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三章 筹银
    天呐!突然发现复制错了一章,这章大家不要订,等我从小黑里出来了,改过来再订。

    +++

    赵芮的面色立刻微微一沉,然而他并没有说话,而是翻到前面,把奏章看了一遍。

    “范卿,顾延章请拨银兴修水利,为何政事堂否了此事?”

    面对天子的追问,范尧臣不慌不忙地答道:“陛下,赣州乃是上州,钱谷丰裕,历年虽然有水患,却并不严重,所辖州县只沿一条赣江,不似黄河之患,直需年年修堤补缺。”

    “今岁府库甚虚,政事堂不独否了赣州的请银,除却襄州出了地动这般大事,其余州县的请银,十个倒是否了有八个,便是延州大军回朝,抚恤、奖银一样有所裁减,其中孰轻孰重,谁又能分说?”范尧臣正色道,“比起赣州,抚州灭蝗治旱之事,更需银钱。”

    “不单赣州百姓是陛下子民,天下州县之中,人人俱是。”

    对着天子,范尧臣从来不惧,此刻借着大义,更是丝毫不退,只道:“若是那顾延章当真有心,且暂待一二年,朝中府库缓过气来,自会拨银给他。”

    至于一二年后,顾延章是否还在赣州,这便不是范尧臣会去考虑的事情了。

    见赵芮面色不太好看,范尧臣又毕恭毕敬地补上了一句,道:“若是那顾延章当真是个能臣,也能找着事半功倍之路,或许不靠着朝中拨银,一样能把赣州的水患给治好。”

    “顾延章上奏请缓缴去岁秋粮,暂待抚州情形,再做安排,这一桩乃是要事,政事堂半点都没有敷衍,直接便同意了,抚州又蝗又旱,乃是首要之处,与之相比,赣州之水患,着实算不得什么了。”

    范尧臣坐在椅子上,坦荡荡的,全然没有半点怯弱。

    他并不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什么问题。

    凡事有先有后,如果抚州真的闹起蝗灾来,其余都要往后排,区区一个水患,根本连提都不要提。先顾着要紧之事,说破天去,也没有人能跳得出他的毛病。

    况且哪一个能臣不是为人之不能做为,若是什么都有了,又怎么能突出臣子的能耐。

    既然天子如此看重顾延章,便叫那顾延章好生表现一番,看看他究竟值不值得这一番褒奖。

    赵芮听得此言,脸色越发地难看。

    然而范尧臣说的确实是正理,如今朝廷入不敷出,连延州的犒赏同抚恤都没办法一气拿出来,眼见四处又要治旱灭蝗。

    虽然赣州要的银钱不多,可一旦开了先例,这一处给一点,那一处给一点,多少都不够的。

    范尧臣毕竟不是为了跟天子别苗头,他占了上风,便也退后两步,给了赵芮一个梯子下,道:“今岁不便宜,待得过了冬,若是库中缓过气来,明年那顾延章再来请银,臣等也不会为难,都是为了社稷,还请陛下体谅臣等一片苦心。”

    又来了……

    赵芮心中有些不耐。

    凡事扯上社稷,扯上苦心,扯上老臣,他便半点办法都没有了。

    耐着性子,他好生劝慰了几句,君臣二人又聊了片刻,范尧臣方才告辞而去。

    而在千里之外的顾延章,自然是不知晓自己一封奏章,曾经在当今天子与首相之中,引发过这样一场小小的争议,更是不知道吴三之案,辗转已然传入京中,改头换面,许多村夫愚妇都把他当做了三头六臂,能通鬼的人物。

    他此刻正同刘霖、许明二人,带着一干衙役,循着大街小巷,核对手中那一份州城的街道图。

    刘霖衙内出身,刚到赣州时一身的细皮嫩肉,如今白胖的脸已是瘦了一大圈,这便算了,脸上、手上,早黑得同路边撑着摊子叫卖的小贩,也不差多少了。

    此时此刻,便是他亲娘来了,乍然之间,也未必能认出来这一个就是自家原本的儿子。

    他立在顾延章身旁,指着地上挖出来的一个坑,道:“已是试着挖了十余处地方,初时碎石与泥土夹杂,再往下,已经全是黄泥,倒是没有见到出水的……”

    将近些日子探寻出的结果一一与顾延章说了一遍,他这才转了话头,道:“会昌、赣县两处也皆去看了,两处都不适宜拦坝……”又将理由一一解释了一遍。

    顾延章认真听了缘由,准备次日腾出时间来,便去实地在查探一回。

    听过刘霖的解释,他点了点头,又仔细问了这一个坑挖地时费的人力与耗时多寡,再计算了一回赣州街道的长度,寻访了一圈,这才带着幕僚、衙役们回了衙门。

    一名矮小黑瘦的男子正在赣州州衙的一间公厅里头,他手中执一支炭笔,对着摆在桌面上的赣州街道图点来点去,听得有人声,抬头一看,见得是顾延章几人回来了,连忙放下手中的炭笔,几步上前,老老实实行了个礼。

    顾延章左右看了一回,问道:“你那两个学徒呢?”

    那男子头发花白,胡子也是白多过黑,有些乱蓬蓬的,手指缝里尽是洗不干净的黑泥与污垢,听得顾延章问,连忙佝着身子答道:“小人已是命其二人上街看地去了。”

    这男子名唤陆移,乃是赣州州县之中出了名的井师,擅长点井,凡他点出来的地方,十个里头,有六七个都能出水。

    顾延章特意把他寻了过来,便是为着把赣州州城街道之中会出井的地方给点出来,免得不小心挖出水来。

    陆移虽然擅长点井,在县乡之中也颇得些名声,可井师却并不是什么尊望之职,不过仰仗着糊口而已。

    平日里头他来往的也不过是四邻八乡,此刻见了州官,还是州城之中的通判,虽是忍了半日,还是有些发慌,他憋了许久才憋出一句话,问道:“小人这就把他们叫回来?”

    顾延章却不是来寻他的两个徒弟的,他摇了摇头,说一句“不用了”,这便问了问陆移这一阵子的画出来的赣州城暗井图。

    正说话间,一名小吏走了过来,自外头轻轻敲了敲门,也不进来,只隔着门槛,对顾延章道:“通判,朝中有文书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