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 推测
    此时蜡烛价值不菲,乃是蜂蜡与动物油脂等物共制,寻常人家根本用不起。

    季清菱犹记得她刚刚投身大晋的时候,与顾延章二人一路逃难,穷困潦倒。在当了李家的那一枚玉佩之后,为了不坐吃山空,她特去接了书稿来抄写。

    当时抄写一卷书,铺子里头给的是七百个钱,不包笔墨纸砚。

    蓟县文人多,识字的人也多,抄书不值钱,若不是她的字漂亮,还拿不了那个价钱。

    然而抄一卷书,如果从日出到日落一刻不停,至少也要花费四五日功夫。

    而彼时铺子里一根蜡烛便要三百文。

    一杆笔可以用很久,墨条买了便宜的来,多加点水,调得淡了,其实也还好,只那纸张却是不便宜。其实算下来,抄写一卷书,真正拿到手里的钱最多也就五百多文。

    累死累活,费眼费神抄了四五日书,连两根蜡烛都买不起!

    可她分明记得,前世自家在帮着母亲打理家事的时候,看到账册当中的蜡烛价格,大概也就是三四十文一支而已。

    她其时心不在此,只想着如何才能多赚些钱,很快便将此事丢开了去,也没有纠结原因,只老老实实买桐油来点油灯,忍忍黑烟缭绕,忍忍眼睛疼,便罢了。

    后来五哥入了良山,光靠每月旬考头名的奖银,并其余进项,便能让两人过得舒舒服服的,养上几个丫头小厮都毫不吃力,只是习惯性的,除却挑灯夜读的时候点蜡,其余时候都点的油灯。再到后来,得了会元,又点了状元,这才慢慢把蜡烛全数替换了油灯。

    因是循序渐进,又早习惯了,她并没有多想,也没有过脑。

    直到此时,恍然间忆起两世蜡烛所耗的对比,她才渐渐把事情给联系起来。

    是了,前世的蜡烛,价格是渐渐往下掉的。犹记得刚开始接触家事的时候,好似还要六七十文一支,后来才降到了三四十文一支,几乎跌了一半。季家的各项用度都是上等,蜡烛自然也比平常的贵,推测起来,恐怕普通的蜡烛,也不过一二十文一支而已。

    这般计算,会不会是大哥信中所说的向各处推行蓄养白蜡虫,才得到的结果呢?

    季清菱脑子里头各色念头不停地转。

    此时世间泰半人家都点油灯,黑烟多,熏眼睛不说,光线也忽明忽暗,还要时不时去剪灯芯,十分麻烦。

    而蜡烛却不一样,烛光又稳又亮,比起油灯,不晓得好用多少倍。 一流小站首发

    季清菱一直觉得前世的蜡烛要比此时的蜡烛好用,光更明亮不说,也更耐烧。

    想来是原料不同,一个为蜂蜡,一个为虫蜡的缘故。

    赣州四处气候、地理都差不多,既然会昌能野生白蜡虫,那其余地方必定能蓄养白蜡虫,将来以此产蜡,必然能为当地增添财计。

    要知道,她从前在爹爹书房中看到的各地的赋税收支来源,川蜀那几个产蜡的大州,州府衙门过半的收入,可都是来源于蜡烛这一门产业!

    只是……

    如果按照信中所言,要用女贞树、白蜡树来养那白蜡虫,又是怎的一个养法?

    并不是养小虫,就什么都不用管的,既然是活的东西,肯定就会生病,也会死,怎的才能多产蜡,怎的才能不生病或者少生病,怎的才能养得好,这必定是一门极深的学问,便如同司农一般,听着不过是种种田,可哪里有那般简单!

    万一当真养了起来,却死得快,又产的蜡少,却是不好了。

    还有一桩……

    这事情要怎的才好同五哥说呢?

    此时有的东西,能借爹爹的名义,此时没有的东西,怎的借爹爹的名义?

    季清菱有些头疼。

    她想了想,问顾延章道:“五哥,你可听说过白蜡虫?”

    顾延章摇头,问道:“那是什么?”

    季清菱开始胡扯。

    “我原总记得在什么书上看到过……原还不觉得,此时猛地一想,好似形容同刚刚我们瞧见的虫子倒有些像!”她皱着眉头,一副煞有其事的样子。

    “五哥,你记不记得的?”她期盼地看着顾延章,好似十分想要从他口中听到“记得”两个字。

    顾延章问明白了是哪个“白蜡”,也开始思索起来。

    他记忆力向来极好,虽然论不上过目即忘,可如果是看过的东西,绝不会一点印象都没有。

    想了好一会儿,他还是摇了摇头,道:“确是没看过那样一本书。”又问,“那虫子的名字怎的起得这样怪?哪里白了?”

    “说是等长成了蛾子,趴在树上,能产出来白色的蜡烛一般的东西,所以叫白蜡虫。”她的语气中透着小心,问道,“五哥,我记得书上好似说过,这一种虫子产的白蜡,当真是能做蜡烛的,比起咱们惯用的蜂蜡还要好,只是十分难得见到,你说此处这一些,会不会就是白蜡虫?如果是,咱们能不能叫会昌人试着养一养?将来拿来做蜡烛,做得大了,赣州十数个县,也都可以养起来,说不得又是一项出息,反正也不费事,又不占田地,比起赣橙来,其实并不差的!”

    “赣橙是吃的,别人不吃你这一处的,也有旁的地方的橙子吃,不吃橙子,还有石榴、温柑、林檎、回马葡萄,可这蜡烛又不一样,夜间要照明,不点蜡烛,只能点油灯了,你也晓得油灯多不方便……况且这东西……我总觉得拿去西域那一处买卖,也能有收息的!”

    顾延章初时面色还十分轻松,听着听着,便渐渐凝重起来。

    季清菱见他在考量,也不吵他,只打了铃,把客栈里头昨日来的那一名妇人叫来了。

    对方听得她问,便答道:“姑娘是说那虫子生出来的白丝罢?四五月的时候才有,如今就没有了,等过一二十天,这些个虫子都死绝了,明年才又成了卵子出来。”

    又道:“因是有客人说此时蚊虫甚多,昨日咱们主家就在院子当中熏了药草,想来是这个缘故,把这蛾子都熏进来了,今日再没有这回事,姑娘莫要担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