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九章 奏对
    站在崇政殿外的檐下,范尧臣眯着眼睛,望了望高悬于天的烈日。

    才过立夏,按往年的情况,正该是雨水充足的时候。可今岁不知道是怎的回事,南北都在闹旱,不仅广南西路、荆湖南路,江南西路,便连河北、京畿都一直在报旱。

    春天里头虽然雨水不足,却不至于滴水不下,总算叫农人抢种下了庄稼,可按着这个情况,如果夏日还是这般旱下去,夏粮能收多少,当真是个未知数。

    他摸了摸袖子里头的折子,心中沉甸甸的。

    抚州遍野皆是蝗鞘,待到夏秋蝗虫孵化出来,正正撞上庄稼成熟。

    自年前孙相公请郡,他终于得任了首相,可一经上任,便撞上接连的麻烦事。

    杨奎上旬才班师回朝,两人将将在天子赵芮面前就延州的伤兵的抚恤,并战功的褒奖之事,吵了个天翻地覆。

    他借着对方未得大功,国库空虚等等为由,把杨奎气得几乎御前失仪。然而即便如此,自家依旧占了上风,今次发下去的抚恤并犒赏,是枢密院原定的一半都不到。

    都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能想到,这过了一个月,就轮到自家被人看笑话了。

    袖中拢着抚州、荆州等处发来的奏折,范尧臣脑中不由自主地便浮现起夏秋之后漫天的飞蝗,饿殍遍野,流民困顿、遑遑不给的情景。

    届时御史台会如何攻讦?

    若是杨奎不趁机落井下石,党同伐异,他就改做同“杨”姓!

    天灾**,不能提前防患于未然的话,自家作为首相,必定就是引咎避位的下场。

    范尧臣正忧心忡忡,崇政殿的阁门官已是从殿内出来了,请他入内。

    天子赵芮正在看着一份奏章,见范尧臣来了,先命人看了座。

    范尧臣依礼推辞了一回,才坐了下去。

    “范卿,我听说金水河水已是矮了一尺有余,可是真的?”赵芮着急地问道。

    朱保石在皇城司中,做为天子的耳目,他每日都会对京城中的各路消息进行搜集整理,继而上呈,又靠着各处走马承受、监察御史等等,赵芮才不至于对治下四方州县的民生情况太过陌生。

    事实上,他这一回收到的不仅有金水河的消息,还听说坊间的粮价已经每斗上涨了十文。

    此时夏粮未出,按着往年的习惯,粮价涨个三文五文的,十分正常,可一气涨了十文,已是十分可怕了。

    在这等事情上,范尧臣自然不敢欺君,只得道:“确有此事,不仅京畿,河北也在闹旱,幸好常平仓里头还有去年的存粮,不至于太过紧张。”

    他一面说着,一面把奏章从袖子里掏了出来。

    一旁的小黄门连忙上前接过,双手呈给了赵芮。

    “陛下,抚州、荆州、邕州都报了蝗情,其中抚州尤甚,听说旷野之处,河滩边上,尽是蝗虫卵,抚州请免今岁秋税。”

    “免!”还未翻看手里的奏章,赵芮便毫不犹豫地道。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待得他把几个州中递上来的折子都看了一遍,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范卿,抚州虽不是交通要地,可下连广南、上接荆湖,右壤江南东路,一旦蝗虫飞散,便是一发而不可收的境地。”他道,“你可有什么打算?”

    范尧臣自然也是着急的,入宫奏对之前,他便同手下商议过许久,也有了大体的思路,此时听得赵芮问,立时回道:“陛下,臣想,不若分派捕蝗特使下到抚州等处,专司灭蝗。”

    赵芮不由得皱了皱眉,道:“上回何郯不是才上了折子,说捕蝗使干扰百姓,一味灭蝗,却使得民众负担甚重吗?”

    他口中说的何郯,乃是梓州知州。

    梓州去岁闹蝗,朝中特遣了捕蝗使去灭蝗,结果却是“蝗虫亘野,坌入郛郭,而使者数出,府县监捕驱逐,蹂践田舍,民不聊生”。

    何郯便上了,特意说了差官下乡捕蝗的弊端,因为朝中屡差内臣下州县灭蝗,而“内臣是出入宫掖亲信之人”,“外方不知朝廷恤民本……即向风承迎,不顾劳扰”,“虫蝗未能除去,人民被此劳役,已先起一害矣”。

    他这一份折子一上,各地纷纷跟奏,赵芮也觉得颇有道理,已经着户部起草,把今后不派捕蝗使去灭蝗写入其中,将灭蝗的督促之责放在了当地的知州、通判等人身上。

    现在范尧臣提出的这个方法,可以说同赵芮今后的打算背道而驰。

    “如今抚州的知州乃是吕复简,通判则是永安公主的驸马。”范尧臣只简单说了这一句。

    听得通判是自家那个便宜姑父,赵芮只觉得额头发胀。

    而前头那一个名字,他则是想了半日,也没有记起来那是谁。

    范尧臣便不着痕迹地提点道:“吕复简虽是嘉佑二年的状元,可为官数十年,并无建树,寻常还罢,想要他一力抗旱抗蝗,极是不妥当。”

    得范尧臣这一句,赵芮才把吕复简的模样想起来。

    好似是个闽人,中等身材,脸上微胖。其人文章倒是做得不错,只可惜每次回京奏对,都是絮絮叨叨的,一句话翻来覆去说上好几遍,连个述职都讲不清楚。

    这样的人,跟陈刻辞做搭手,别说灭蝗了,能撑着抚州不出问题,已经是运气好。

    赵芮顿时明白为何范尧臣要派捕蝗使下抚州了。

    “如今未颁,倒是可以先挑选能臣,将今岁蝗灾先行压住,明年再行新法。”范尧臣提议道。

    赵芮摇了摇头,道:“抚州今时不同往日……”

    今岁北旱南旱混在一起,又有蝗灾,抚州地处江南西路北边,诸州相接,距离产粮的大州赣州甚近,同江南东路那个鱼米之仓也不远,实在不能拿来开玩笑。一个不好,整个南边的夏粮都要搭上。

    他想了想,问道:“如今还有哪一个往日得力的能当大用,不若把吕、陈二人宣回京中,将位子腾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