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八章 判案(下)
    南平县多产香菇,越近冬日,香菇的朵型开得越好看,也越香。此时正当行商往来之际,县中外地商人尤其多,刘越在集日一时寻不到没有客满的客栈,只得找间破庙住了,并不是什么稀奇事。

    可正因他不住客栈,便没有了人来证明他在吴三失踪那日是否当真在南平县中。

    更因往来商人甚多,想要在当时集市上找出见到过,又能认出刘越的人,也并不容易。

    不过既然他自称是去收香菇的,总不至于连价钱都说不出来罢?

    过了好几息的功夫,刘越道:“要看品相来定,好品相的三五十贯一担,品相一般的,十贯一担也是有的。”

    顾延章脸色不变,不置可否,又问道:“你在南平县哪一处集市询的价?”

    刘越答道:“在福口集市询的价。”

    顾延章问道:“从哪一个门进的?”

    刘越对答如流,道:“从有两棵老槐树的那个西门进的。”

    堂外,一人轻轻拍了拍黄板牙的肩膀,小声问道:“老朱,你不是南平县的吗?你们那福口集市是不是门口有两棵树啊?”

    黄板牙一回头,原来是方才在酒楼里头的那名游方郎中,不愧是摇幡走街的,脚这样快,竟也挤进二门了。

    他想到才被对方挤兑,本待要不理,却见旁边几人都看向自己,一时又有些被人关注的飘飘然,话头也起来了,道:“是有两棵树,上百年了!上月回去我还瞧见了……”

    他还待要再说,却听堂上又开始问起话来。

    众人立时便把脸转回去,专心听起审案来。

    顾延章已是继续问道:“你去的时候,见着那两棵老槐树了吗?”

    刘越立时脱口答道:“见着了!”

    顾延章停了片刻,又问道:“你自述住了一间破庙,那间破庙在于何处,供的什么神像?”

    刘越想也不想,即刻道:“在于南平县外北边两里地处,正供着一个大半丈高的祝融公。”

    “你拜了祝融公吗?”

    “小人走南闯北,依着惯例,借神仙的地头住,定然要拜的,少了这礼数,是要遭谴的。”

    “去南平县收货,随身除却铜秤、全干的用来做比对的香菇,湿帕子,还有什么一定要带的?”

    “还有白水,试过香菇,用白水漱过口,才好一一再试口味。”

    “你这一行,可有被偷被抢,可有斗殴滋事,可有遗漏随身之物?”

    “尽皆没有,十分顺利。”

    顾延章点了点头,面色也舒缓了两分。

    听到这里,众人忍不住又回头看那黄板牙。

    黄板牙一副一锤定音的模样,道:“确是有一座祝融庙……”

    他忙地解释道:“去我家那处收香菇,定要自家带秤的,省得被人贪了便宜,差得一两,便要差不少银钱!也要自带干菇,好做斤两比对,免得有人把干香菇上头洒了水,又容易发霉,且放不久,又要重上三成还多。”

    那游方郎中道:“看来这姓刘的实是被冤枉了。”

    起先同黄板牙说话的那名书生便道:“确是冤枉,从前我外出游学,见着外地厉害官人审案,便是用的这一招,先是急急发问,东也问,西也问,有有用的,也有无用的问话,其实不要紧疑犯答什么,要紧是看那疑犯的面态、动作、答话的快慢流利与否,来认定这人是否有所欺瞒。”

    那书生摇头晃脑地道:“若当真是没有去过,或是犯了错事,回答到许多问题时,难免磕磕巴巴,吞吞吐吐,可你见这姓刘的商人,并无半点为难,问什么,答什么,虽是上了公堂有些紧张,却还是有底气的样貌,那日当真是在南平县无误了!”

    众人皆是第一回听得这等审案法子,都有些叹服,正要感慨一番,却听堂中又问起话来。

    堂上顾延章却是过了一会,才问道:“你既是在南平县的西门进去,又见到那两棵老槐树,可见着两树之间,有摆着什么东西?”

    刘越怔了一下,似乎是在回忆的样子,过了一息,才道:“未曾见到什么东西,许是我去的时候,恰好没有?”

    那书生小声道:“且看,这便是新通判在诈了!你想,他一个新来的,此番临时起意,怎的知道哪一时哪一处有什么摆设——我原也见过有官人这般审,虚张声势的,其实并没有这回事,当日那疑犯便是吃不住这一招,答得吞吞吐吐,后来大刑一上,立时招了。你且看这姓刘的,是不是一看就是在说实话?”

    众人纷纷点头,深觉有理,正待要附和一通,却听堂上形势为之一转。

    顾延章把惊堂木一敲,冷声道:“刘越,你既是六日前至的南平县,又睡的祝融庙,怎的会不知晓南平县月前遭了山火,早把那祝融庙中的祝融真身请去了西门两棵老槐树下供着,祝融庙中空荡荡的神台,你是怎的瞧见大半丈高的祝融真身?明晃晃的神像在福口集市西门处两棵槐树间摆着,你是怎的才瞧不见?”

    刘越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发白。

    他一张嘴翕翕合合,正待要说话,却半日没有说出来。

    顾延章已是又道:“你回赣州城半路便被吴大经率人拦下,身上物什俱已在州中收管,当时你画押确认过,你此刻再指认一回,可有短少。”

    一时早有衙役把刘越当日身上的行囊带出来,一一摆在地上。

    乃是一套冬衣,些许铜板,几块散碎银子,两方帕子,一个牛皮水囊,一个小袋子,里头装的干香菇。

    此时虽不是深冬,可天气已经开始转寒,刘越却是额上、鼻头上都冒出了涔涔汗水,他看了许久,一开口,声音竟有些干涩起来,道:“没有短少。”

    顾延章便道:“既如此,我只问你,你去南平县收香菇,你随身带的铜秤呢?”

    堂外众人纷纷往里头探看。

    随身带的铜秤呢?

    地板上那些许东西当中,并没有铜秤的踪影。

    “你这一路既未有丢失物品,也未有遗漏东西,莫要告诉我,你是自家把那铜秤给丢弃的。”

    顾延章此话一出,堂外登时一片笑声。

    此时铜贵,比起银子,也就逊色一点而已,除非是脑袋出了问题,并不会有人把铜秤扔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