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一章 背锅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一块是只煮了一回的头道蜡,这一块是煮了两回的二道蜡,二道蜡要比头道蜡耐烧,烟也少,两种蜡都几乎没有味道,我们特买了如今坊间最好的蜂蜡去回去,两种一齐烧,不管是光亮还是旁的,咱们出的这白蜡都要比黄蜂蜡好上许多。”

    李妻恭恭敬敬地把桌上的蜡块分别向季清菱解说了,哪一块是什么个情形,哪一块又如何,说到最后,她再按捺不住,问道:“夫人,咱们明年能不能再包十来个山头,多雇上六七百人?”

    “今岁才是第一年,总共便得了两千余斤蜡,这白蜡比黄蜡要好这样多,定然能卖得上价,便是打个对折,一根蜡烛也能卖上二三百文,算起来,一斤蜡简直比一斤银子还要金贵!”

    她的声音里头尽是兴奋。

    季清菱曾经说过,今岁的山上白蜡虫出的蜡卖的银钱,无论得了多少,去掉本钱之后,便会给他们两口子分一成。

    李妻从前并没有把这话放在心上,虽然一心一心一意做事,养白蜡虫不遗余力,起早贪黑,却是全为了自家丈夫的出路。

    原想着是给州衙里头的通判干活,无论这官人让自家做的事情再没用,只要能攀上了人,捏着鼻子也要认了。

    谁晓得,这不起眼的虫子,竟然当真能生蜡,还一生就生这样多!

    这简直就是摇钱树啊!

    季清菱见对方说得激动,微微一笑,也不正面回复,只问道:“山里头雇的那几十号人,如今还在不在?”

    李妻的面色微凝,道:“正要同夫人说一声,当日按您的吩咐,特从附近的小村小宅里头寻了不少人过来照看,一个村子里头只选一二人,不是里正、村长家中的,便是族老家中的。”

    “如今山上还在收蜡丝,那些个人却是三天两头的,你告一天假,我告一天假,你请辞,我也请辞,上回我说如今人手少,要给多点工钱,谁晓得第二天,有好几个人索性连工钱都不要,自己便下山去了,有人还偷偷带了山上生了白蜡丝的树干走,前一夜人还在,第二天一早,人就不见了踪影。”

    她话语中十分忧虑,又道:“夫人,当日并不知晓,如今才晓得这白蜡虫生蜡这样厉害,早晓得如此,便不能找短雇,因是买了人回来,把山都封了,咱们就在山上头一心养虫,免得走漏了风声。”

    “眼下那几十个人已是走得只剩下十一二个,走的人又全是不同地方的,说不得如今白蜡虫能得蜡的事情,已经传得到处都是,明年也不是咱们一家养……”

    季清菱听她把情况说了一遍,留她吃了一顿饭,本来还要留过夜,可对方一心挂念着山上比银子还金贵的白蜡丝,死活不肯留,草草吃了东西,便告了辞,急急忙忙走了。

    见人已是去得远了,秋月才迟疑地问道:“姑娘,您当日是不是就猜到有这样一天?”

    季清菱便笑问道:“哪一天?”

    秋露也跟着道:“当初您特意交代,说山上寻短雇要出高价,还要找小村小寨里头那些个单姓人家,又要是族老、里正、村长家里的,是不是就是为了叫他们看到这白蜡虫的好处,回去同村里头人说,大家一并养起来?”

    秋月也道:“记得您跟少爷说,养这白蜡,要紧是比谁养得好,出蜡多,养得早,早早得了名声,以后便是其余地方也养,都比不过这一处……”

    季清菱笑一笑,叹道:“也是没法子的事情,白蜡虫养得越早,养的人越多,出蜡越多,将来州中能得的商税就越多。”

    蜡烛这东西,从来是供不应求,哪怕整个赣州的人都养起来,也不够大晋使的。况且还能卖去西域,也能卖去其余地方,便是将来养的人多了,这东西价钱降了下来,一样也是好卖的,并不愁销路。

    白蜡虫的事情,若是顾延章来管,定会谨慎行事,说不得要养得一二年,等出了效果,又仔细看过有无什么要紧的问题之后,才慢慢往外吐露。

    可季清菱却不是顾延章。

    她自后世而来,虽然不清楚白蜡虫怎的养,却是知道这东西并无什么坏处,更清楚养起来门槛其实极低,便是乱养,也能得蜡,只是得多得少的区别而已。

    反正都是赚,赚多还是赚少,只看个人能耐了。

    这一阵赣州又要修暗渠,又要安置流民,多少银钱粮米都不够的,偏是朝中扣门得要死,什么都不肯给。

    虽然听说要修渠,又听说不用服役,只用流民来修,赣州城里头无论富人还是平民,个个都愿意出钱,可究竟也不是很够。

    季清菱算了算,按着今时蜡烛的价钱,若是明年能有三万担的白蜡,光是商税,就能叫州中的赋税翻上一番。

    她心中有数,行事便另辟蹊径,激进起来。

    请来山上帮着照管白蜡虫的短雇,个个都是精挑细选,要出身的村子小,人口简单,最好都是一个姓氏的,最最好,那短雇在村子里头说的话,能有一二分分量——这样的村子,往往行事喜欢同进同退,一家种什么、养什么,其余人家便跟着来。

    短雇们看到了白蜡虫是如何养的,又能得多少蜡,十个有八个都会心动。

    只要是人,就没有不爱钱的。

    以利诱之,谁又能无动于衷?

    眼见为实,看了白蜡虫如何出丝,又如何得蜡,若是那些个短雇不想着回乡去养起来,当真是活该穷一辈子了。

    除却这些,季清菱还打算让李劲邀请岑庄上山看蜡。

    跟农人不同,商人的胆子往往会更大,也会更贪心。

    季清菱相信,只要让岑庄看到了那一树一树的白蜡丝,不用多说几句话,对方就会倾尽全力,种树养虫。

    等到明年秋天,赣州的白蜡有了点样子,自然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掺和进来。

    然而这之外,还有一桩更重要的事情要提前做好准备。

    季清菱取了几块蜡,回了书房,仿着顾延章往日具折的口吻,写了一封奏章,内容不是其他,正是将赣州新得之特产,名唤白蜡的,进呈天子。

    ——世上有什么办法可以让自己不背锅?

    让最大的那一个人,帮你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