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 无题(上)
    起点暂时没有分级制度,但是感情线发展到一定程度,亲密的行为是必须得有的,这是必要的情节走向,想了很久,还是避不开这一段,希望如果我的读者当中有不满十六岁的,尽量乖一点,不要看这一章,好吗?

    +++

    顾延章目光灼灼,盯着季清菱露在水上的身体,眼睛连霎都不霎一下。

    季清菱只得一件肚兜,微微隆起的胸脯半露着,被他看得又羞又窘,她从前听人说过,醉鬼脑子糊涂,是再没有道理可讲的,也不废话,并不去管他,连衣衫也不要了,而是扶着木桶便要翻将出去。

    谁知左腿才搭在桶沿上,立在桶里的右腿便似被什么东西勾了一下,再站不稳,直直往水中倒去。

    她本以为这一回必要整头整连扑进水中,忙闭了眼,屏住呼吸,又拿手要去撑着桶底,免得呛水,然则没撑到桶底,却撑到了一只腿,整个人更是一头栽倒到了早欺身过来的顾延章怀中。

    “怎的这么不小心。”

    她还忙着稳住身形,便听得对方道。

    季清菱气还未来得及生出来,便被那人紧紧抱了,一双手还在自己下头乱推乱探,从腰到臀再到大腿一路往下,带着外裙同衫裤朝下褪。

    她急得声音都发着颤,道:“五哥,你做甚?!”

    顾延章转头找到她的唇,轻轻噙了,含糊道:“你裙裤都湿了,我帮你脱掉……”一面说,一面手上动作半点不停。

    他把季清菱挟裹在两条臂膀当中,胳膊结实而有力,将小姑娘箍得紧紧的,再动弹不得,下头却是飞快地把她的裙裤都脱了,又去脱亵衣亵裤。

    这性质再不同于方才,季清菱急得眼泪都被逼出来了,忙把头偏到一旁,躲开他的亲吻,声音里带着隐隐约约的哭腔,道:“五哥,你要做甚!”

    她挣脱不开,只能手腿乱蹭乱蹬,偏又怕太过用力,踢痛了他,连动作都不敢太大。

    其实此时不动还好,一动,反倒便宜了顾延章,叫他把打底的小肚兜小亵裤脱得更轻易了。

    从衣衫整齐,到赤条条躯体相对,只花了片刻功夫,连水温都未曾凉下去多少。

    顾延章觉出她的力道不轻却也不重,心中满是欢喜,左手箍着她的背,右手却是慢慢往下探,一路摸索,滑到了后臀间,也不乱动,只包着不放,口中轻声道:“不做甚,只是夫妻之间抱一抱……”

    手中触到的肌肤细嫩柔腻,那两瓣更是翘得紧,叫顾延章心神一荡,想到将来那般无边风月,眼睛都急得红了。

    他只觉得下头火烧火燎一般,那根不听话的东西竖得高高的,简直有种冲动,当场便把大小登科一齐给享了。

    季清菱被一只手掌包在后臀,早是羞得恨不得此时昏过去,等到发现那根东西不对劲,更是为时已晚,被它杵到腰下腿间,与自己混着药汤贴在一处。

    她再顾不得力道大不大,踢打得他疼不疼了,急得扑腾着水去推打,更是眼泪早掉了下来,哭道:“有你这般抱的吗?!”

    适才也就罢了,此刻她却漏算了一桩,两人都是寸缕未着,自家这般乱动乱蹬,却又是便宜了谁?

    自然是便宜了顾延章。

    他简直连动都不想再动,下头那东西在季清菱的腰腿之间滑来滑去,好几次差点忍不住便要丢了大脸,只低低喘了一声,搂着季清菱不放,闭着眼睛忍着那阵子感觉,又去胡乱亲着小家伙的眼睛,道:“都是夫妻了,你还要分什么你我……”

    又道:“等你十八还有三载,你便忍心叫我做和尚?好歹要疼一疼我……”

    季清菱隐隐约约,听得半懂半不懂,却知道这绝不是好话,气得恨道:“你是没良心,我还不够疼你吗?!”

    顾延章却是捉着她的手直直往下,摸着那东西,喘了一口气,道:“它便不是我了?疼我也要连它一并疼才行……”

    听了这话,手里更是碰到那东西,季清菱惊得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怎的可以这般混账,这般流氓?!

    她触了火一般,忙把手收了回来,可那东西却仍在腿间抽来动去,已是吓得她再不敢动弹。

    顾延章把右手收回来,轻轻扶着季清菱的头,把她脸上的泪水吻去,哄道:“你摸摸它,它日日都想着你……”

    季清菱好容易才把手抽回来,又叫他捉了回去,慌得手都抖了,惊道:“不……别……”

    顾延章顿了顿,好似想了想什么,放开了她的手,轻声道:“清菱,我们是夫妻……”

    季清菱被他这话说得一愣。

    顾延章已是抱着她,对着她的耳朵柔声道:“你不好意思疼我,那我来疼疼你好不好?”

    他话才说完,也不要季清菱回应,只把她抱着反了一个身,从脸面相贴,变成了后背贴他前胸的姿势,左手环着她的腹胸,右手则是往那不能说的地方探了进去。

    他哄道:“我已是问过几个大夫,他们都说……女子来了癸水,便能行这事,只要动作轻一点,女子……也能得好处,将来圆房,也不至于太难受……”又道,“我家清菱下个月都十五了,我慢慢疼你,疼到十八,将来便好圆房,也不那样痛,好不好?”

    季清菱还没反应过来,便被那手指在那处轻按,惊慌道:“不好……”

    顾延章轻声问道:“怎的不好了?大夫都说好,你倒是说不好?”

    一面说,一面脑中想着书上画的,手中不住寻摸着。

    季清菱此时动也不敢,怕一个不好,就当真被那指头进了去,不动也不敢,只怕被这般来来去去,迟早也要进了去,只忙拉着顾延章横在自己胸腹之间的左手,慌道:“五哥,五哥!我……我来帮你,我不怕了,你且收一收手,莫要乱来!”

    这话说得已是迟了。

    顾延章早寻到了地方,在那处极有耐心地按了片刻,顺着水,也不进去,就在外头揉按着。

    季清菱“啊”了一声,双腿吓得紧紧夹住他的手,哑声道:“五哥,你莫要乱来。”

    她小时候养得好,长到八岁之后,虽然吃了半年苦,可自顾延章入了学,便慢慢又被娇养了回来,吃得好,睡得好,再兼日日练鞭习武,身体其实底子甚好,癸水也早来了有两三年,前一阵子两人一床睡着,少不得搂搂抱抱,自然身子也被撩得知道了点不好的事情,此刻被那手指在不该在的地方按揉了许久,果然有滑腻的东西自里头出了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