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 成果
    且不说菇皮寨中一干人等围着张二郎你一言我一语,个个一肚子的问题要问,赣州城的后衙之中,季清菱却是站在一棵女贞树面前,认真地打量着。

    从前都说火树银花,可她此时却有如看见了一棵被冰雪盖满了枝干的银树。

    女贞树是常青树,哪怕是到了冬日,叶子也是绿的。

    面前的树上,三个月前放上去的那些个小虫早已不见了踪影,只有满树干、树枝的白霜一般的东西,厚厚地包裹着这一棵女贞树。

    绿色的叶子,白色的枝干,两色相映相衬着,有种奇异的和谐感。

    秋露左手托着一个瓷碗,右手持着两根筷子,上前几步,轻轻拨了一小块白色的“霜”下来,递到季清菱面前,道:“姑娘,你瞧,虫子被裹在里头,这白色的就是蜡了,不知道是它吐的丝,还是其他什么的。”

    秋月、秋爽围上前来,几个人半懂不懂指指点点,看了半天,各自都动手去摸了摸。

    养了大半年,后衙里头养出来的白蜡虫终于开始结蜡花,只是不同的树,出来的成果实在是相差得有点远。

    眼前这一棵是出蜡最多的,枝干上裹满了白色的蜡丝,出丝最好的地方有一寸厚,出丝差的地方也有半寸。

    “这棵树上的虫子长得最好。”秋露向季清菱解释道,“旁的树几乎都收尽了,后衙里头一共放了虫子在十一棵树上头,不算这一棵的,得了差不多三十多斤白蜡丝,按姑娘说的法子兑水煮过了,共得头蜡四十余斤。”

    她一面说,一面指着右前方,道:“姑娘瞧那边,那棵树上的白蜡虫就活得少,我特意留了没收,给您看一看。”

    季清菱循着她的手望了过去,就在一丈开外,另一棵同面前这棵一般大的女贞树上,只有星星点点的白花点缀着。

    她走近了去看,发觉这棵树上的虫不仅少,有些周身的白丝甚至连它自己都裹不满。

    “这两棵树上放的虫子有什么区别?为什么出的蜡会差这么多?”季清菱问道。

    秋露也不知道原因,只点着树上的挂的一个写了“乙四”的牌子,道:“今岁只是第一年,还不晓得为什么会差这么多,不过按姑娘您说的,咱们在不同树上都做了标记,放上去的虫子平日里头怎么养的,上了树之后怎么养的,都记下来了,以后多养几年,做做对比,想来也会知道的。”

    她说到这里,忍不住看着季清菱,问道:“姑娘,咱们明年还要养虫吗?”

    季清菱心中想着事情,听她这般问,下意识地便摇了摇头,等再抬起头想要说话,便见秋露一幅松了口气的模样。

    “这么讨厌养虫啊?”季清菱忍不住笑了出来,安抚她道,“也是没办法,旁的人我没有这样放心,只好叫你帮着打个底,如今知道能养出来,也能做出蜡了,自有别人去忙,便不关咱们事了。”

    秋露听得季清菱说一句“旁的人我没有这样放心”,顿时觉得多半年的辛苦都有了回报,只恨不得再去养两年白蜡虫,好叫季清菱知晓,便是再苦再难的事情,只要对方一声令下,自己也是无怨无悔。

    她一心要说两句肉麻的话,偏当着秋爽、秋月的面,实在甚是不好意思,脸一下子就红了,双手攥成拳头,口中嗫嚅半日,还是没有说出来。

    季清菱自然没有看出这小丫头的心思,她一心要给秋露奖赏,偏又觉得单单给奖银实在有些单薄,只好道:“养了这样久的虫子,怪辛苦的,莫不如给你多发两个月月钱,再让休息三两日?”

    秋露连忙摇头,摆了摆手,道:“不用,也不是我一个人养,我平日里头两边跑,秋月姐同秋爽都帮着担待了不少,不是她们在房里头支应着,我那一处也看不过来。”

    季清菱便笑道:“你倒是鬼精得很,既是这般,准你们三个一人两天休息,出去逛一逛,也看看景、买点东西什么的,省得天天被我束着。”

    她话刚落音,院子里头里头三个丫头不约而同地“啊”了一声,个个脸上都绽出笑来,连压都压不住。

    秋爽“哎呀”着道:“这怎么好意思!”

    她左边看一眼秋露,右边看一眼秋月,见一个人都不说话,忍了半日,还是等不及地开口道:“姑娘,这假是能我们三个人一并休,还是只能分开休啊?”

    季清菱想了想,道:“三个走开一天两天的,也不要紧,叫个小丫头进来看着屋子便是,趁着这两天也没什么要紧事,我也不怎么要使唤人,你们把手头事情交待好,尽可一处出去玩,来这赣州也有小一年了,还没仔细走一回罢?”

    这一回,连秋月都不想说面子话了,三个人笑得嘴巴都合不拢,只上前行礼道谢,又七嘴八舌地说些有关养虫子的事。

    正说话间,却见松香自外头走了过来,先行了个礼,才道:“姑娘,山上李家来人了,说带了新出的蜡来,又有事情跟您说,问您此时能不能腾出手来。”

    自入了夏,顾延章便在城里城外两头跑,一面又要安排挖暗渠,一面又要去城外营地安顿流民,日日脚不沾地不算,日常的府衙事务也不能丢开手,时不时还得盯着下头的人打点赣州的桑田赋税,丁亩刑名,免得叫那些个胥吏从中做什么手脚,简直是忙得不可开交。

    季清菱便把白蜡虫的事情接过手来,帮忙盯着。

    因她接管了,山上养虫子的李劲便开始事事让自己媳妇来回来问。

    季清菱一听松香说,便晓得这是李妻过来了,她问了两句,便带着几个小丫头回了侧厅。

    李妻正和一个小丫头坐在厅中,一人脚下放着一个垮篮,等季清菱进来,自带着小丫头上前行礼。

    两边见过礼,又寒暄了两句,李妻也不废话,立马把椅子旁的挎篮提了过来,她掀起上头的布,对着季清菱道:“按着夫人原来的吩咐,这新蜡分了六层来放。”

    说着把两个挎篮都抱了过来,又将里头的蜡块全是捧了出来,摆在桌上,一一指给季清菱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