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六章 人手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直到那婶子出了门,顾延章才发声道:“清菱,你看秋月怎样?”

    季清菱被他没头没脑的这样一句话,问得莫名其妙,不由得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顾延章已是继续道:“白蜡虫蓄养一事可行,只却不能贸贸然推而广之,我如今还暂未上任,也不好支使州中的农官,况且此处官吏人品情况全不知晓,这等重要的事情,也不能全然寄托于他们。”

    他顿一顿,道:“咱们不认得哪一个擅长农事,也没有得力的人手,便是先生,想来也并不识得谁精通此道。我想着,如果你看秋月好,索性咱们把她的籍放了……会昌县中几处村镇,种有成片女贞树的荒野山头并不少,以她的名义,咱们置下几处山头,试试能不能花大价钱,寻几个从前养过蚕虫的去帮着照管,再着一两个可靠之人,在山中守着,如今也不图怎的蓄养,只野外放着,看看明年那白蜡虫自然产蜡的情况如何,也算是一个试养。”

    “如果确能蓄养得蜡,一旦确认,便再包下二三十座山头,专用来蓄养白蜡虫,等山上得了钱,不用谁去说,四周看到的人便会一拥而上。”

    顾延章把自己的想法简单说了。

    “有些不妥。”季清菱摇了摇头,解释道,“五哥,秋月不过是个姑娘家,我从前答应她,给她寻亲事再放籍的,如今急急忙忙把籍放了,她再不是咱们家的丫头,哪里好去寻亲?”

    “虽是放籍,也不用她人过去山上,只是将产业放她身上而已。”顾延章又道。

    季清菱仍旧摇头,道:“五哥,还是不妥,既是有心要看情况,倒不如当真派个人去山上盯着。”

    她提示道:“咱们府上其实还有一个合适的人选,只你可能一时没有想起来。”

    顾延章一怔,只脑子里过了一遍,立刻反应过来。

    “你是说,陈叔?”

    季清菱点了点头。

    “这大半年里头,陈叔虽是只做些赶车催马的粗使活,也不爱说话,可他为人稳重踏实,只要交代的事情,没有不认真做好的,这般性子,用来看山护虫,岂不是好?婶子在府里的厨房做了这些年,虽然精明,品性却是没有问题,也靠得住,况且那边又是一家人,将来有人去问,看起来也更像话些。”

    顾延章思忖片刻,道:“不放陈叔身上,挂在小陈善身上罢。”

    “叫陈善跟他爹一起在山中守着,他虽然年纪小,倒也机灵,看看他待个一年半载,管顾得怎的样,如果好,我也叫松香好生带一带,将来也好得用。”

    他忍不住感慨道:“还是人手太少!”

    确实是人手太少。

    贫寒出身的士子,与世家子弟比起来,做官任上,往往更难出成绩,归结原因,除却从小见识不同之外,还有就是能调动的资源不同。

    世家子弟身边跟的人,不说清客幕僚,便是普通的下人,往往也是跟着大家大户多年,许多还是家生子,从小便在高门大户长大,同普通人相比自不必说,有时候比起寻常的进士,眼光都要高不少。

    而贫寒出身的士子,许多是得中了进士,才开始学着买奴买婢,使唤下人。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这话放在仆妇身上,也是一样的。

    达官贵人家的大管事,拿出去,比起普通的官人,也要厉害许多。

    一个身边带的都是能帮着出谋划策,一声令下就开山划浆的人才,一个身边带的不是才出茅庐、未有出身的昔日同窗,就是族中、村里许是连州城都没有得去过的三亲四友。

    如何能比?

    一边得力干将,一边是拖后腿的,起步都不一样,寒门又如何能比士族?

    一旦赴任,如果只是普通的幕僚官还罢,并不需要自家做太多的事情,可如果像他这般,乃是亲民官,除了州衙的官吏,没有自己的人手,很多事情根本没有办法开展。

    顾延章把心中感叹按下,又道:“清菱,我昨日同那岑庄说好了,他下午寻几个族人过来,帮着我们整理这一回的寻访文稿。”

    季清菱有些吃惊,道:“会不会不太好?里头可都是赣州各处的民情!若是要感谢,多的是法子,却是不需如此罢?”

    顾延章笑道:“不要紧,问的那些个人,十个有六七个,都是靠着他的力气找的,若是没有他,我这一趟也不能这般顺利。况且里头也没有什么太隐秘的东西,他如果想的话,自己重新走一遍,也能问出来,只看端的能不能从中看出东西罢了。”

    同样一份寻访,有人能从中看出商机,有人能从中看出民情,也有人,只觉得是无聊透顶的东西。

    能得什么,全靠个人眼光。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突然低了两分,道:“况且,多了那些人手,你也能轻省些……我实是不想你再这般没日没夜地在整理这些个文稿。”

    季清菱全没有想过,竟然还有这样一个理由。

    她上前几步,双手轻轻拉住了顾延章的右手,望着他的眼睛,认真道:“五哥,我当真不觉得辛苦!”

    “人生在世,总不能什么事情都不做吧?比起其余的那些,做这个,我实在是觉得顶有用的,一点也没有虚度光阴。”

    她微微一笑,道:“还是你想叫我每日吃了睡,睡了吃,早上起来看些话本子,晌午出去听个戏,晚间回来打个叶子牌?其实也不是不好,只是我不喜欢……我喜欢做这些事,更喜欢做的这些事,能帮到你……”

    短短一段话,听得顾延章心中一跳一跳的,好似被什么软绵绵、毛茸茸的东西蹭了一下,整个人都软了。

    他也回看着她的眼睛,只觉得这一双眸子,当真是漂亮到了极致,当中装着灿烂的星空,装着粼粼波光,还装着他的一颗心。

    他低下头,吻了一下季清菱的额头。

    “那也不行……便是要做事,也要轻轻松松地做事,我拿你是来疼的,却不是来做旁的用,等人到了,自会去把前面费功夫的给做了,你只核对一下,再理一理便罢。”

    况且最近清菱一心想着白日的事情,晚上的事情,便再没有管过……

    虽说家国天下重要,可他的身心康健,也一样重要啊!

    再这般,日子简直都要过不下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