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 殿试(下)
    只这样一个人,若是曾经入宫陛见过,自家肯定不会没有印象。



    赵芮又仔细回忆了一下,忍不住摇了摇头。



    实在是记不得了。



    因得这样一个插曲,他倒是对这人起了两分兴趣,踏前两步,看了看桌案上已经写就的稿。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笔极漂亮的馆阁体。



    虽然馆阁体常常是千篇一律,但是这名叫顾延章的士子这一笔字,毫无疑问在规体之内写得极有特色,自有一番卓然之意。



    赵芮细细地看了看纸上的字迹。



    露在外面的,只有半张卷子。



    “……夫陛下自即位以来,未尝以直言罪士,不惟不罪之以直言,臣等尝恨无由一至天子之庭,以吐其素所蓄积。幸见录於有司,得以借玉阶方寸地,此正臣等披露肺肝之日也。方将明目张胆,蹇謇谔谔,言天下事……”



    把这名士子的开头几段看了一遍,赵芮慢慢地点了点头,面上不禁微微一笑。



    果然开篇又是拍马屁。



    不过拍得他甚是舒服。



    赵芮自即位以来,旁的不敢说,确实是未曾以直言罪士,也一直广开言路,只求兼听天下之言,多求安邦治国良策。



    这一点,他一直非常自得。



    方才走过的那数百名贡生,也有就这一点下笔的,但是夸得十分浅显,不似这一张答卷……



    赵芮忍不住又将那一段夸自己的话看了一遍。www



    列的点,都是自家从前极为得意的施政,夸的地方,也是自家痒处。



    他越看,越觉得这不是单纯的拍马屁,而是当真有将自己多年在位的治国所成一一研考过,又仔细加以分析,才写就的几段话。



    除却第二段的开头一部分讲得有些直接,其余之处的用词,都十分克制。



    然而正是这克制的用词,却是看得赵芮更是舒服。



    这人——叫什么来着?



    他偏过头去再看了一回左上角的号牌。



    延州,顾延章……



    都说延州边城,其实十步之内,必有芳草,便是偏僻之地,也未必出不了人才!



    只看了几段字,赵芮便先入为主地认定这一篇章的水准了。



    他面上带着微笑,继续往下看。



    破题很稳,开篇的格局很大,立意很高,可切的点却是极细。



    赵芮忍不住再往前行了一步,想要将卷子上的字迹看得清晰些。



    跪坐在蒲团上的士子已是将草构的最后一个字写完,把那一章稿子挪到了左边,提起笔,开始在答卷上书写。



    赵芮屏住呼吸,半俯下身子,将那放在左边的草构书从头到尾认认真真地看完了。www



    章如人,章写心。这一份虽然是草稿,可完成度却是极高,哪怕拿来做答卷,也不成问题。



    这顾延章如此对待一份草构,其人治学态度与为人做事,便可想而知了。



    一旦先入为主,看什么都是觉得顺眼的。



    赵芮一面看,一面想,看得极慢,到得后头,还时不时回到前头去找一找对应的地方。



    待得把这一篇章看完,他终于轻轻呼出一口气。



    这一名叫顾延章的士子还在稿子上专心致志地书写着,全然未曾察觉后头站着当今天子。



    赵芮并不想惊扰他,索性掉转过头,宁远毋近,从后头绕了过去。



    天子在这一处站了这样久,不仅巡捕官看到了,许多考生也看到了。



    等到他出了殿,巡捕官们连忙加快了脚步,重新安安静静地逡巡在桌案之间,也在用自己的走动,提醒方才望着东边的考生们——这是殿试,莫要管闲事了。



    而在第一列的第七位,杨义府却是眯起眼睛,望了望顾延章的后脑勺,皱着眉头看了好一会儿,才重新低下头,继续抄写着自己的稿。



    方才他一直留意着天子的行动,自然也发现了那一名小黄门抄写籍贯与姓名的举动。



    但是可惜,陛下并未在自家旁边停留多久。



    反倒是郑时修与顾延章……



    他咬了咬牙,把念头甩出脑中。



    不要紧,无论是郑时修,还是顾延章,出身背景都比不过他,连妻族势力也比不过他。



    先不说殿试并不能决定太多,到得发了榜,入了官,还是要看人际与治政之能,才可以决定在官场上能走多远,再说,殿试的榜还未发放,谁又晓得结果呢。



    自家的章也不差,未必得不到详定官的器重!



    放下心来,不要想太多……



    有范大参在后头站着,自家还怕什么呢……



    到得丑时,最后一份答卷终于收齐了。



    编排官们早已候在一旁,七手八脚去掉卷首考生填上去的姓名与籍贯,改成甲乙丙丁等级次来排序。



    等到四百余份答卷全数改完,自有当头之人清点完毕,交给弥封官去安排三馆书吏重新誊抄一遍,以免考生的字迹叫三批考官当中的任意一人认出来,防止出现舞弊。



    负责第一次考判的初考官们早已坐在位子上,等着打散排序的考卷递送过来。他们负责的是初次定等第,虽是最为基础,却也极为重要的一环。



    初考官并不少,四百余份试卷,两个多时辰便全数阅定完毕。



    早有人将试卷重新封好,交给覆考官,再次定等第。



    待到此时,天色已是半黑。



    考生们一大早便入宫,此时滴水未进,粒米未食。



    赵芮听得今次的卷子审阅得这样慢,便给贡生们赐了酒食。



    考了一天,虽然腹中饥饿,可着实也没什么胃口。况且宫中赐下的酒食味道着实很是一般,顾延章把酒推到一边,随意用了些饭食,这才看了看天色。



    这一回,恐怕当真要深夜才能唱名了。



    回到家中估计早过了三更。



    清菱定然是不肯睡,要等自己回去的。



    顾延章心中泛起了淡淡的焦躁,脑中各种念头混杂在一处,一时想一下方才自家写的章,一时想一下不知道到时候任官会在何地,再一时想一下,此次自家的名次当时排在哪一个位置。



    没有意外的话,一甲应当是没有问题的。



    大晋一甲取士若干,上一届殿试一甲取了八人,不晓得今次会取几人。



    他还在想着,忽然见到十来人手里端着托盘,盘上是厚厚的试卷,一个跟着一个走进了内殿。



    前殿登时安静下来,再听不到任何一人箸碗碰击的声音,几乎所有人都抬起了头,翘首以待地望向了内殿。



    今科殿试的名次出来了!



    只要陛下对排名没有异议,最多片刻之后,便能听到宰相唱名!



    满殿的士子再无心用饭,全数都盯着内殿,只等着里头的人出来。



    多年辛苦,只看今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