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举荐
    新科进士官职差遣有司自会去发派,除却一两个自家特别关注的,其余只要按惯例排布了,便算了了一事,赵芮政务繁多,并不会特别上心。

    今次殿试,他看在眼中的只有两个,其中一个,他不打算放出去做州府通判,而是想将其留在秘书省修史。

    一旦外任做官,宦海磨砺,碰多了壁,极容易便会把锐气磨掉,届时再回得京,未必还能有他要的那个性子。倒不如放在京中,养其锐气,以宠加之,待得脾气蓄足了,再丢出去转一转,回来之后,好生磨利了牙齿,足可充做御史。

    而另一个,他却是想着多在各州各路任用。寻常新科进士,做得顺利的,两转便能回京,这一个,他想要至少三转,哪怕四转也不要紧。

    不过这些终究是小事,比起将要任用的新人,更棘手的,其实是旧人。

    赵芮把手中的折子放到一边,拿起另一份被他翻了好几次的奏章,脸色也渐渐阴沉下来。

    “郑莱!”

    他唤道。

    “臣在!”

    侍立在一旁的黄门侍臣连忙上前听令。

    “带朕的旨意,去一趟孙相公府上。”赵芮合上手中的慰留诏书,复又吩咐道,“看看御药院今日谁轮值,一同带过去,替朕好生慰问孙相公!”

    郑莱连忙上前接过诏书,应了一声诺,领命而去。

    眼见人走得远了,赵芮才烦闷地低下头,看着桌上厚厚一摞折子,把手头朱笔一甩,简直想要骂娘。

    御史台那群蠢货,再没其余事情可干了吗?!汪明那个白痴,明明是统领御史台的御史中丞,做得跟着瞎子聋子一般,一个都管不住!一个都拦不住!居然叫这些人接连上书攀咬孙密,说什么他久居相位,毫无作为,年老力衰,合该请郡!

    孙密立下偌大功劳的时候,你们都还没出生呢!

    难道自家从前那叠起来都有尺高的慰留诏书,还没能叫那些蠢货看懂,自家并没有半点打算,叫孙密请郡吗?!

    孙密一走,首相之位为之一空,政事堂又要闹将起来,亚相同末相为了争权,只会拉拢范尧臣,到时候他势必更加气焰嚣张,还不知道会跳成什么样子。杨奎远在延州,徒子徒孙被打得偃旗息鼓了好长一段时间了,最近都只听得范尧臣一党在叫唤,等到他再得了两位相国之助

    想想都叫人恼火。

    若是孙密走了,一时半会,哪里扶得起另一个人同范尧臣相抗,少不得只能把杨奎给调回来。

    同延州比起来,自然是朝中更为要紧。

    可阵前战事眼见正如火如荼,且不说根本找不到顶替杨奎的合适人选,就算能找到,临阵换将,本就是大忌,就算他是天子,也不敢当真以为老天时时看顾着自家。

    若是杨奎回了京,朝中是安稳了,可边疆还不晓得是个什么光景,运气好俱都无事,把北蛮击溃,自然万事大吉,可若是运气不好,叫那等蛮人

    最好的办法,就是孙密再留在相位上几年,等延州战事了了,杨奎回京,自有人跟范尧臣抗衡,就算事有不谐,几年功夫,虽然不够,可拔擢些许臣子上来,掣肘范尧臣,却也不是没有可能。

    总归是延州这一战,打破了朝中平衡,才叫自己这般难为。

    孙密不能走!

    赵芮只觉得自己呼出来的气都冒着火。

    明明大半个御史台都是自家亲擢,择取直除,可为什么一个两个,半点都不会领会圣意!

    这下好了,孙密直接告病,“病”了这一阵,现下引病请辞了,可自家却还少不得他

    把御史台一群蠢货的折子扔到一旁,留中不发,赵芮压下火气,又拿起了另一本折子。

    是翰林学士杨确举钱迈钱厚斋入京,充任国子监司业。

    赵芮对钱迈还有些印象,当年钱迈同济王赵颙争魁首那一桩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士子们群情激奋,最后逼得赵颙带头出宫辟府,也算是帮了赵芮一个不大不小的忙。

    钱迈一榜出身,学问本就不弱,后来在集贤院中修了许多年的经,辞官之后,又在蓟县做掌院,清鸣书院之名,便是赵芮也有听过。

    看着翰林学士杨确上奏的折子,赵芮这才晓得,原来历届举子之中,许多一二甲进士都是出自钱迈名下,便是这一届,也有张洪钩、郑时修是钱迈的亲传弟子。

    倒也不是不行只是国子监司业一职甚重,不可轻易许人,入京可以,职位却要改一改。

    一面想着,赵芮翻到了后头政事堂的意见。

    是范尧臣批的,属意同意钱迈入京,进任国子监直讲。

    赵芮不禁点了点头。

    这意见很是妥帖。

    范尧臣在政务上确实是有能耐的,不然自家也不会这样看重他,但凡他阅过的国是,只要不涉及党派之争,甚少需要自家再去多做考量,十条有十条都是中的。

    赵芮把笔尖蘸饱了墨,朱笔批注了一个“可”字,便把那一份奏章放到一边去,复又看起其余的折子来。

    且不说这一厢赵芮批阅奏章直到深夜,另一厢,季清菱本以为只是去柳家坐一坐,不成想竟知悉了柳沐禾闺房密事。

    她陪着难过了一场,不敢多留,只想腾出空闲来,叫柳林氏好生细问其中关窍,便早早告了辞。

    回到家中才是下午,太阳刚刚落山,她休整片刻,自去习武练鞭,等到洗浴完毕,却得秋露过来禀话,说是某某进士的夫人递了帖子过来,请她去参加“庚申会”。

    季清菱还未说话,秋爽已是问道:“姑娘,这是不是上回那个‘斗宝会’?”

    秋月忍不住笑骂道:“你个促狭鬼!起的这个什么名字!”

    季清菱也笑道:“倒是贴切,不若这回你代我去了?”

    秋爽忙打了个寒颤,道:“我可没宝,我不敢去,姑娘莫要拿我寻开心!”

    一面说着,一面退出屋中,道:“我去瞧瞧宵夜好了未!”

    一番作态,引得屋中人人都笑了起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