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章 为难
    她还在想着,柳林氏已是答道:“我想着你今日要回来,你们二人许久不见,难得有个机会,便叫清菱来了。”

    季清菱也笑道:“难道不想见着我?是了,在京中有了新人,便忘了我这个旧人。”

    一时众人都笑了起来。

    柳伯山多年授业,桃李极多,自他回了京城,才落下脚,家中拜访便没有停过,柳林氏同两个小姑娘坐了不久,就有要客来访,她借这机会去了,留下两个小姑娘在一处说话。

    柳林氏一走,季清菱便把柳沐禾拉进了内室,认真问道:“我看你脸色不太对,是不是哪里不太舒服?要不要叫师娘给你找个好大夫,好生调一调?”

    柳沐禾摇了摇头,道:“不关事,没有哪一处不舒服。”

    她本还想遮掩一番,见季清菱满脸的担忧,心中过意不去,只岔开话题道:“我上回回家,听祖母说你与顾兄弟乃是夫妻,你个死妮子,倒是瞒得我死紧!”

    季清菱忙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了一番,又把同顾延章对的口供给说了出来,才道:“我本想给你写信,偏是前一阵子师娘极忙,我怕叫她为难,便想等一等。”又道,“那一家人如何?既是国子监大司业,规矩应该极好,我上回问了五哥,他说那一位姐夫在国子监中名声很是不错,学问做得不差,人品也好,偶有跟着同窗去那秦楼楚馆,也从不留宿,当是个好人。”

    她还要再说,却听得柳沐禾嗤笑一声,道:“他倒是想要留宿……只……”

    柳沐禾说到一半,却把后半句话咽回去,道:“还没来得及恭喜你,顾兄弟得了状元,以他之才,将来为官为宰,不在话下,这倒是其次,他还那般疼惜你,再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她这一句话说得甚是真挚,其中还满是感慨,季清菱本还想绕个弯子问一问,此刻却是再忍不住,道:“究竟那一家如何,你就同我说了罢!你一个人,能瞒多久?你过得不开心,师娘也甚是担心,她已是准备遣人去蓟县,交代你娘来京城,看看你这边到底是怎的一回事了!”

    又软硬兼施,劝了许久。

    柳沐禾犹豫了半晌,终究还是把事情给说了。她有些话不好同长辈交代,可碰上闺中密友,却是好开口得多。

    原来柳沐禾自嫁给了王琐到如今,已是将近四个月,却是根本未曾圆房。

    “他当着外人的面,对我极好,嘘寒问暖,温言细语,可一旦入了夜,再无旁人在的时候,便似一块冰似的,跌着脸,半句话也不同我说。”柳沐禾木着一张脸,道,“新婚之夜,我正值癸水,他没有碰我,只说要把仪程敷衍过去,不知从哪里弄了张元帕,后来我癸水走了,也再没了后文。”

    “这还罢了,他先前还同我睡一张床,后来索性搬去了书房,同婆婆说是要备考,担心两人一处睡,要分心。”

    季清菱听得整个人都呆了,道:“可下一届发解试,还要等三年啊!”

    柳沐禾本还能忍着,听了她这句话,再忍不住,眼圈一红,泪珠子便落了下来,道:“我倒是能等得三年,可我那婆婆却是等不得三年,前次还特找我,敲敲打打,拿嫂嫂们一进门便得子的事情来说,催我快些开枝散叶……我倒是有心跟她讲,一个人怎的生得出子女,可你叫我如何开这个口?”

    “等到晚间,我就拿这话去问他,他只冷冷地看着我,说我不懂节制养身,还尽想些腌臜事情……”

    “我已是找来他原先房中伺候的侍女问过了,他从前明面上的通房一个也没有,家中更是没有,我有一日实在忍不住,晚间跑去他的书房,抓着他问究竟把我当什么,他理都不理我,到得后来,还叫下头人看好书房,再不许叫‘旁人’进得去……”

    柳沐禾抹了一把眼泪,望着季清菱,道:“你只说,若他从头到尾都这样,我也就认了,可他在人前依旧做一副好夫君的模样,等到人后,看我的眼神里头都是冰渣子,好似我全然不存在一般……这样的丈夫,我实在也不晓得怎么办……”

    季清菱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只得握着她的手。

    柳沐禾苦笑道:“我怎么做,怎么委曲求全,所有法子都使遍了,全是不管用,若不是怕传出去难听,我当真想要同他合离,收拾了嫁妆,回来做老姑婆算了!”

    她话刚落音,便听门口“吱呀”一声,原是门从外头被推开了,柳林氏满脸是泪地站在门口,道:“你这个傻姑娘!受了这样大的委屈,怎的从来不跟家里头说?!难道他一辈子不同你圆房,你就要同他做一辈子假夫妻吗?!”

    一面说着,一面进了门,把柳沐禾抱在怀中,擦着泪道:“你这个孩子,原来倒也罢了,只你一个在京城,如今祖母也在,祖父也在,你有什么不好说的?非要糟践自己!咱们柳家还不至于落魄到这地步,连个家中女子都护不住!”

    且不说这一处祖孙两一处哭,季清菱也站在一旁,心中甚是难过,那一处,垂拱殿中,赵芮看着手中的奏章,有些发愁。

    好似是第三回了,陈灏上书,点名要顾延章去保安军中任职,协理转运之事。

    延州距离京城甚远,阵前当是还未知晓京城殿试结果,陈灏十有**,以为顾延章只是一个普通的进士,他这般执着地点兵,想来是那顾延章与营中运转着实有极过人之处,才会叫他如此看重。

    可顾延章乡贯便在延州,他如今得了状元,应要通判一州,依故事,这般官职,又不在京畿之地,是不能回原籍任差的。

    如果按陈灏的要求给了,哪怕下了特旨,范尧臣肯定也会跳起来,御史台也要躁动。

    可若是不给,延州阵前要了许多回人,抽这个不给,抽那个又是不给,又要辎重武器,泰半也被挡了回去,赵芮当真有些担忧。

    要不要同范卿商量一下?

    便是不给顾延章,从前要的那些个人,至少也要安排一两个过去。

    :,,ngxi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