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四章 一炬
    幕许明老于人情世故,虽然未做过幕僚,也没有当过谋士,但是一通百通,自以为天下间的主家都是一样的。

    想要做好下属,定要让上头人觉得你聪明,却又不如他聪明,认定你有用,却又不担心你功高盖主。

    当然,如果笨,一定要笨在不要紧的地方。

    像王庐这种笨在明面上的人,许明做掌事的时候,只要是露脸的地方,都不会让他去的!

    没得砸了招牌!

    而顾通判这般的主家,小小年纪便得了状元,担任一州通判,可谓平步青云,少年得志,正是要一展身手的时候,此刻,自家最聪明的做法,就是好好捧哏。

    来之前,许明早已通过自己的法子,把新主家能查到的背景都问了个遍。

    蓟县第一,雪夜惊才,狭路杀蛮,营中献产,灭恶叔,夺状元——这般的主家,若谁敢说没本事,除非眼瞎了。

    对有本事的主家,与没本事的主家,许明是有两套法子的。

    遇上没本事的主家,出主意的时候自己上,做事的时候也要自己上,事情做完之后,把功劳全数挂在主家身上。

    遇到有本事的主家,出主意的时候让主家说话,做事的时候自己上,事情做完之后,把大半功劳挂在主家身上,自己是按着主家的吩咐,出了些“微末之力”。

    此刻,许明正身体力行着第二套做法。

    然而他并不知道的是,顾家从前并不是普通的奢遮富商,而顾延章更是从小就看着父兄管理产业,见过太多的大掌柜,也见过无数人精。

    看到许明这一番表现,顾延章也直想笑。

    太熟悉了。

    这同当年父亲头一回遣了三哥去管铺子的时候,里头掌柜的同三哥说话的口气、行事一模一样。

    还是说大掌柜们都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

    只是自己却是不同曾经的三哥。

    以前顾家家大业大,产业下头的掌柜,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无所谓这种面上的敷衍,只要把事情做好了就行了。

    可自家现在只有这寥寥几个人,如果还要揣摩来,揣摩去,绕着话说,揣着小心思做事,那当真是顾不过来了。

    他并没有走许明帮着垫好的台阶的意思,而是直截了当地道:“不妨事,有什么主意,且说吧,无论好坏,提出来了,大家一同商议,能用自然好,就算不妥帖,也不要紧。”

    许明有些吃惊。

    然而他很快就调整过来,几乎是立时坐直了身子,把自家的主意说了出来,连语速都快了三分。

    三人果然商量了半日。

    初冬的深夜,月亮被乌云遮了大半,只露出一点点亮光。

    看守库房的黄老二正坐在库房旁的小隔间里头,面前的桌上摆着一盏浓茶。

    放在往日,他早趴在桌子上打盹了,可今夜,他却硬生生靠着浓茶,撑着把眼睛睁开。

    这是他这个月最后一天轮值库房,只要轮完今日,后头几天,就不关他的事了。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很快就到了丑时末,正是太阳将升未升,月亮将落未落的时候,日月相交,人会尤其疲惫。

    眼见再过大半个时辰就要交班了,库房里依旧安静如常,并没有半点动静,黄老二心中暗暗笑自己想得多,一面终于实在是忍不住,把头一点一点的,好似小鸡在啄米一般,竟就这般以手撑着头,眯了过去!

    隐隐约约之间,他仿佛闻到一股子淡淡的烟味,那味道缭绕在鼻端,刚开始还若有若无,到得后头,却是浓得有些教他发起呛来。

    他迷迷瞪瞪了好一会儿,等到被烟熏得不行了,才猛地惊醒吓得“砰”地一声站了起来——原是不小心把身后的椅子给踢翻了。

    黄老二“蹬蹬蹬”地跑了出门,果然外头烟味已经浓得刺鼻,而三两丈开外、用来放置赣州州衙账册存档的屋中,已是浓烟滚滚,火光闪闪。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却是呛进去了一鼻管的烟灰,咳得死去活来,眼睛都咳出了泪水。

    等他终于缓过气来,抬头一看,屋子里的火势已经蔓延到屋外。

    火光冲天。

    他心中一惊,几乎是失声喊道:“走水了!!!”

    一面吹响了挂在胸前的哨子。

    “哔……”的一声声尖锐的哨子示警,很快打破了初冬凌晨的宁静。

    首先冲进来的是夜间轮值的铺兵,领头的见了这火势,又见黄老二手脚发着抖,十一月的冷天,竟是满头满脸是汗,连站都站不稳的样子,忙问道:“里头是什么东西!”

    黄老二哆哆嗦嗦了好一会儿,才道:“州……州衙里头的账册……”

    领头的也吓得一个激灵,忙对一旁的人道:“去寻几根木头来,把这屋子门给撞开了!”

    又对黄老二道:“一会把门撞开了,能灭火就灭火,不能灭火,直接把里头的东西,能抢多少出来是多少!”

    黄老二还没有来得及回话,就听得“嘭”地一声,着火的屋子整间轰然倒塌,尘土、木渣子、火星子四处乱溅。

    众人再顾不上其余,不约而同地一齐后退了三四丈,躲那一股子奔腾特来的热浪。

    领班的脸都白了,几乎是吼着朝后头的兵丁喊道:“快去催潜火队!分一队去前头打水,不能叫火势蔓延了!”

    如今正值新旧交接,烧了账册,新通判肯定会恨得牙痒痒,若是把府衙再给烧了,那不仅新通判会恨得牙痒痒,连知州也会要吃人了!

    在领班的指挥下,兵丁们手忙脚乱地去扛水过来灭火。

    潜火队很快就来了,刚刚到了地头开始灭火,住在后衙之中的唐奉贤就步伐匆匆地走了过来。

    “通判!”领队上前行礼。

    黄老二木然站在原地,好似是已经没了知觉,也不去行礼,也不跟唐奉贤打招呼。

    唐奉贤却是没空理会他,而是忙朝着一名急忙赶来的小吏道:“去把顾通判请来!虽然如今未曾交接,可知州外出,州中只我一人坐镇,出了这样大的事情,正该叫他知道才……”

    他话还没说完,便见外头急急来了一个胥吏,过来道:“通判,新来的顾通判到了!”

    “快请他进来!”唐奉贤连忙道。

    顾延章大步流星地走了进门,身后带着三两个人。

    唐奉贤满脸的焦虑,只来得及同顾延章拱了拱手,便叹道:“延章,实是无脸见你,不晓得怎生回事,府库中全数的账册……如今……已是付之一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