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二章 案情(上)
    一那妇人姓何,平日里头别人都唤她何六娘,她被夫家几个哥哥嫂嫂打得疼,便指天赌咒发誓,自言并没有谋杀亲夫,因又有两个才出生不久的小儿女在旁哭嚎,吴三兄长看在自家侄儿侄女还要吃奶的份上,又无证据,也只得暂且饶过了,一面具牍呈往州衙,请州中出力找寻。

    去衙门中报过案,这一日吴三的哥哥嫂嫂们一同去寻何六娘,正要同她商议如何找寻自家弟弟一事,谁晓得未曾进门,便见大门虽是关着,里面却有男子女子行事的声音。

    几人听得声音不对,踹开大门一拥而入,却见何六娘同两个男子在堂屋中滚做一处,解衣散发,正行那事,而何六娘口舌流津,正在兴头上,口中一声浪过一声。

    这一时便似捅了蚂蜂窝,哥哥嫂嫂们冲上前去,把奸夫往死里打,却听那两个男子喊冤,自陈乃是向日里头素来同何六娘有首尾,何六娘收他们许多银钱,每月几次,趁着吴三外出行商,便来家中行事。

    为着不叫人看见,总是择了时间,在巷子后头翻墙而入,那一处墙矮,还有树在外头,方便攀爬。此为惯例,这回吴三不在了,银钱却是早收了,他们便循例来此。

    何六娘却是哆哆嗦嗦,拢了衣服骂人,哭骂并无此事,乃是这二人翻墙欲要奸污她。

    那两个男子便同何六娘对骂起来,骂来骂去,便牵扯出前事,供出何六娘原本想要串通他们杀了吴三,还说要叫后头那个接手的富商出银钱给他们,只他们二人胆子小,并不敢做。

    两边各说各话,谁也没个证据,吴三的哥哥嫂嫂们却是痛极气极,直接一张状纸,把何六娘、富商并两个男子一并告上了州衙,一告何六娘同奸夫买凶谋杀亲夫,二告何六娘与那两个男人素日。

    何六娘自是不认,她虽性格一向泼辣,可对上丈夫几个哥哥嫂嫂,一对多,再兼才被抓了现行,却又怎的能打得过,只被教训得命都没了半条。

    她怕被打死,直直便跑来了州衙之中,只求速审,还自家一个清白。

    “此刻人还在外头哭呢,言说若是衙门不给她一个清白,她便要一头撞死在此地。”那小吏低眉顺眼地道。

    “那何六娘却也没有说假话,吴三几个哥哥嫂嫂不单把侄儿侄女抱走了,还把她关在屋中,每日照三顿地打,定要她供出来究竟是不是把吴三杀了,又藏尸何处,只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这等家事,衙门也不好管,说不得今日不审,过两日,她果真命都没了,待得其家人闹起来,又是一个棘手。”

    法理不外乎人情,虽说衙门审案,从来不是由原告、被告二人能催着定时间的,可此案发展得这般紧迫,当真是再拖不得。

    “那两名男子自述乃是何六娘自作私娼,可有证据?”顾延章看完手中状子,抬头问道。

    “虽无证据,那二人却把那何六娘身上哪一处有痣,哪一处有胎记,还把那吴三往年间何日出门,何日归来,去了那一处行商,卖的是什么货,都记得清清楚楚。”

    “除此之外,那二人还晓得何六娘有几件小衣服的样式颜色,都说得一一对应。”那小吏毕恭毕敬地道,他虽然口中说着并无证据,实际上言语之中,却已经有了倾向,无论谁来,都听得出他已是认定那何六娘当真是私自为娼了。

    “衙中可是有人去找寻吴三尸首?”顾延章继续问道。

    看手中状子,吴三失踪至今,已是有了四五日,衙门里头已是接了这个案子,按道理说那田判官早该开始查案才对,就算找不到人,也会有些线索。

    那小吏摇了摇头,道:“田判官已是带着衙役去那吴三家中一一寻过了,又把其人家中上下翻遍,全数记载在案,还掘地三尺,却并没有任何发现。也跟着吴三家人在沿江一一找过,还特意交代江上舟子、渔夫在下游帮着打捞,也未见着尸首。”

    顾延章便对那小吏道:“去取这个案子的宗卷来。”

    小吏应声而去。

    不多时,果然把宗卷呈了上来。

    顾延章细细翻看了一回宗卷,眉头不由得也皱了起来。

    这个案子,当真不好判。

    先说一告何六娘同奸夫买凶谋杀亲夫一事。

    截止今日,吴三依旧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吴三失踪,据其妻子何六娘自陈,乃是寅时中出发。

    这时辰实在是太早,路上几无行人,无论是邻居,还是街坊,没有一个得见过的他人影的——可以说并无人证证明他究竟有无出门,换而言之,并没有人知道这一日寅时,吴三是不是还活着。

    ——这是家中的情况。

    而在另一边,吴三与侯大约好的卯时三刻在赣江边上停泊的小舟上碰面,吴三家中离得远,是以他出门早。侯大因为家中有事,耽搁了一会,推迟到寅时三刻才出的门,等到得赣州边上,小舟之中,与那舟子搭上话时,已是过了约定的时间小一刻钟。

    辰时正,根据舟子与侯大自陈,并未见到吴三人影。

    ——这是江边的情况。

    如果何六娘没有骗人,那吴三便是在寅时到辰时之间出了事。

    从吴三家中,到赣江边上,有好几条路,有大道也有小道,自他失踪以来,家人已经在沿途翻过许多遍,州衙之中,也着里正、兵丁,并衙役跟着寻访过,连一件衣衫都没有见着,赣江里也没有找到任何同他有关的东西,倒是叫那些船夫渔家捞了不少肥鱼上来。

    而如果何六娘骗了人,吴三其实并未出门,而是在家中便被她择时择机谋杀了,可尸首又何在?她一个女子,饶是平日里再泼辣凶悍,也不能把一个大男人突然之间变不见了罢?

    若要当真是何六娘下的手,那么是否有同谋,若是有同谋,同谋又是谁?会不会是她新勾搭上的富商,或者又是其余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