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背后
    关心杨义府殿试排名的,不仅他自己,还有他的岳丈。

    半个时辰之前,范尧臣坐在偏殿之中,耐心等着天子传唤。

    集英殿之上,殿试之后宰相唱名传胪,乃是惯例,是以一见到朱保石过来传诏自己,范尧臣第一时间就跟着人进了内殿。

    赵芮正目不转睛地看着手中的文章,听得门口通名,这才抬起头来,先免了范尧臣的礼,又急道:“范卿,你且来看!”

    言毕,把手中文章递给早立在一旁的朱保石。

    朱保石双手接过,传给了范尧臣。

    赵芮拿到手的乃是原卷,此时糊名已拆,范尧臣一眼就瞥见了上面的姓名与籍贯。

    延州,顾延章。

    这个人名最近出现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

    赵芮日理万机,范尧臣也不惶多让,然而即便是这样,他也早将这一个人的名字记得牢牢的。

    当日在崇政殿中,范尧臣与赵芮据理力争,否掉了陈灏为延州城内一名白身求差遣的荐书,只给了那人一个从九品的官身。

    当时他用的理由是,依制度,依故事,未满二十五岁,不得予差遣。又说其人仅仅靠着献产、协理转运,不该有此差遣,更说擅动神臂弓,有罪无功云云。

    然而那不过是借口而已。

    范尧臣也领过兵,也任过一州之长,他寒门出身,能做到参知政事的位子上,怎么可能是庸碌之辈。

    透过陈灏那一份简单的荐书,联合保安军中递上来的战报,又想到延州城的情况,范尧臣已是能将那姓顾的白身一系列所作所为,推测出七七八八。

    世上当真有无缘无故,将泼天产业全数献出之人吗?

    怎么可能!

    千里做官只为财!

    献出皮毛有可能,可全数献出,除非脑子是傻的!

    八成是被迫而为。

    延州新复,无主荒田产业遍地皆是。这种时候,真是衙门中的胥吏吃饱肚皮的难得之机。

    那顾五一个白身,按着陈灏荐书之中所说,又是全家覆灭,并无半点背景,给胥吏整治,借机侵吞产业,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多少富户在这种情况下要被那等小吏害得灭门!

    陈灏荐书之中说,那顾延章乃是服夫役押运辎重。

    全家覆灭,只剩一名男丁,依例法,怎么可能要去服夫役?

    如果不是被陷害的,他范尧臣三个字就倒着写!

    陷人服役,趁机害人性命、吞食其人产业的事情,范尧臣从前在县中、州中任职,不晓得见过多少。

    一旦被那些胥吏盯上,破财免灾还是气运,破家灭门,也不罕见。范尧臣刚得官的时候,初临县衙,就见过临县一个小官因为不愿意将女儿许配给衙门里老押司的痴傻儿子,被那押司巧施手腕,最后落官去职,流放沙门岛的事情。

    而那顾延章不过是一个白身,明明服着再鄙贱不过的夫役,居然能见到都钤辖陈灏,其人能耐可想而知。

    当营献产,好生漂亮的手笔!

    献产,是想献就能献的吗?

    保安军的将营,是想进就能进的吗?

    陈灏,是想见就能见的吗?!

    引陈灏而对抗延州城内的州衙,这一手玩得这般漂亮,范尧臣简直想要为他喝彩!

    不管陈灏荐书中那等协理转运,又能狭路相逢,仓促遇上北蛮精锐,又指挥己方手上有限的兵力,将敌军全数剿灭的功绩是真是假,能于绝境之中翻转棋盘,不但自家脱困,还化劣势为优势,走出一条大道来,范尧臣便要夸他一声机敏果决。

    况且陈灏的性子,从来不收没用的人。

    若是那顾延章当真没几分本事,但凭献产,他绝不会想办法把其人收在自己麾下,还要勾当转运的差事。

    这般重要的位子,陈灏除非不想活了,不然定不会随意安插没用的人进去。

    这般能耐,若不是对方是杨奎一派的人,范尧臣当真想要将其收入麾下,他开的价码,也绝不会比陈灏开得低。

    范尧臣对看中的人才,向来十分厚待。

    当初那一份荐书,范尧臣看了好几回,虽然不至于记住顾延章的名字,却对其人有了极深的印象。

    等到省试排名一出,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头名的籍贯与姓名,几乎是立刻,便回忆起陈灏那一份荐书。

    正巧当时钱迈登门造访,两人聊起今科举子,自然便提到了会元顾延章。

    他这才晓得,对方竟出身蓟县良山书院,曾经在入院kaoshi中拿过两院第一,更是历年都在良山、清鸣统考中首屈一指!

    钱迈当时只带了自家几个弟子的文章,可却能将那顾延章许多文中的佳句倒背如流,提起这个人,全是惋惜后悔,没有将其人纳入自家名下的口吻。

    文武双全,机智果决,这般出色,怎么能轻易放过!

    况且他拜的乃是柳伯山!

    那可是出了名的淡泊名利,从不参与党派之争,虽然同两派中许多人都有私交,却从不因私误公。

    他的弟子,该不会着急投靠杨奎才是!

    范尧臣立时就动了念头,次日着人一问,果然,那顾延章并未去流内铨领官身。

    回想当日荐书中的内容,合着钱迈所述其人去往延州的时间,算一算,顾延章在阵前,最多也就只有月余而已。

    当不至于成为陈灏的人。

    有什么办法最容易收拢这样一个人物?

    自然是联姻!

    只要他成了自家的女婿,从前那些,全数都可以既往不咎。

    听得钱迈将其人从前行事人品一一述来,范尧臣简直是心动得不得了。

    文武双全不罕见,可文武双全,又能干果敢之人,能置之死地而后生之人,却是一万个官员里头,不一定能见着一个。

    自家几个儿子都不能干,将来未必能顶得上,如果招了个好女婿,也好托抬门楣。

    哪怕是从钱迈口中得知,那顾延章已有婚事,范尧臣也并不是很放在心上。

    多年前的婚约,又是延州人,如今那门婚事能不能成,还是两码事。

    还是见了面再说。

    然则出乎范尧臣的意料,他一连找了好几日,都没能访到顾延章的下落。

    那小子仿若自人间消失了一般,既不出门拜访权臣文士,也不与同乡士子交流,待要去问柳伯山,偏对方也不在家中,听说去了洛阳。

    后来还是去询了柳伯山的老妻,才旁敲侧击,把话给问出来。

    竟是当真结亲了。

    失望之余,又见不到本人,他只好退而求其次,为二女儿择了钱迈的学生为婿。

    此时此刻,在这集英殿中,见到这一份被天子单独抽出来的答卷,再见到这一个熟悉的名字,范尧臣面上不显,心中却是苦笑。

    置锥于囊中,迟早要脱颖而出。

    他一面暗叹,一面把文章快速地翻阅了一遍。

    “好材质!”他抬起头,对着当今天子道。

    赵芮兴奋地搓着手,道:“范卿也是这般做想?!”

    范尧臣敏锐地察觉了那一个“也”字。

    “这是他们排的状元。”赵芮的面上满是笑意,又道,“朕也觉得甚是合意!”

    说着说着,话锋突然一转,道:“只这个名字,我甚是熟悉,好似在哪一处见过。”又问,“范卿,这可是朝中哪一个官员?我观他见识文字,不是寻常士子模样!”

    范尧臣知道再瞒不下去,索性道:“这便是上一回延州阵前,都钤辖陈灏上递荐书之中,举荐的那一名白身,当时举荐的官身是从九品的监司官,转运司勾当公事,为其献产营中,协理转运,全歼北蛮精锐偷袭。”

    赵芮一愣,这才隐隐约约把当日的场景给忆了起来。

    范尧臣已是复又道:“当时臣同意了其人官身,却否了其人差遣,还与陛下有过一番解释。”

    赵芮已是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全数想了起来。

    他第一反应,便是蹙着眉,道:“有官身者,不得点状元……”

    口气甚是惋惜,十分的不悦。

    范尧臣只得道:“那顾延章未曾去领官身。”

    赵芮一时大畅,笑道:“区区一个从九品的官身,还未有差事,那顾延章,又怎的可能看得上!”他想起陈灏折子当中的夸耀之言,又对比顾延章殿试文章之中的内容,忍不住呵呵直笑,“陈灏倒是有几分见识,自草莽之中识人!”

    范尧臣的面色有些难看。

    陈灏是自草莽之中识人,那自己变成了什么?

    赵芮已是又道:“幸好范卿否了他的差遣,不然朕几要丢一个状元!”

    范尧臣的面色更难看了。

    这是夸人,还是骂人?

    赵芮却是没有管这样多,他想来想去,唤道:“朱保石!”

    “臣在。”

    朱保石忙走到御座之前。

    “去将陈灏当日那一份荐书取来!”赵芮吩咐道。

    他要取的是能臣,状元再好,也只是科考状元,并未成材,可这一个,若是按照陈灏当初所述,已是可以直接使唤的臣子!

    如果说他对郑时修的期待是御史台,希望能让那一名锋芒毕露的榜眼听从自己的指令,指哪咬哪的话,对于顾延章,他的期望便是全然不同了。

    只要用得好了,这将是个难得的治世之才,况且还如此年轻,好生压几年,四处放出去历练一回,将来交给儿子重用,便是难得的肱骨之臣了!

    自家年纪大了,帮着小子磨一磨人才,压着他不让升得太快,等到自己退了位,想要升用起来,也方便,还能借来牵制其余老臣权臣。

    赵芮越想,心情便越是好。

    正当此时,一名黄门通禀了一声,不多时,一人便捧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

    原来是殿试的排名重新誊抄完毕了。

    赵芮接过,重新看了一回,确认自己的几个改动无误之后,便递给了范尧臣。

    范尧臣接过名单,先扫了一遍前三。

    状元是顾延章无疑,第二名是钱迈的弟子,名唤郑时修的,他看过其人文章,虽然好,却满是戾气,这般文章,竟也能得第三?

    他心中想着,面上却丝毫不露,而是继续往下看。

    一甲大都是些早有名气的才子,并不太出人意料。

    只是……

    他一直往下看,直到第二十九位,才见到自家新招的女婿的名字。

    怎的会这样……

    今科的策问题,自家已是推测出了十成十,还帮着他细细修改过数遍,那一篇写出来,就算没有状元,至少也是一甲,怎的会排得这样后!

    赵芮虽然猜不到范尧臣心中所思,可他却并不打算隐瞒。

    天子改动殿试排名,详定官们自然会知道改动了哪里,与其叫范尧臣心中多思多虑,倒不如此时就将事情说开了。

    他笑道:“为国抡才,兹事体大,朕见了那原来排名,有几处地方不甚妥帖,便着笔改了一回。”

    他意味深长地道:“范卿身处高位,听说才招了一名叫做杨义府的举子为婿?”

    范尧臣连忙上前半步,回道:“确有此事,臣见其人人品才学俱佳,正当家中女儿年龄到了,便做了主。”

    赵芮笑道:“这杨义府原是取的第三名,只朕想,若是范卿女婿取了第三,少不得士林之中要有许多风言风语,此等诽谤之语,听来甚是扰事,范卿多年持身甚正,朕不欲这等小事污了你的官身,与其叫那等士子多事,倒不如掐了此番风波,是以将他同另一名举子换了个位子。”

    范尧臣心中只想冷笑。

    天子脑子里想什么,他又怎的会不知道。

    殿试乃是天子选士,选的谁,都是天子说了算,那些个酸儒便是有些嫉妒之语,也不会闹得太大。

    况且不过是一个榜眼而已,又不是状元!

    殿试的公平,经历过数朝的改进,已是几乎完全杜绝了zuo的可能。

    天子此语,不过是粉饰太平而已。

    只是事涉自己,范尧臣此刻,倒是不好谏言。他只得咬牙把恼意咽下,拱手道:“陛下为国选士,士子为国出力,无论排名多少,都是天恩。”又道,“多谢陛下为臣计。”

    赵芮满意地点点头。

    他要的不过是对方一个态度而已。

    眼见天色已晚,赵芮道:“唱名罢。”js3v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