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四章 认恩
    两个胖商人正说着话,旁边一桌却有人转过头来,问道:“孙相公若是罢相,黄相公会复相吗?还是王大参将入政事堂?”

    圆球掉头看了那人一眼。

    插话的人看上去略有些富态,身上穿着薄薄的、一看就不便宜的绸子,说起话来对朝堂形势十分熟稔。

    圆球品了品对方刚刚的语调。

    正宗的官话,没带半点口音。

    他脸上顿时就冒出一个笑来,道:“老弟是从京城来的罢?难说啊,黄相公从前得罪了老圣人,今日要她撤帘,明日要她让权,虽是正理,可当今为着这一番顾忌,怎的说也要给生他出来的一个面子,不过得十年八年,恐怕是不好叫黄相公复相的。”

    “倒也未必要十年八年,年初慈明宫过寿,不是没来由的突然就免了命妇朝拜吗?早前天子还下旨,叫清虚观、大相国寺给圣人打醮、做水陆道场,话不好说明白,大家却俱也都懂,如果圣人……孙相公又……少不得黄相公就能得复相了!”圆球的同伴补道。

    南来北往,只数京商最爱念叨朝政,茶铺子里自然有人不爱听,便笑道:“管他孙相公、黄相公,跟咱们有什么关系,倒不如早早去到赣州,问一问今年的果子价钱,还要值当些,说这些,只浪费茶钱!”

    这人一身布衣,官话里头满满的闽腔,原是个福建商人。

    圆球就“呸”了他一口,轻蔑道:“你懂个屁!原来黄相公罢相之前,说要征往来税,后来被罢了相,这事情没了人牵头,才不了了之了,若是他复相,‘新官上任上把火’,少不得要重新把这事情捡起来!到时候你跑一趟,现今能赚一百贯,以后就只能得五十贯了!你说管不管我们事!”

    他这话一说,登时引得一片哗然。

    这个时候在官道上行走的,十个有七个都是商人,听得要征往来税,关乎切身利益,个个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

    “倒不如范大参做相公,他虽爱折腾,却只可劲盯着那些大商人,并不压咱们这些人!”

    “范大参是个好官!今次发榜,听说他为了避嫌,亲自同陛下说了,要把自己女婿从榜眼放到二甲,到得授官,又把人放到襄州去了!”

    “啊呀,襄州不是才地动了?他不怕自己女儿做寡妇?”

    “谁说不是呢,这就叫‘大公无私’!你要想,那黄相公祖上是做官的,那里会管我们死活?只范大参是贫寒出身,听说家里两亩田都没有,自然晓得穷人的苦……”

    “所以说做官还是要叫那些个懂得民间疾苦的上去,才会帮我们讨要好处!”

    几个行脚商人交换着道听途说来的话,正嘈杂间,只听得一阵“叮铃叮铃”的响声,原是挂在门帘子上头的铃铛被来客撩动出声来。

    李劲忙着给客人倒茶,没得空招呼,只得冲着收账的台子里头唤道:“孩子他娘!”

    李劲的妻子连忙从柜台后头走了出来。

    来客只有两个,当头一个身材高大,虽是穿得朴素,可相貌却是十分英俊,气质更是与众不同,除却英武,还带着几分文翰,而他后面站着的则是一个十四五岁的豆蔻少女,一样穿着简单,可容貌秀丽,进退有度。

    那男子一手托着帘子,一手却半护着身后的少女,他扫了一眼铺子,问道:“店家,可还有空座?”

    “有的!”李妻忙上前引着人往角落走,收拾干净了一张才空出来的桌子,请人入座了。

    “客官是喝茶还是吃晌午?”李妻看那少女生得干净,忙把她面前的桌子又仔细擦了一回。

    那少女见她这动作,对她笑了笑,一双眼睛似弯月一般,看得人心里甜甜的。

    李妻忍不住回了一个笑,竟有种夏日里头吃了井水里头浸凉的绿豆汤的感觉。

    她掉头催道:“当家的,给新来的客官上茶!”又回头道,“我们这一处虽然小,吃的东西也不多,可都是我自家做的,十分干净,想要吃点什么,我这就去整治。”

    不由自主地,她便似见了自家妹妹般,絮絮叨叨起来。

    李妻话才落音,却见那小姑娘拉了拉那男子的衣袖,问道:“五哥,你饿不饿的?”

    唤做哥?

    难道竟不是才成亲的小夫妻吗?

    她心中忍不住揣度起对面两人的关系来。

    怎么看怎么不像兄妹啊!

    还有这一身打扮,瞧着不富贵,可身上气度,却又都与普通百姓不同,也不晓得是哪一家的儿女。

    顾延章自然是不知道对面的店家在想些什么,他侧过头,轻声对着季清菱问道:“热不热?赶了半日的路,会不会没胃口?”

    果然这一双就是南下赣州的顾、季二人。

    听得顾延章如是说,季清菱连忙摇头,道:“热是热,也没胃口,只是肚子要吃东西的。”又道,“点些开胃的罢?莫要吃羊肉了,上火得很。”

    两人点菜点到一半,那一边李劲已是转了过来,正要给新客人倒茶。

    他从后头走到桌前,翻转过桌上的杯子,举起手里头的茶壶,茶水才斟到一半,就察觉出了不对。

    这客人的声音,有些耳熟……

    他扭头一看,“啊”了一声,看了又看,半晌才敢确认,惊道:“恩公!!”

    顾延章抬头一看,忍不住挑了挑眉。

    是个生人。

    李劲此时早换了装束,他不再执着下场之后,反倒渐渐将养胖了,气色也好了。

    顾延章与李劲本就是萍水相逢,他对其人并没有特别在意,如今对方变化这样大,一时认不出来也是正常。

    然而李劲震惊之下,一时没有控制好,茶水已是溢出了杯子,他忙把手中茶壶放好,又将桌子上满溢的茶水擦干了,连声道:“恩公不记得我了?简州李劲便是!上回在延州,我于考场外头昏了过去,若不是你仗义相救,我早命丧黄泉!”

    又忙转头同自家妻子道:“这边是我上回同你说的恩公!快去厨上拿些吃食来,再去取我前一阵得的靖安白茶!”

    一面又把两人往里屋让,道:“两位莫要在外头坐着,人多口杂的,快里边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