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二章 释疑(给槛外猫猫的加更)
    季清菱虽然对树木几乎没有了解,就算是大白天的,看清了叶子也认不出来,可光听名字,却是熟悉的。闪舞小说网

    前人说它“负霜葱翠,振柯凌风”,是以“贞女慕其名,或树之于云堂,或植之于阶庭”。

    不过客栈栽种的理由却并非如此。

    “咱们这里四处都有种女贞,这树又耐寒又耐湿,都不用打理,等女贞子结出来了,还能拢一拢拿去药铺子里头卖钱——只有一桩不好,常常到了三四月份开始,就有这一种小虫附在上头,初时小小一只的,黑不溜丢的,等到七八月,就长成这幅样子了,乍一看倒是骇人,其实倒是安分得很。”

    那婆子把手里头的油灯靠得近了地面,寻一只虫子对季清菱笑道:“你看它这口器长得吓人,其实当真不蜇人——想来是姑娘偶然间将门窗打开了,从什么地方掉进来的。”

    季清菱却做不到那婆子这般怪不怪,她看那地上巴掌大的一片地方,聚着数十上百只蛾子,都在扑扇翅膀,身上不由得起了一层又一层的鸡皮疙瘩,她勉强笑了笑,道过谢,忙走出了门,把地方腾了出来。

    婆子很快把蛾子清干净了,出来告退。

    季清菱道过谢,抓了一小把铜钱给她,便暂把此事放下了。35xs

    顾延章到得亥时才回来,他虽然喝了酒,却仍旧清醒。

    梳洗过后,两人躺到了床上。

    顾延章便同她说话,道:“你看那李劲李兄,为人如何?”

    季清菱知道他既是拿出来问,其实早有主意,不会太受其余影响,不过想跟自己说说话而已,是以她回起来也没有什么顾忌。

    “李大哥有些迂,做起事情一板一眼的,不晓得开窍。”季清菱道,“不过为人还算正直,品性也不错。”

    “五哥,你打算叫他来做幕僚?”她问道。

    顾延章摇了摇头,道:“他不合做幕僚,倒是合宜做旁的。”

    “他虽然呆迂了些,可却也认真得很,将来许多桑田、户籍上头的东西,我想交给他帮着整一整。”他侧了侧头,同季清菱商议道,“清菱,不若你把会昌那一部分底稿给他,看看他能理成什么样子,我也好估量将来能给他分派些什么活。”

    季清菱点了点头,道:“会昌县中的我今日才开始整,只做了个开头,明日就抽些东西出来。35xs”又问道,“五哥,你叫人够来帮忙,若是这头落不了地,那边的茶铺子怎的办?怕不会忙不过来?”

    顾延章并不放在心上,只道:“都说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他自己也该当知道选。”

    李劲是知道他的来历的,如果这种时候,还只一味考量那一间小小的茶铺生意的话,那也没有必要着意想着提携了,将来赠金赠银赠仪礼,酬谢这一阵子他帮着居中联系的辛苦,便已经算得上仁至义尽了。

    一州通判,也只比知州低了些而已,在州中算得上是二把手,管辖着兵民、钱谷、户口、赋役、狱讼听断等事,乃是亲民官,这个位置哪怕出不了政绩,想要带契一个小小的李劲,依旧是不费什么力气的。

    多少人倒填钱都想跟着他赴任,难得占着天时地利,又有双方原先的渊源在,若是李劲再不晓得顺藤攀上,那才是蠢到家了。

    只要有了一次拒绝,顾延章以后就不会再在他身上费心思。

    季清菱点了点头,又道:“五哥,过两月到任便要交接府库账籍,咱们好似还未寻到合适的人……”

    新官上任,首先就要同上一任官员交接,收了大印同账目、籍册之后,所有事情都同前任不再有关系,无论其中出了什么问题,都要由接收人来负责了。

    简而言之,就是如果府库与账目合不上,或是有什么问题,就算是差了几十万贯、上百万贯,只要在交接的时候你没有查验出来,老老实实地接了,那无论后续再怎么喊得大声,黑锅都要算在你头上。

    但凡是入入院的宰辅,没有不在亲民官任上做过的。

    前世季父就做过好几任亲民官,偶尔与儿女谈起当年交接之时前任如何使绊子,又如何被自己识别出来,再补上一两个智斗胥吏的事迹,比起普通的话本子,不晓得要惊心动魄多少。

    虽然两朝制度有别,可相差并不是很大,有了从前的认知,季清菱总觉得这交接一事,里头十有都有幺蛾子。

    顾延章自然也知道这交接的重要性。

    只是他手里确实也没有人。

    “先生正替我寻着,只未必能有合适的,若是不行,只能我自己上了。”

    顾延章自家就是巨贾出身,未曾识字,先拿算盘,少时虽然调皮,可一是起点高,而是打小耳濡目染,于账目上的能耐,比起寻常的账房先生,还是要胜过许多的。

    “我也能看一点账籍,若是有什么问题,说不定也能帮着看一看,虽然并没有很厉害……”季清菱认真地道。

    顾延章抬起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头,轻声笑道:“我自省得,若是没了法子,哪里不会来寻你。”

    他的口吻甚是温柔,可季清菱听来,却不禁有些为自己的大言不惭而脸红,道:“其实不是很厉害,只是想着多一个人,也许就瞧出来问题了呢……”

    顾延章见她脸微微发红,十分羞涩的模样,看得心都醉了,把人搂进怀中,轻轻地拍着她的背,道:“我知道,你是心疼我。”

    又道:“以后的事情,莫要担心,如今夜深了,你今日忙了许久,早早睡了,莫要去想其他。”

    一面果然抚摸着她的背,低声哄她睡了。

    季清菱果然不再去想,渐渐地也就进入了梦乡,只心中好似有什么东西,模模糊糊的,摸不着,又想不起来,总觉得应该是很重要的。

    等到次日起来,才在洗脸,就见到角落里又堆着一丛那些个蛾子,这一回倒是安静地很,没有再扇翅膀。

    季清菱见过一次,此时到没有第一回那样范怵了,她掉头就要去打铃,让人来收拾,可没走两步,忽然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