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五章 不学
    这一章是感情线,比较腻歪,不订不影响剧情,么么哒~



    “它就这般立着,也不是个事……”顾延章咬着季清菱的耳朵道。www



    他声音虽然轻,呵出的气却直往季清菱耳朵里头钻,那一股子麻意顺着耳朵直直钻到心底里头,叫她半晌都反应不过来。



    “清菱,你疼不疼我的?”顾延章环抱着她的腰腹,凑着她的耳朵,刻意压低了声音道。



    季清菱着了无数次道,这一回依旧被他这一管声音搅得三谜五道的,差点没能听清话中究竟是什么意思,过了好一会儿,她甩了甩头,想叫自己清醒一点,却是察觉到有些不好。



    有一双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伸进了里衫,这还不算,竟是循着衣衫之间的空隙,贴到了皮肤上头,在她的臀股之间探来探去的。



    “五哥!”



    她忍不住叫道。



    顾延章低声道:“我先疼疼你,都快三两个月了,再不亲一回,抱一抱,大姑娘又要变回小姑娘了……”



    他动作熟稔至极,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地方,三下两下,便叫季清菱软成了一滩水。



    “喜欢轻一点,还是喜欢重一点……”他轻声轻语地道,明明是一个问句,却半点问话的意思都没有,手上毫无规律地一下轻,一下重,轻的时候就像羽毛擦过,重的时候却叫季清菱整个人都快受不住了。www



    她开始还咬着牙,后来终于忍不住漏出了一声两声,每每发出一点声音,只觉得那手就轻一点,若是忍得久了,那手就重得她眼泪都止不住地流。



    “喜欢吗……舒不舒服……”



    眼见那一个人还在问,偏是半点都不像是正经问话的意思,只那动作逼得她哭腔都跑了出来。



    “喜欢靠着我,还是喜欢面着我?”



    季清菱被咬着耳朵终于问了一句话,在一阵小小的战栗之后,忙地抓住了他的手,几乎是求饶道:“五哥,停……停一停,叫我歇一歇……”



    顾延章依言抽出了手指,却是站起身来,抱着季清菱的臀,将她半托起来,把她转一个身,背后站坐在了面前的那一方桌子上。



    两人立时由背对着面,变成了面对着面。



    季清菱身上只外衫被脱了去,里头的内衫同里衣虽有些松松垮垮的,却依旧是穿在身上,可即便这般,她依旧一点都不觉得有多安稳。



    她扶着他的手,喘了一会气,正想要说话,却是整个人都颤了一下。



    “五哥!”



    她惊得语调都变了。闪舞小说网www



    顾延章柔声道:“莫怕,我这回轻轻的……”



    他的确没有骗人,这一回极有耐心,从头到尾都是轻的,可轻得季清菱不上不下,被吊在半空之中一般,全身都难过极了。



    “五哥……”她忍不住叫道。



    她整个人都不舒服,小腹又酸又胀,好似身体里头在发抖一般,从里到外都想他往日行事的痛快。



    顾延章只“嗯”了一声,俯下身子,含吻着她的唇,依旧是蜻蜓点水一般的吻,半点都不济事。



    季清菱眼泪一滴一滴地从眼角往下滑,她忍得全身都快扛不住了,终于反咬了一口顾延章的嘴唇,叫道:“五哥!”



    顾延章这才退开了一点点,轻声问道:“想不想我的?”



    季清菱满脸是泪,只晓得点头,双手环着顾延章的后颈,把头埋在了他的怀里,一下一下地喘着气,好几息之后,才哑着嗓子道:“想的……五哥,你……你莫要再使坏了……我……”



    她话说到一半,再说不下去,只觉得有一只手托着自己的臀股,轻轻重重地捏着,另一只手则是重重地帮着她。



    她咬着嘴唇,整个人发着颤,双腿绷得死紧,被带着腾云驾雾,翻云覆雨,只觉得自己便似那江边的乱石,被惊涛拍击,仿佛下一刻就要被击得粉身碎骨一般。



    也许是太长时间没有亲热,这一回的感觉格外地凶猛,她咬着牙挨过了那一阵近乎透彻骨髓的战栗,有足足片刻功夫,连手指头都动不了了。



    她脑子其实应该是清醒的,可是偏偏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觉得自己被抱着起来,又躺回了床榻之上。



    紧接着,身后一具身躯贴了上来,然后是五哥在她耳边软语温存,说着各色情话,两人的身体挨在一处,肆意厮磨。



    季清菱时醒时睡,最后便当真一觉睡了过去。



    及至彻底清醒过来,已是过了亥时,外间里早早点了蜡烛,透过纱窗,倒也模模糊糊地透了进来。



    有人在弹琴。



    她侧着耳朵听了半日,好不容易才辨认出来这是一曲《将军令》,待得揭开被子,想要翻身起来穿衣衫,可低头一看,身上里衫外衫都穿得好好的,身体也是擦洗过的感觉。



    季清菱脸面一红,马上知道了这是谁的手笔,她翻身下床,趿了鞋子,拖着一双还有些发软的腿走了出去。



    果然顾延章坐在外间弹琴。



    他背脊挺直,眉眼认真,手里的动作又流畅又好看,指尖勾、托、抹,一连串乐音便从琴弦间流淌了出来。



    她站在门边听了一会,忍不住就露出了一个微笑。



    明明刚刚还是一曲慷慨激昂、豪情万千的《将军令》,一个转眼,便转成了一曲缱绻温柔的《点绛眉》。



    而那一个方才还在专心弹琴的人,此时则是抬起了眼,目光灼灼地望着自己。



    琴音不知不觉就停了下来。



    季清菱站在里间,顾延章坐在外间,两人一站一坐,一里一外,互相看了许久。



    “清菱。”



    顾延章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腿,道:“来,我教你弹琴。”



    季清菱这一回依旧是慢慢地走了过去,她坐到了对方的腿间。



    两人抱在一处说着话。



    “我不学琴了……”季清菱道。



    “那便不学了,以后我弹给你听。”顾延章搂着她,亲了亲,柔声道。



    “这琴……”季清菱犹豫了一下,道,“还是再买一把送去京城罢……”



    想到两人下午在这一把琴旁边做了什么,她就实在没脸再将其送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