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八章 猜测
    琼林宴上被蓟县那姓吴的新科进士打了一番岔之后,接下来的席间,顾延章很明显地感觉到了同年之中部分人对自己的疏远。闪舞小说网www



    反倒是郑时修特意跑过来,邀他去吃婚席。



    郑时修意气风发,面上尽是喜色,先说了日子,又道:“如今住在封邱门,届时我给你亲送帖子过去,来吃酒!”



    顾延章爽快地应了下来,又问:“甚时回乡?”



    郑时修道:“月中就回。”又叹道,“离乡数月,父母兄弟俱在家中,我这是归心似箭呐!”



    然而他叹是叹,那得意之色,却是怎的也掩饰不住。



    金榜题名,洞房花烛,衣锦还乡,诸多喜事撞在一起,也怪不得他这般沉不住气了。



    蓟县几个出名的才子中间,真正贫寒出身的,其实也只有他一人而已。



    杨义府自不必说,张洪钩家中也是书香世家,顾延章虽然出身低微,可论起从前富贵,整个大晋都挑不出多少人能同他相比——通行西域的商线可不是人人都能有的。



    是以说起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最有感触的,其实还是郑时修。



    尤其前一阵子天子调整殿试排名,将他的名字亲自拔擢到了第二的消息在街头巷尾传遍之后,他更是感激涕零,恨不得肝脑涂地,以命相报。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此时此刻,郑时修三句不离天子。



    天子圣明!天子有识人之才!



    然则他一面说,还要一面留意周围的人。



    见顾延章一脸的疑惑,郑时修小声道:“不好叫义府听去了,他从一甲降到第三等,少不得要郁闷。”



    拿了榜眼的郑时修,虽然傲气依旧,心地却并不差。他同顾延章喝过一杯酒,又拿着酒杯去找其余人说话了。



    郑时修走了没多久,杨义府便孤身一人走了过来,他满脸歉意,行了一个礼,道:“延章,抱歉,若不是我方才带着他们过来,也不会引得那样一通乱子。”



    顾延章摇头笑道:“关你什么事,不过是各人想法不同而已。”



    杨义府道:“虽如此,我依旧是过意不去。”他顿了顿,又道,“延章,你且放心,若是有机会,我必会同大参说一说你的事情,教他不要误会了。”



    顾延章只笑一笑,并不放在心上。



    当真有心,方才那姓吴的进士说话的时候,杨义府就在身旁,足是可以拉住,偏他爱拦不拦的,此时事后来说话。



    反倒令他看不起。闪舞小说网www



    杨义府又道:“过几日我成亲,晚些就着人送请帖过去,延章定要来喝一杯水酒才是。”



    每年放榜之后,都是进士们结亲的密集期,无论是榜前约婚,还是榜下捉婿,都要尽快将流程走完,才好等待朝中发配官品差遣,携着新婚妻子走马上任。



    琼林宴还没有结束,顾延章已是又接到了数个新科进士的邀请,叫他去吃喜酒。



    顾延章在席间应酬着,心中却不由自主想到了其他地方。



    新科进士们的婚期几乎都在四月。



    而四月还有另外一个极重要的日子。



    清菱就要及笄了……



    



    且不说这一厢顾延章在琼林宴上吃席,另一厢,他再想不到,席间才发生的事情,转瞬之间已经传了出去。



    跨马游街,琼林宴会,全京城的人都在关注,先不论没人去瞒着,便是有人想要瞒,又哪里会瞒得住。



    不单宫中的天子知晓了,便连市井之中,也传得沸沸扬扬。



    杨奎与范尧臣之间的斗争,京城谁人不知?



    范大参如今说要退兵,杨平章却说要继续打。



    虽然不是朝中官员,可关于延州的战事,京人们也各自有自己的说法。



    “劳民伤财!打下来了又怎样,天子仁厚,蛮子降了,说不得还要赏一个官给他做,倒不如此刻撤了,也省点力气!”



    “打成这样,至少有几年安稳好过,今岁日子不太平,没见襄州都地动了吗?桂州那边还发大水,哪里顾得来那些,自己肚子都填不饱了,打打打,算起来都打了好几年了罢?没个尽头!”



    “话也不是这般说,你如今退了,明年又来打秋风怎的办?延州死了恁多人,不能都叫白死了罢?”



    “这话你同天子说去,看他是听范大参的,还是听你的!”



    “方才还听说了,琼林宴上,今科状元当着范大参的面呛出话来,说小心延州冤死亡魂去找他索命!”



    “啧啧,这等年轻人,怎的这般不晓事……此时就得罪了范大参,以后哪里还有好官做,不想做官,就不要去考状元嘛!倒是凭白浪费一个出身!给别人多好!”



    季清菱难得出来看一回热闹,又在酒楼里头坐一会,没想到就听得周遭的人都在议论琼林宴上状元郎与范尧臣的冲突。



    说不在乎是假的。



    虽然早知道只要不站队,迟早会得罪范尧臣或是杨奎,也许还会两个都得罪了,却从未想过,这一天居然来得这样快。



    连差遣都没有定下来……



    范尧臣倒是罢了,若是天子也以为五哥是杨奎一派,那倒是麻烦事。



    她再无心多坐,匆匆回了金梁桥街,把二十三路的舆图给翻了出来。



    到了掌灯时分,顾延章也回来了,见得季清菱一脸认真地在看舆图,写对比,忍不住笑道:“这是怎的?要去做女将军了?”



    季清菱见他回来,忙把手里头的纸张一扬,问道:“喜欢哪一个?”



    顾延章心中疑惑,走上前去,拿起那纸看了一回。



    都是大晋的上州名字。



    他脑中过了一遍近几年的邸报与从柳伯山处看来的各处消息,不由得道:“怎的把好地方都挑出来了?”



    大晋疆域分为二十三路,近四百府州,两千余县,又有赤畿望紧上中下等十个级别,季清菱写在纸上的,全是治下清晏、一年连邸报都难得上一次、不少人都想去的好地方。



    季清菱语气十分轻快,道:“今日你不是在琼林宴上叫范大参‘小心延州冤死亡魂去找你’?既然这般说了,便是他自己不放在心上,下头人也会帮忙好生调一调你的任职,我今日闲来无事,就来猜猜朝中会给安排到哪一处。”js3v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