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四章 提前
    季清菱听得愕然,不由得问道:“竟至于此了?”

    顾延章点头,叹道:“是真穷了,延州打了好几年,兵力越添越多,这一二年间,南北都不太平,交趾兴兵,蜀中动乱,去岁桂林才发了大水,襄州又地动了,哪一处都是花钱的地方。”

    他这般一说,季清菱心中算了算,一时也了然了。

    朝中的进项是有定数的,泰半都是赋税,可一则这二三年间雨水不调,接连遇上歉年;二则天灾频出,**也不少。

    延州阵前已是个烧钱的地方,又要赈灾,再有平叛,进项少了许多,开销倒是多了数倍有余,能有余钱才怪。

    这样一想,连杨奎都要不足延州的抚恤银子,顾延章一个小小的通判,还是在赣州这个上不上,下不下的地方,虽然水患也严重,可比起旁的火燎眉毛的事情来,压根都排不上号,又怎么可能做得到虎口夺食。

    “看来要咱们自己去找钱了。”季清菱皱着眉头道,“既是要修水利,府库里多少也能支一点,赣州年年水患都厉害,百姓多受其苦,只要好生在州城里筹一筹,也能得一些。”

    她仔细琢磨着能出钱的地方,盘来算去,想到了另一桩,“五哥,便是银钱够了,人力怎的办?难道又要征发夫役?”

    兴修水利,听起来只是四个字,可若是要做起来,却并未有那般简单。

    便是寻常人家建个屋子,木料多少、砖瓦多少、泥水多少、人力多少,都得仔仔细细算一回,至少需要一二十人耗上小半年,才能盖好,更何况兴修水利。

    哪怕赣州州衙自己筹到了钱,又该找谁去建?少不得要征发徭役。

    “虽是好事,若是扰民得厉害,也不太好,况且接下来都是农忙,抽了人出来,误了农耕就麻烦了……”季清菱提醒道。

    本来五哥上书请缓缴秋粮,又请拨银钱,就已经能叫朝中认定他贪功了,若是因为京城不给钱,自家特去筹了钱,还大征徭役,十有**水患还未开始治,就已经被御史台盯着弹劾了。

    事情没做成,徒然惹上一身骚,实在是得不偿失。

    顾延章点了点头,他见季清菱咬着嘴唇,一幅心事重重的模样,不禁凑过头去,对着她的右颊亲了一下,柔声道:“还不到你忧心的时候,我自会想办法,实在不行了,再来找你。”

    又道:“天都这般晚了,快睡罢。”

    季清菱听话地“哦”了一声,抱着顾延章的胳膊,偎在他身旁,闭上眼睛睡了。

    顾延章拢着季清菱的肩,直到听得怀中人呼吸渐匀,这才吻了吻她的唇,又给掖好了被角。

    他闭着眼睛,心中盘算到半夜才睡去。

    次日早早醒来,顾延章处理了些琐事,便带着人去了会昌、赣县两处,看了看赣江河岸。

    赣州地处赣江上游,乃是章江、贡江两江交汇,水流湍急,水势浩大,他照着州中水利官的指点仔细看了一回,发现此处确实不太适合建堤坝。

    回到州中,他把勘探州城街道的事情交给了许明、孙霖二人,又勉励了几句那井师陆移,这才把州中的都监请了过来。

    赣州的都监姓林,名唤林严,乃是兵营出身。

    他三十余岁,才做过两任都监,能力中平,素日里头也不显眼,此刻被顾延章特意找来问询,连忙将州中巡铺、弓手情况一一道来,又补了一句,道:“虽说州中惯来清静,没有什么大事,可诸人向日都有严加训练,尽是得力的好儿郎,并没有偷奸耍滑的。”

    他说完,忙又道:“下月正是检阅的时候,本是定下了初八,届时还请通判来监督查检。”

    顾延章沉吟了一会,问道:“若是今岁夏秋交季,城中有流民经过,按着此时人力,可能管控?”

    林严面色微变,小心翼翼地问道:“通判,州中哪一处遭了灾?”

    他心中不由自主地泛起了嘀咕。

    此时恰才入夏,距离秋季,还要两三个月,却是未曾听说哪个县中出了什么事。

    可听这顾通判的口气,分明不是考问自己,而好似是肯定到得秋天,必然会有这样一群流民。

    顾延章道:“抚州打北,一路在闹蝗灾,如果再没有雨,早则入秋,迟则秋末,灾民便要往赣州来了。”

    林严心中一凛,忙问道:“往年遭灾,流民都是打京城去的,便有不去京城,也是转道江南,怎的今岁突然往咱们这一处走,莫不是朝中有令,着咱们州中抚慰流民?”

    顾延章取过桌上的舆图,指着抚州上头的一片地方,对林严道:“这几处州县,今岁也在闹旱,蝗群一飞,还不晓得是什么情况,多半还是要打赣州取道江南,或是转而入京。”

    抚州闹蝗闹旱,已是闹了有大半年了,两州相临不远,林严作为一州都监,自然也是知之甚详。

    他往日里并不觉得这同自家有什么太大干系,至多不过感慨两声,可怜一回而已,然而此时听得顾延章这般说,又想到抚州那数十万的人丁,他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哪怕只来个十之一二,也有数万人,赣州城中人口本来就不少,突然多出几万流民,这会惹来多少麻烦? 一流小站首发

    流民是灾民不假,可并不代表其中全是好人,一样有贼子,更有流氓痞子混在其中,席卷州城而过,今日来,明日走,连管都没法管。

    还莫说赣州城中的那些个混混,趁此机会,少不得也要浑水摸鱼,趁势作乱。

    况且沿途而下,若是当真蝗虫闹得厉害,说不得便是好人,也被肚饿逼成了贼人。

    想到这一处,林严的面色立时变得极为难看,只道:“按着此时州中人力,若是来上三五千流民尚可应对,再多,就没法子了,除非再加人手。”

    顾延章摇头道:“州中巡铺、弓手皆有定数,不能随意增加,你且想想,若是城中多上二三万人,该要如何行事才能保着安稳。”

    林严听得当即就想要生一场大病,请个长长的病休,待得流民走后,再来销假复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