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 起哄
    一甲名字唱完,顾延章领着高中的十八名举子上前谢恩。

    集英殿中,数百双眼睛直直盯着他们。

    杨义府更是连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直到此时,他还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应当还是梦罢?

    一甲十八人中,有好几人都是他往日同窗,其中除却顾延章与郑时修平日里比自家略胜一筹,其余之人,从前便是拍马也赶不上来。

    可此刻,他前一日还连正眼都懒得给的白痴们,竟也是满脸地喜不自抑,站在了一甲之列。

    可自己呢?

    前三得不了也就罢了,今次一甲十八人,为甚会连一甲也没有?!

    他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脑子里轰隆隆地响,再无心情去听接下来的唱名。

    多年才华自负,才干自诩,如今被殿试给从头顶劈了一刀,劈得他连脑浆子都要溅出来了。

    杨义府咬着牙,全靠一口气撑着才没有打晃,整个人都发着冷,甚都不想看,甚都不想听,只认定是这天辜负了自己,胡乱选士,认优做劣,迟早会遭有报应。

    一甲已经报完,范尧臣将手中的纸张转给了站在一旁的中书侍郎孙守元,交由他来轮替念名。

    杨义府在二甲的排名很前,是以没多久,孙守元便念到了他的名字。

    他还未回神,那声音飘进耳朵,似乎听到了,又似乎没有听到。

    直到孙守元复又大声呼了两回,站在杨义府身旁的人轻轻地碰了他一下,他才醒过神来,麻木地走上前去行礼谢恩。

    耽搁了这一会,殿中许多人的目光已经投了过来。

    杨义府回到原地,总觉得旁边有许多人在看着自己,眼神甚是奇怪,看过自己之后,还要去看一眼阶旁。

    他顺着众人的目光望去,殿前的阶旁,站着数人,当前一人,正是当今参知政事,也是自家的岳父,范尧臣。

    此时,对方正眼观鼻,鼻观心,站得像一座沉稳的大山,半点看不出心中所想。

    杨义府只觉得更冷了。

    金梁桥街的顾宅里,不过半个晚上的功夫,季清菱已是喝了三大杯浓茶,实在半点睡意也无。

    她坐在桌边,手中拿着一本杂记,翻了半日,也不晓得自己看了什么,索性把书册反扣在了一边。

    今次参加殿试的士子只有四百出头,哪怕阅卷的考官们一个字一个字数,此时也该差不多要数完了罢?

    怎的这样久!

    今日只是阅卷唱名,赐宴与赠袍笏、靴都要另择日子,光是唱个名,怎的唱到现在还未结束?

    如果不是知道只有身无残疾才能下场,季清菱几乎要怀疑是不是今日唱名的宰辅们中有人是结巴。

    她还在想着,却听得外头一阵脚步声,抬头一看,却是松香急匆匆地走了进来,低头禀道:“姑娘,先生府上来人了,说是问少爷那一面有无消息。”

    季清菱愣了一下。

    她看了看时辰。

    已是过了丑时正。

    这样晚,大柳先生居然还未歇下……

    她连忙道:“你同来人说,少爷尚且未曾出宫,还请大柳先生先行睡下,待得这边一有音讯,立刻便会着人过去通传。”

    松香领命而去。

    人才走没多久,就听外厢一阵欢呼,声音刚起,复又立刻安静了下去。

    季清菱心中扑通扑通地跳。

    她直觉当是有人回来了,再顾不得其他,连忙站起身来,朝着门外走去。

    秋月见自家姑娘要出门,取了一件披风,正要追上好给姑娘披了,不想听得“吱呀”一声轻响,原是二门从外头被推开了。

    顾延章于院门处大步流星地跨了过来。

    他身上沾着晨露,步伐如飞。

    季清菱见他面沉如水,一双眼睛幽暗深沉,心中跳得更厉害了。

    二门到此处,不过是五六丈的距离,几乎是眨眼功夫,顾延章已是走到面前。

    他里头穿一身青布襕袍,外头却罩了一件薄薄的披风,见到季清菱站在门槛处,面色不变,却是把那颈脖处的披风扣子一扯,随手一甩,那一件披风直直冲着秋月落去。

    秋月才接了披风,连忙走进里间挂了,好容易收拾好,才走出来,便见少爷姑娘两人抱在一处,平白无故地,自家少爷便矮了一大截——原来他把头全埋进了姑娘头颈,侧着脸,不晓得在说什么。

    轰的一下,秋月的脸仿若被火烧通红,连忙贴着墙轻手轻脚地出了外间,将门从外头拉上了。

    她在门口站了片刻,犹豫了一会,朝着二门外走去。

    才踏出二门几步路,便见屋中男男女女围在一处,而松节站在当中,正滔滔不绝。

    “你们是不知晓,当时我同许多伴当一齐站在宫外,眼睁睁盯着那宫门打开,只见里头先是走出来一个,一个宦官……”松节顿了顿,把口中“阉人”二字强行咽了回去,“乍一看,倒是十分英俊有神的样貌,我差点都以为那是今科高中的举子!”

    “可后头人一走出来,我就晓得不是了!”他口若悬河,唾沫星子都要飞上天了,“你们猜后头走来的是哪一个?!”

    松节停在此处,卖足了关子,被人三催四请,才继续往下道:“后头一人,英武异于常人,文华自蕴,气度非凡,处处强人二百四十分,可不正是咱们家少爷!”

    众人登时起了哄,鼓起掌来,只不晓得为甚,那鼓掌鼓得甚是小声,却是人人面上带笑,高高兴兴的。

    “我就知道这事情妥了!果然,才走没两步,便有内侍牵过一匹大马,走到少爷面前,那叫一个毕恭毕敬,殷勤备至,又说‘状元郎,这是陛下赐的马!’”

    “我活了这十几年,从没像今日这么聪明过,立刻走到前边,去帮着少爷牵马,场中数百个伴当,没一个像我这般有脸面,个个眼睛像刀子一样盯着我。”他一面说,一面得意,“我当时便想——看看看,有甚好看的,有本事叫你家少爷也去夺一个状元来!”

    他这一句才说完,众人就极给面子地又一齐喝起彩来。

    秋月本是来问话,听得自家少爷果然得了状元,又被场中氛围一感染,早忘了原是要来做甚,只跟着兴奋异常,激动地一齐鼓起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