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一章 传言(给madoka1013的加更)
    杨义府的错处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端看人怎么看待。

    赵芮特意在范尧臣面前提起这事,自然不是为了严惩一个小小的县令——在他眼中,区区一个杨义府,实在还排不上号——此刻说来,只是顺道敲打一下这个首相而已。

    话点到了,也就够了。

    他无意落自家宰相的面子,便岔开话题,同范尧臣说起闲话来。

    “昨日钱迈入宫,同我说起旧年在蓟县任教之事,想不到,他竟与顾延章有过半师之谊,还曾想过招其为婿。”赵芮的口气中带着几分惊奇,“据说那顾延章曾经写过一册关于军中转运的章程,周到细致,想人之不能想。只可惜钱迈回京之时,并没有抄本在身,柳卿又回了蓟州,朕想取来一观,竟是要遣人去赣州。”

    范尧臣也曾动过把顾延章招做女婿的想法,自然认真查过其人背景,关于那一份转运章程,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相反,他还仔细研读过,书房之中甚至藏有副本。

    然而听到赵芮这般说了之后,他却是轻描淡写地道:“确有此事,我也偶然看过几页,写得甚是详尽,其人颇有才干。”

    赵芮又道:“这个顾延章,确实是个与众不同之辈,他初到赣州不到旬月,片言折狱,破奇案,颇有范卿你当年之风啊!”

    状元通判,本就是个极引人注意的噱头,当初李立在赣州坊间一通宣扬,引来的自然不止当地住户,一样有些过路商人。

    其时正当行商往来预订赣橙、香菇之际,因涉案之中的被告刘越也是商人,众人都有些好奇,也是担心地方官屈打成招,便特去观审。

    这些个游商把顾延章审案的过程看在眼中,四处行商之时,自然少不得当做稀罕事来传扬。

    赣橙在京城很受欢迎,是以赣州的京商并不少,等到这些人回到京中,把顾延章的事迹一说——

    、情|杀、失踪、合|奸,这几样坊间最爱听的东西合在一处,便是戏本子也难有写得这样吸睛的。况且断案者还是不久前才在京中引起过轰动的三元及第,少年状元,这样的组合,叫人不好奇都难,不多时就传开了。

    市井流言,自然是越夸张越好,刚开始时好歹还有几分像,到了后头,已经传说得全不成样。

    甚至有人信誓旦旦地宣称,自家亲戚之中有人是赣州州衙里头的小吏,亲眼见得曾经那一位三元状元,能通鬼神,与阎王交好,乃是他下到地府,让那死去的吴三附身在他身上,亲口吐露杀人者是富商刘越。

    赵芮自然不会相信这等谬言,然而他听得朱保石的转述之后,也甚是有兴趣,特去将驻赣州走马承受的奏报翻了出来,也看了皇城司在赣州城中的眼线送回来的消息。

    前者乃是朝官,叙述板正,只原原本本把顾延章如何通过数问逼出刘越的破绽,又如何靠命令梁文梁武辨认吴三家中家具器皿,来判断兄弟二人乃是诬告,最终查出真凶,还何六娘一个清白的过程描述了一遍。

    后者却不一样,而是着重笔墨,把事情来龙去脉,现场判案情况,百姓衙中反应,并这一个案子后续在州中的影响,都写得极为详尽。

    赵芮两相结合,字里行间,便拼凑出了一个初任得官的少年状元,堂下如何奔波乡野,亲近民生,亲力亲为,而堂上又如何高坐堂中,凌厉断案,使得一州上下拜服的情景。

    他在位越久,就越喜欢提拔新人,也越乐于见到自己一手简拔于草莽的学子,能做出一番功绩。

    在赵芮看来,这就是在证明他这个皇帝英明神武,有识人之能,比起那些个位高权重,时时想着虚君实相,架空皇帝的老臣,这些个新进官人,实在是再合他心意不过了。

    远的暂且不说,近的便如同顾延章,便如同郑时修,全是凭他一人相中,能做刀,能做事,既顺手,又得用。

    然而赵芮这般想,却不代表范尧臣这般想。

    他听得赵芮把顾延章同自己作比,一时有些不自在。

    范尧臣素来精于政事,也擅于刑名。曾经有一个县中兄弟争父产的案子,从县中打到州中,从州中又打到转运司,最后又闹到提点刑狱司,屡次翻案,兄弟二人又屡次不服,反复要求再判,有司不堪其扰。

    最后是范尧臣上书自请不循听讼回避,亲自判的案。

    他再三问过兄弟二人是不是认定对方分得的家产比自己多,在数次询问,均得到了肯定答复之后,令双方画押,又命差役将二人分产的契纸取来,当场写下判书,将两人分得的产业对调,哥哥的转给弟弟,弟弟的分给哥哥,便算此案了结了。

    这个案子判得极妙,直到如今,不仅在民间广为流传,便是在朝中,也为众人熟知,一向是范尧臣引以为豪的一桩事迹。

    他与赵芮不同,对顾延章在赣州的任职情况并不感兴趣,是以听到的都是坊间流传的那些个荒谬之言。在范尧臣看来,传言虚浮可笑,想来是哪个过路之人随口瞎掰的,将此案与自己靠着多年经验智断的那一个争产案子相比,实在是有些拉低自己身份。

    不过这话,他是不可能在天子面前明说的,看着对方那一副满意非常的模样,范尧臣除非是蠢,便不会拂了赵芮的意,于是随口应和了几句。

    赵芮却没有就此罢休,他此时谈性正佳,突发奇想,问道:“那顾延章去了赣州已有数月,可有做下什么事情?赣州可有来什么折子?”

    范尧臣对天子这说风就是雨的性子十分无奈,然而却不得一一答道:“眼下并无什么特殊之事,说起折子,倒是前几日,赣州呈上来一份请免折,政事堂已经批示,想来应当送至陛下宫中了。”

    赵芮顿时就命立在一旁的小黄门,在桌边那一个又大又满的奏章筐中找寻起来。

    不多时,小黄门便把赣州的那一份奏章给翻了出来。

    赵芮不着急看顾延章的请奏,而是直接翻到最后,看了一眼政事堂的批文。

    只准了一半,便是同意暂缓上缴去岁秋税,却不同意拨给钱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