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 殿试(中)
    赵芮已经不是第一回在殿试上巡殿了。

    三年才有一回的抡才大典,从来都是他都极为上心的一桩大事。

    与那些个自恃功高,自矜权重,结党成派,个个想方设法来架空自己的老臣比起来,这些新进的士子看上去实在是要顺眼太多了。

    他们尚有着拳拳忠君之心,还把自家这个天子当做真龙,打心底里尊崇俯跪。虽然新进治政往往青涩生疏,还偶尔会误了事。

    ——可那又有什么关系。

    能力固然重要,可屁股下头坐的位置,却更为重要。

    杨奎宿将,范尧臣能干,可这一个两个都只不把自家这个天子当回事,越是厉害,反而越叫他头疼。

    倒是那些新人,初入朝堂,一朝得了自家的恩典,只会感激涕零,顿首以拜,叫往东,便不会往西,指一回南,便不会打北,好用得不得了。

    大晋的天子用什么来权衡朝堂?

    除却异论相搅,最有用的,便是御史台。

    只有那些年轻的御史们才会为了博一个“不畏权贵”,“敢于直言”的诤名,为了在士林中的名望,为了自己的一个暗示,追着权臣高官,宗室贵宦撕咬不放。

    有了他们的存在,哪怕是在相位上坐上十几二十年的权臣,也要掂量着点行事。

    当然,等到这一批新人变为了老人,位高权重之后,定不会像从前那般听话,而是会走上杨奎、范尧臣等人相抗天子的老路。

    不过,那毕竟是以后的事情了。届时自会再有新人来填补,周而复始。

    此时此刻,集英殿中的士子,还是心潮澎湃,满心要为天子效力,而在赵芮这个天子看来,也依旧是处在最为顺眼的阶段。

    他静悄悄地走下阶,早有跟在后头的黄门连忙上前轻轻拂开垂在殿中幔帐。

    四百余名士子,各自垂首执笔,或奋笔疾书,或皱眉沉吟。

    赵芮从西面开始巡起,在一列又一列地空隙中穿走着,扫过一份又一份的答卷。

    已经开考一个多时辰,士子们大多都草构完毕,在破题了。

    一个破题,加上一个框架,已是能或多或少估量出这一个人的才学。

    观人先观文,观文先观字。

    能到得殿试,士子们的字迹自然都十分工整,可并非成文,仅仅是草稿,却也不会个个都那般谨慎。

    有人的草构整洁清晰,将一篇文章的结构都梳理得条分缕析,也有人一心图快,只草草写了几句大概并破个开题,只等正文才慢慢道来,亦有人的白纸上乱成一团,只有零星散乱的只言片语。

    赵芮时间有限,自然不可能等着那些草草框文的人将文章写出来,如果破题不够出彩,他走过去,便是走过去了。

    而一旦路过那等破题漂亮,草构又做得精彩的士子,赵芮便会为之驻足。

    跟在身后的黄门手上拿着一根炭条并一张纸,只要见天子点一点头,便把那一台桌案左上角木牌上的姓名与籍贯记下来。

    走过好几列,看了三百多名学子,那张纸上也不过多了两行字而已。

    赵芮初时走得快,可越靠近东面,便走得越慢。

    他站在一名贡生身后良久。

    开考方才一个时辰,这名贡生的文章已是写到一半,而成文的那一部分,也让他甚是满意。

    赵芮伸手虚点了一点。

    黄门连忙将那一人的籍贯何姓名记下。

    ——延州张挺。

    再往前行没几步,赵芮复又停了下来。

    坐在东边第一列第三位的这一名学子,草稿打得甚是清晰,一篇文章也写了小半。

    行文言之有物,学识优长,虽然言语之间锐气有些过厉,可赵芮甚是喜欢。

    他往前举步,仔细看了看那贡生的文章。

    委实不错。

    便是这般锋芒毕露,敢为天下先,才能为他冲锋陷阵!

    赵芮点了点头。

    小黄门又记下了这一个人。

    蓟州郑时修。

    此时已是走到了最后两张桌案,走了这样久,又连续看了好几篇不错的文章,赵芮也有些累了,他匆匆扫了一眼排在第二位的桌面,摆在案上的,是一篇打了大半的草构。

    虽然写得也好,可跟刚刚那一个郑时修的比起来,在内容上难免有些敷衍,东边也要顾,西边也要顾,一张嘴说两家话,显得诚意不足,反倒是露出了几分虚伪。

    还未入官,就会写官样文章了。

    虽然写得并不差,也有几分见识,可才看完郑时修的直言,再看这一人,赵芮难免有些失望。

    他看了看这人的姓名。

    方九成。

    这是国子监中的才子,名气不菲,赵芮虽是处在深宫,可对外头的人言并不闭塞,自然对国子监中几个夺魁呼声极高的士子有所耳闻。

    不过尔尔。

    他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

    天子有好恶。

    国子监中的几个才子,赵芮都不是很喜欢。还未应考,提前一两年便出入与宰辅门下,等到得了官,还不晓得是认姓赵的,还是认宰相。

    想到这里,赵芮心中难免心中有些不畅,再无心思看下去。

    他随意瞥了一眼前方排在首位的士子。

    那是本次省试的会元。

    看文章之前,赵芮先留意了一下桌案左上角的号牌。

    延州顾延章。

    赵芮皱起了眉。

    这一个名字,在前一阵省试录取名单出来的时候,他便觉得有些眼熟。

    他日理万机,每日处理的政务不知凡几,看过的名字更是成百上千,自然不可能每一个都记得住。

    他想了想,还是没有记起来是在哪一本折子上见到过。

    难道是哪一时曾经陛见的官员,凭着锁厅试上来了,是以自己才会觉得熟悉?

    赵芮往旁边走了几步,略略看了看这名士子的长相。

    眉正鼻挺,背直肩张,一眼扫过去,比起周围的一大群一样是跪坐着的士子,都要高上半个头。而他周身的气度,更是全不似普通的学子。

    卓尔不群。

    赵芮心中不由自主地便浮现出这个词。

    这定不是只伏案读书的士子。

    历练过与未历练过,不说旁的,气质都是全然不一样。

    这定是一名臣子,说不定还是一名朝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