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六章 离任
    留给唐奉贤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距离下一次得阙只剩下不到两个月的时间,眼见再不出发,从前已经花出去的那数十万贯真铜就要硬生生打水漂,他再顾不得在此纠缠。

    七万贯与数十万贯,还要添上自家老丈人帮着搭的人情,孰重孰轻,他还是分得清的。

    并不是斗不过那姓顾的铜臭子!只是自家没时间了!

    唐奉贤心中越发地恨。

    一面吩咐幕僚、账房们重新点清楚账册中被挑出来的问题,他已是准备咬一咬牙,先把那七万贯的亏空给补上,剩下的事情,等到得了官之后,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自然有的是机会好生给这铜臭子捅上几刀。

    然而他还未来得及在心中描摹一番自家以后是如何把这姓顾的斗得身败名裂,抱头鼠窜,便又接到了一轮迎头痛击。

    “十二万贯?!”

    唐奉贤失声呼道。

    他贫寒出身,是高中了进士,又娶了贵妻,再得了官之后,才渐渐学着养气,平日里还好,当真遇上了事情,便再维持不住那副官模样,几乎连表情都狰狞了起来。

    幕僚正要开口回话,便听一人由远而近地走了进门,道:“却是上一回小人查验得不够仔细,竟是漏了几笔大数,正巧此回库房走水,我家通判担心有什么不妥,便着小人重新核点了一遍,只怕漏了什么东西,将来便要说不清了——果不其然,小人当真做事不够精细——只是对不住唐通判了。”

    唐奉贤抬头一看。

    是那铜臭子门下的幕僚,从前日日来查账,唤作许明的那一个。

    他懒得同一个小小的幕僚说话,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叫门客抄了几处账册上的问题,直接拿着抄本去驿站找了顾延章。

    顾延章礼数周全地接待了他,却是并无半点退让之意,只笑道:“顾某初任得官,难免有些行事不周全的地方,本就性子不够灵活,如今乍得重任,更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唯恐有负天子之托……”

    一道话茬子都没有留出来让唐奉贤接。

    唐奉贤只得恨恨而往,愤愤而归。

    无论心有多痛,眼见日子一天天过去,他到底还是把家中钱物拢了又拢,挤了又挤,硬生生凑出了十二万贯,又把账册给清干净了,这才同顾延章一一交割印信,交接账册,咬牙切齿地带着妻儿亲眷门客,拖着长长的车队,边骂边回了京城。

    而在另一头,冷眼看着旧通判自作聪明,被新来的通判耍得提溜转,赣州城的老押司李定便似瞧了一出并不精彩的戏一般,连喝彩都懒得给一声。

    唐奉贤虽然在赣州城里做了三年通判,可他在州城之中,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存在感。

    赣州从来清静少事,连个强盗也无,知州是济王的大舅子,一向不管事,唐奉贤刚来时还管过一阵子,后来发现根本找不到什么借以扬威的地方,连案子都是鸡毛蒜皮的争产、、斗殴,偶尔有一两个命案,厉害的案子他也审不出来,一般的案子也看不出他的本事,便索性连堂都不上了,将事情全数丢给判官去打理。

    半年前赣州的判官得了重病,一个月里头要请大半个月假,这些个案子,就都落到了李定的手上。

    他多年老吏,处理起案子来,往往在庭下便解决了,还能原告、被告两家通吃,吃得肚皮浑圆。

    在赣州城里,提起州官,旁的人都把李定列为第一,虽然他只是个吏,可在城中百姓看来,他比知州、通判还要威风数百倍。

    说一回知州孟凌、通判唐奉贤,城中人也许想半天都才能琢磨出来他们是谁,可一说李定,没有人不是立刻便能反应过来的——小李押司!

    有小李,自然就有大李,所谓的大李押司,指的是李定早已入土的老爹。

    没两日,简简单单送走了唐奉贤,李定回到州衙之中,优哉游哉地在自家的公厅里烹茶喝起来。

    赣州州衙的公厅并不大,实际上,不仅不大,打外头看起来还有些灰败邋遢。

    算起来,除了前衙每年都要修整,用以维护朝廷的体面之外,州衙的其余建筑已经数十年没有修缮过了。

    毕竟修缮州衙,州中是没有这一项经费的,必须向朝中申请,可对于知州、通判来说,官任三年,等到好容易修缮好了,自家就要离任,这等为他人作嫁衣裳的事情,傻子才会去做!

    况且若是向朝中递折子要钱,少不得要在有司心中落下一个“靡费”的印象,一个不好,岁考都要受到影响。

    当然,还有另外一项法子,便是从不入账的银钱中抽出一部分来,用意修衙。

    可不入账的银钱,本来就是默认归入州官荷包的,不收入囊中,却用来给下一任做贡献,当真是圣人都没有这般无私。

    是以各处州衙、县衙的公厅、后衙,几乎没有哪里是不破败的。

    赣州自然也是一样。

    从外头看起来,这一处押司办事的公厅也是破破烂烂,大门上头的木头都朽了,也没有人去管,然而只要一走进去,就会发现里头别有洞天。

    前朝的桌椅摆在角落,上头刷的桐漆已是斑斑驳驳,却又同普通的破桌椅不同,散发着岁月的味道——也就是钱的味道。

    墙边上靠着一立架子,上头摆着玉如意、古钱币、几件古董玩意,都是李定时常赏玩的,还有一整套建州窑出的,一只便要三百多贯的黑瓷碗,并一罐子茶叶——乃是今岁的龙团胜雪。

    而屋子里的四个角落,在这初冬之际,却都摆着几盆依旧绽放得极盛的菊花,花色不是普通的白、黄,而是黑、绿、白、黄、红、青等等混杂在一起,一看就十分新奇。

    这样一处公厅,寻常人走进去,便会瑟头瑟尾,而识货的人走进去,更是要咋舌不已。

    李定一面品着茶,一面有一下没一下地用洛阳生宣练着字,不多时,便听到一阵脚步声,接着是他的侄儿李立走了进来。

    “大伯!我打听清楚了!”李立匆匆站到了李定面前,道,“黄老二果然是受了新来那通判的蛊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