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三章 想法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顾延章却半点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他把奏章看了一遍,抬起头,正要说话,却见季清菱一副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好笑。

    “才多大的事情,怎的这样害怕?”

    季清菱心中有些忐忑,只道:“我原看你忙,就没同你商量,自己拿捏着办了,现在回头想想,觉得还是有些莽撞……”

    顾延章心中一叹,把椅子挪了挪,凑得离季清菱近了一些,拉着她的手,放到嘴边吻了吻,认真地道:“清菱,你做得很好,从来都好,不存在莽不莽撞的说法。”

    他也不再多说,当着季清菱的面,直接把她拟的折子誊抄了一份,一个字都没有改,将其跟蜡块、蜡烛一并收起来。

    等到这一应做完,顾延章才抬起头,望着季清菱道:“这一桩事情,这一封折子,便是我来做,我来写,也未必能有你做得好,写得好。”

    顾延章是男子,哪怕再心细如发,行事、行文上头,许多细节之处,都比不过季清菱细腻。

    而季清菱见了对方这般行事,心中却是微微一热。

    她知道自己做得好,也相信自己做得对,她觉得不对的地方,从来都只是没有提前同五哥商量。

    毕竟有些事情,她站在“已知”的角度来看,同五哥站在“未知”的角度来看,结果必然会有极大的差别。

    她只担心自己这样自行其是,会让五哥不放心。

    毕竟赣州是对方官海生涯的起步,一个不好,便会影响到以后多年的发展。

    而白蜡虫的推广,若是把控不当了,五哥便是花上十年八年,也未必能把那身上的坏名声给洗干净。

    季清菱不知道顾延章这般相信自己,是因为基于自家当真做得好,并没有什么问题,还是仅仅基于对自家的信赖,或是二者皆有之,然而见到对方这般回应,她却心中甚是熨帖。

    等到次日,以赣州通判的名义上奏的那一份奏章并白蜡虫产的白蜡块并蜡烛,便由马递一起送入了银台司,经中书门下,转进了宫中。

    二十天后,那一份奏折就摆在了垂拱殿的案上。

    大半夜的,赵芮连续批了好几份关于抚州、吉州、河|北飞蝗遍野,食尽谷穗、草木的奏章,又准了几处请免赋税,并另几处请拨银粮,抚恤过路流民的折子,只觉得脑子里头嗡嗡嗡地作响。

    马上就要子时了,他扶着脑袋,偏那一颗“龙头”并没有半点实在的用途,还胀痛得厉害。

    郑莱上前两步,再一次出声询问道:“陛下,时候不早了,不若早些歇息罢?”

    赵芮被他这一句话,问得火气直冒。

    面前这些事情,若是有一样能拖的,他也不至于日日连觉都睡不着。

    他瞪大了眼睛,正要骂人,却是硬生生又忍了回去。

    何苦要跟黄门过不去……

    郑莱立在下首,其实早看到天子面色不好,可他却是依旧大着胆子问道:“下官给陛下拧块帕子过来罢。”

    赵芮没有拒绝。

    很快,温热的帕巾子就贴在了赵芮的面上,轻轻擦了两下,他醒了醒神,继续批起折子来。

    郑莱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有些唏嘘。

    在宫中伺候了几十年,他虽然只是个鄙下的黄门,却也识文断字,也知史知礼,自然也有眼睛,看得出来面前的皇帝,并不是什么雄才大略的君主。

    天子斗不过杨平章,斗不过原来是大参,现在却是相公的范尧臣,连请郡的黄相公,枢密院、政事堂的几个老臣,都能随意臧否他。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对宫中的黄门、宫女来说,他确实是个难得的好人。

    郑莱犹记得自己还是个小黄门的时候,跟在天子后头执伞,有一日,本来是去逛御花园的赵芮,才走了不多久,就匆匆忙忙去寻了皇后,一进门,旁的不说,直接灌了一大杯水。

    当时皇后问,这般口渴,为何路上不喝水,谁成想天子直接答说,他见着今日当班的小黄门忘了带水壶并水杯,不想点出来,省得对方要受责罚,索性便硬生生忍了一路。

    跟着这样的天子,郑莱连骂都少挨过,伺候起来,自然也是尽心尽力,发自肺腑。

    赵芮却并不知道站在自己后头的小黄门,竟是在心底里可怜起自己这个皇帝来,他随手抽过桌上的最后一份折子,叹了口气,翻开看了起来。

    上折人是赣州通判,去岁的状元顾延章。

    奏章开门见山地表明,这是一份进呈书。

    赵芮几乎是立刻就松了口气。

    幸好。

    不是要钱,不是要免赋税……

    他面上的表情轻松多了,慢慢细看起来。

    然而才看了不到一半,赵芮的面色已是重新凝重起来。

    他随手抽过一张纸,在上头演算了好一会儿,足足算了两遍,便再无心看下去。

    “郑莱!”

    “臣在。”郑莱几乎立刻走上前去。

    “赣州上呈的折子,是不是附了东西,附的东西在哪里?”

    赵芮几乎是迫不及待地问道。

    郑莱连忙走到一旁,去装奏章的箱子里翻了翻,很快翻出来一个比巴掌略大些的布袋子。

    拆开之后,两根白色的蜡烛,一块巴掌大的白蜡块,便摆在了案上。

    不用郑莱动手,赵芮自己便取了那赣州呈上来的蜡烛,在桌上正燃烧着的黄蜡火焰上点着了,滴了两滴蜡液,将新白蜡立在了桌上。

    宫中的黄蜡乃是特制,跟面前这一根赣州进上的白色蜡烛比起来,要更粗,也更长。

    赵芮拿手指比着,在两根蜡烛上头做了同等长度的标记,却发现黄蜡已经烧到标记处了,白蜡依旧离那标记处,还有一小截的距离。

    他忍不住又唤了一声,道:“郑莱。”

    “你看看,是哪一根蜡烛亮。”一面说着,赵芮把面前的黄蜡给熄了。

    片刻之后,他把黄蜡重新燃起来,又把白蜡给熄了。

    郑莱想了想,答道:“好似是先前那根蜡烛燃起来亮一些。”

    赵芮笑呵呵地点了点头,道:“朕也是一般觉得。”

    他捏着几块白蜡研究了半日,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有半份折子没有看完,忙又回过头去看那后面半截奏章。

    后面几乎都是弊端,写得耸人听闻,十分可怕,相比起来,前面陈述、介绍这白蜡虫并白蜡的话语,就显得干巴巴的。

    赵芮有些不舒服。

    明明是利国利民的事情,哪里就到这地步了?

    他把那折子扔到一边去,忍不住又研究起面前的蜡烛来。

    如果能卖去西域……

    这个东西,要不要试着官营?便似茶叶、似盐铁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