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幸存
    延唐奉贤的口气既伤心,又难过,只看着顾延章,仿佛在等他的回应。

    顾延章面上的表情却甚是奇怪,好似是松了一口气,好似又是可惜,过了半晌,只道:“先灭火罢。”

    水火无情,饶是赣州城的潜火队全数都上阵了,又有闻声而来的吏员们一齐帮忙,也足足花了两三个时辰才把火给灭了。

    等得最后一丝火苗也被水给熄了,天光已是大亮。

    此时清点损失,除却那一间放置账册的屋子,另又烧毁了三间半屋舍,又有三四名救火的人受了轻伤。

    伤者伤势不重,将养一阵便好,毁了屋子,再建也是无碍,最多也就是多耗些官中的银钱而已,偏那账册毁了,却是再也回不来了。

    等到场面收拾得差不多了,唐奉贤这才质问道:“昨日谁轮值库房?!”

    一直默不作声的黄老二低着头走到了唐奉贤的面前,老老实实地站定了,道:“昨日小人值的夜……”

    唐奉贤皱起了眉头,喝道:“夜值库房,却玩忽职守,致使账册毁于一旦,你可知晓自己犯下了多大的过错!?”

    一阵责骂之后,他又斥道:“秋末冬初本就干燥,最容易走水,你竟如此不小心!该当何罪?!”

    立时就把责任推到了天气干燥,看守不利上头,三句两句,便将这一回失火的缘由给定了下来——全是天灾,再兼黄老二失察的**。

    黄老二面色煞白,几番想要开口说话,却屡屡被唐奉贤打断,只得老老实实闭了嘴,听他说完。

    唐奉贤骂毕,便不再理会黄老二,而是转过头去同顾延章商量道:“延章,如今账册已然被毁,这交接……”

    他口气倒是十分惋惜,面上却半点紧张都无。

    唐奉贤话说得理直气壮,眼底全是喜色。

    他已经算是克制着心中的得意,才没有笑出声来。

    烧得好啊!

    都成灰了,还怎的交接?又哪里寻得出来证据说是自家亏空了呢!

    至于毁了账册,继任者如何理事,州衙又会如何混乱,更又会给百姓带来多大的损失,却不是他关心的了。

    唐奉贤心中解恨极了。

    是你逼的我!

    若只是盯着一万两万的亏空,说不定他心情好,咬咬牙,就给了,偏开口那样狠!

    你不仁,就休要怪我不义了!

    他看着顾延章,一心等着从他脸上看到气愤与无可奈何。

    哈哈,没了账册,你还能翻出天来吗?!

    而在他的身旁,顾延章一脸的惋惜,反问了一声,道:“账册当真被毁了吗?”

    唐奉贤只当他是不能接受这现实,心中尽是得意,却是指了指不远处的焦土残垣,对着一个小吏道:“去翻一翻,看看还有没有没被烧毁的账册剩下来。”

    此时火势才灭,烧得连架子都不剩的库房还冒着炙人的热气,那小吏实在不愿意过去,便躬一躬身,道:“这隔间的屋子都烧塌了,便是铁也烧成了水,哪里还有账册剩下来……”

    难得的,唐奉贤半点也不觉得自己被拂了面子,只转头对顾延章道:“你看?”

    顾延章却是不紧不慢地道:“倒是不用翻灰土。”

    他朝着站在一旁的黄老二点了点头,道:“先不忙着急找火里剩下来的,黄户曹倒是像个谨慎行事的性子……”

    黄老二其实并不是户曹,他不过是户曹司中一名小小的胥吏而已。

    他听得顾延章提及自己,忙的抬起头来,脸上仍旧发着白,脚也有些抖,然而人却是醒过神了一般,同手同脚地走了过来几步,乱七八糟地对着顾延章、唐奉贤二人行了一个礼。

    “小人原是多事,半夜听得老鼠叫,因去岁库房凭证才遭了鼠咬,户曹一司上下都被罚了银钱,小人想着前一阵子顾通判府上来了人清点账册,那一个落脚的房间正正空着,便……”

    他吞了口口水,望了一眼顾延章,仿佛顿时就有了勇气一般,接着往下说道:“……便把账册都搬了过去,打算等到今日交班的来了,同他商量一下,看是不是一齐把老鼠给捉出来,再将账册放回……”

    一面说,一面朝右边望去。

    远处的右厢房排开了三间,安安静静的,半点没有被这一夜的火给侵扰到,在满院子的烟熏火燎中,看起来格外地叫他安心。

    唐奉贤循着黄老二的目光看过去,心中狂跳,只觉得整颗心都提了起来。

    他眼睛瞪得鼓鼓的,逼上前去,对着黄老二厉声喝道:“私动府库账册,你可知道这是何罪?!”

    “唐通判。”顾延章好整以暇地打断了他,道,“倒不忙着治罪,若是账册当真完好无损,黄户曹也算是阴差阳错,将功补过了。”

    又道:“既是如此,不妨便去看一看账册可还尚存罢。”

    一面说,一面朝着那几间屋舍走去。

    顾延章打头,唐奉贤不得不跟在了后面,州衙中的胥吏们也跟着一窝蜂涌向了右厢房。

    黄老二连忙走在前头,急急上前去把门锁给开了。

    双扇门一推开,首先映入人眼帘的就是一架州衙中用来运送宗卷的独轮车——正靠在一旁。

    而屋子里头,堆得如同山一般高的宗卷、账册,一垛一垛地挨在一起,挤得人连站的地方都没有。

    距离门最近的地方,摆着三四垛账册。

    唐奉贤扶着门边,看着这满屋子的账册,只觉得自己有些头晕。

    州府衙门的宗卷账册实在是太多,他从未留意过哪一本是哪一本,然而这一回,他却是再确定不过,这三四垛一定是被顾延章那一名叫做许明的幕僚抽出来,说有问题的那一部分。

    眼熟的不是账册,而是其中夹着的密密麻麻的竹签子,好似在望着他笑。

    ——哈,唐官人,又见面了!

    大火烧得最厉害的时候,唐奉贤也不觉得有什么,可此刻火灭了,他却是连呼吸都透不过来了。

    账册还在!

    怎的办!?

    他眼前冒着金星,胸膛处竟是一抽一抽地痛了起来。

    七万贯!

    怎的办?!

    网上直接搜索: &ot;&ot;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