前面就要到赣州了,看看那一处官府有没有粥施,若是有,咱们便多留两日。”

    他一声令下,众人便一个接一个往后把话传了下去。

    村中人人拖家带口,又有许多行李,走起路来,难免比寻常人慢,大半个时辰过后,才终于看到了赣州城的城墙。

    众人皆是松了口气,加快了步伐,想要早些入城。

    然而距离城门还有好几里地,叶三常等人便被一处关卡拦了下来。

    十来个吏员,三四十个兵丁站在一旁,一一问询着往来行人。

    叶三常一行自然是没有办什么路引,只把户籍亮了一下,又言明身后乃是一个村的,都是逃难至此。

    当头一名吏员和气地问了几个问题,叶三常作为叶家村的唯一一族的族长,一一答了。

    很快,他与身后的一众村名,便被那名吏员带到了不远处的一处营房之中。

    对方带着几名兵丁,给这一百来号人一个一个做了登记,接着每人发了一块上面写了甲号的序牌,又一人发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粥水,并一个不大不小的炊饼。

    等到叶三常把粥都喝得干净了,那吏员才问道:“叶大爷,你们是打算在此常住,还是打算去往他地?”

    叶三常带着族人一路逃难,已是行过数十个州县,头一回遇到竟是有官府中人来接应,一时有些局促。然而他好好歹歹也是一族之长,也做过里正,过了一会,便老实问道:“这两桩有甚不同?”

    那吏员便道:“此处乃是赣州,咱们州中自有规矩,若是路过此地,官府管三天吃住,时间一到,便请自离。”

    “若是常住,此处营地便是你们住宿之处,年满十八,不过四十五的男丁,每日一人做工两个时辰,便能管三个人白住一日,每日一人做工满三个时辰,便能管三个人吃住一日……”那吏员态度极好地解说道,“若是老弱妇孺,也可在营地里头帮着做饭、挑水、洒扫,或是去田间捉蝗虫,用来换粮换米,或是换吃住。”

    叶三常听得极是认真,忍不住问道:“男丁是做什么工?”

    那吏员道:“如今城中正在修暗渠……”又细细解释了一番。

    叶三常还未发话,许多人已是站起身来,围了过来,听那吏员说了半日。

    “三叔公,咱们且留在此处罢,不就是做工嘛?哪一处不是做?建州、漳州都是人,还不晓得会不会剩下事情给咱们捡?”

    “三舅老爷,也不晓得前面州县还有没有粮米赈济,不若先在此处攒点米面罢!眼见天时越来越冷,再走下去,大人还能勉强支应,小孩子都要撑不下去了!”

    “若是留在这一处,挑水我能挑得动的!”一个抱着小孩的妇人道。

    另一个老妇也插嘴道:“我挑不动水,却是能烧火做饭的。”

    叶三常也早动了心,他扫了一眼屋中众人,见个个抱着碗,一副不愿意走的模样,便对那吏员点一点头,道:“我们常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