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九章 快慢
    当时那一位主家给得银钱很高,又因为说是只用做到秋末,其实并不耽误他们栽香菇,不少人都想去。

    后来对方只在村中选了一个人,便是张二郎。

    张五七还在想着,只听周围的族人便此起彼伏地应和,纷纷表示自己记得这事。

    张二郎又道:“我得了他们的雇佣,在哪一处做了这小一年,才算晓得那主家买这个山头是用来做甚的!”

    “不是养虫吗?”有人问道,“养什么虫?不是养蚕虫罢?也没种桑树啊!”

    张二郎没有答话,只把手里头的那几丛树枝顶上的油纸给掀开了。

    下头登时“轰”地响起了一阵议论。

    “这是什么?”

    “像是蚕丝?”

    “哪有蚕丝这般的?人蚕丝是吐了丝,绕成一个蚕蛹做一圈,一个一个黄白黄白的球一样,哪里想这个。你也忒没见识了,跟没出过村似的土老冒!”

    “莫不是蜘蛛丝吧?这蜘蛛丝网也太密了!”

    “倒是有点像,还像开的花。”

    “是有点像花,只不是花吧,你看那枝干上也有。”

    张五七看了半日那张二郎手中的树枝,只觉得果然又像花,又像蜘蛛丝似的。

    那树枝缠得满满的都是银白色的细丝,细丝把树叶、树枝乃至下头的一小截树干都包裹得紧紧的,一时都辨认不出来这究竟是什么树。

    张二郎把手里头的树枝插在了地上,又道:“那一户主家买那两个山头,是用来专养这一种虫子。”他一面说,一面从一片叶子上头扒拉下来一小粒东西,托在手上,示意给下头的人看,“他们唤作白蜡虫,就是白色的蜡烛的意思。”

    一时下头的人纷纷围了上去,想要仔细看清楚这“白蜡虫”究竟是什么东西。

    “有点子眼熟啊……”

    “咱们旁边山上不是也生过这虫,好似长在女贞树上,夏天秋天也见过点白丝长在树上,好生看一回,倒是同这差不多,不过山上的树头过上两日便没了。”

    张二郎已是继续道:“这虫子分公、母,公的有翅膀,就能生这白丝,白丝长得差不多了,把枝剪下来,又将上头的白丝收了,用水一煮,就出来这东西。”

    他说着,从袖子里掏出一方小小的帕子,小心翼翼地把那帕子揭开——里头居然还有一层帕子!

    张二郎这动作,简直吊足了众人的胃口。

    张阿富忍不住同旁边的张五七道:“这般小心,莫不是装了金子?难不成那虫子会生金子?

    张五七也将信将疑。

    他也没少去隔壁山上砍柴抓兔子找野鸡,自然也见过那些个虫子,小小一只,趴在女贞树上,多的时候密密麻麻,少的时候三三两两,看着怪恶心的。

    张二郎一连开了三张帕子,里头的东西才露了出来,是一方白色的东西。

    张五七在赣州城里的杂货铺子里做过短工,也见识过不少东西,只觉得这方块同石膏有点像。

    “是不是石膏?”

    他脱口问道。

    因为离得远,张二郎并没有听到他说话,而是自顾自往下道:“这是有钱人家里头点的蜡烛。”

    张五七恍然。

    他是见过蜡烛的,一时没有认出来,实在是因为往日里头见到的,都是一根一根的,中间有烛芯,跟这蜡块,实在形状相差得有点远。

    人群里头安静了一会,复又闹哄哄起来。

    张二郎便把那一方帕子递给旁边一个人,让大家轮流传看。

    东西很到了张五七手上,他端详了好一阵子,又伸手去摸了摸。

    张阿富忙道:“别乱碰,若是化了怎的办?”

    张五七摇了摇头,道:“蜡烛不会化的,只是往日里头我见的蜡烛都是黄色,听说是蜂蜡,怎的这个蜡烛是白色,不晓得禁不禁烧的。”

    他还想要细看,旁边你已经有人着急地把那帕子接了过去。

    大家很快轮着传递了一圈。

    有人已经迫不及待地叫道:“二郎,这东西多少虫子能生出一块蜡来?虫子一年能生几回丝?这出的蜡禁不禁烧的?城里头蜡烛的钱卖得老贵了,咱们能不能跟着养?”

    张五七也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望着站在高处的张二郎。

    同旁的人不一样,他在铺子里头卖过货,自然知道这蜡烛的价钱在哪里。

    手里头这小小的一块,分融了出来,就能卖上两贯钱。

    不晓得一只虫能生多少蜡,好不好养的,一年能吐几次丝。

    如今的蜡都是蜂蜡,死贵,进货都要两百多文,标价是三百文上下。

    如果村里头能做蜡……

    想到这里,张五七的心就跳得厉害。

    都是钱!

    不是铜钱,这是银子啊!

    此时再看那虫子,张五七已经半点都不觉得恶心了。

    他只想把那虫子给供起来。

    一时之间,他竟是觉得隔壁村出落得最水灵的春姐儿,都没有这又丑又渗人的虫子好看!

    张二郎站在上头,一一回答着大家的问题,道:“今次是头一年养,养了两个山头,摸索着弄,出了两千多斤蜡……”

    旁的人还不觉得,张五七心中换算了一回,已经倒抽了一股凉气。

    他忍不住道:“一根蜡烛半两不到,至少能卖二百文……”

    张五七的声音不大不小,然而此时场中人人都没有说话,只等着张二郎继续往下道,是以很多人都听到了。

    一人传一人,很快,场中便开始乱哄哄的。

    “半两就能卖二百文,那两千斤是多少?”

    “别想得太好,听说那主家请了不少人打理,摊下来不晓得一个人能养多少……二郎,你们一共多少人在打理?”

    “二郎,这虫子同咱们山上那个是不是一种?咱们能不能养啊?!”

    “除却你,旁的人知不知道的?山上是不是还雇的其余人,他们会不会回去也养起来?”

    “凭他们养不养,各凭本事吃饭,看谁手快!谁养得早,谁就捞快钱。”

    “咱们先吃了头筹,就像当初卖香菇子一样,哪个快,哪个吃肉,哪个慢,哪个吃屎!”

    “先叫二郎问清楚,那虫是不是咱们山上那种,如果不是,能不能从那一处买些回来。”

    “肯定不能买,是你你卖啊?这是发财树,定是恨不得收得死死的,不要叫旁的人知道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