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 文心
    要怎生同女儿讲?

    钱孙氏的太阳穴一扯一扯地疼。

    瞒是瞒不住的。

    女儿惦记了这样久,虽然口头不说,可给她新送过去的夫婿人选单子,她原封不动,连拆都不拆,俱都又送了回来。

    自家生下来的骨肉,脑子里会想着什么,钱孙氏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不过放不下而已。

    不过见了一面,也不晓得那顾五给自家女儿灌了什么**汤,将她哄得三迷五道的!

    若是那顾五当真同原来定下的人家结了亲,那也罢了,可要是让女儿知晓了他那一门亲做了废,却是转头去结了当朝宰相,该有多痛心啊!

    想着女儿可能的反应,钱孙氏心中就一抽一抽的,只觉得比自己遭遇苦难,还要难受。

    自家的这个小女儿,怎的就这般可怜!

    且不说这一厢钱孙氏心中酸楚难过,另一厢,金梁桥街的顾宅内,张定崖却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得了顾延章的话,这才晓得自家瞧中了这样久,直将其作为拼杀动力之一的心上人,竟然早已罗敷有夫,这也罢了,那夫君还是自己肝胆相照的生死之交,最为得意的好兄弟!

    简直叫人又是难过,又是服气!

    当日下午,三人果然坐在书房促膝长谈。

    越是谈,张定崖就越是伤心。

    季家妹妹,好生聪明,好生可爱,好生格局!

    原来女子也能说战事,原来女子也能对山川地理、兵法诡道如数家珍。

    他早知道她与众不同,也早知道自家必定极喜欢,不想果然是样样都合心意。

    可惜这样多的好生,偏生不是自己的,竟长到了别人家去……

    张定崖好几次想要问,好妹妹,你有没有姊妹,没有姊妹,堂姊妹也成啊,没有堂姊妹,表姊妹总有一两个吧?

    老天爷生一个同她一般性格的给自己,岂不是好!

    总算他没有蠢到底——也是旁边顾家兄弟坐着,存在感实在太强,叫他不由自主,便把那问话的冲动给压了下去。

    等到晚间,他留下来吃了一顿饭。

    席间吃食竟都是他喜欢的!

    季妹妹还问他,于往日的喜好有没有变,上一回在并州一同吃过几日饭,她特交代了厨娘记下他的饮食习惯。

    怎么可以这般体贴……

    若是能娶来做妻子……

    张定崖想一想,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再想到三人坐在书房谈了半日的话,对面两人你说一句,我接一句,当真是不用把后半句话说出来,就心有灵犀,不点也通的样子,还有那延章看季妹妹的眼神,季妹妹偶尔回给延章的一个笑,明明是极克制,却是看瞧他一颗心堵得慌。

    他当时就想快些回驿站,好借酒消愁一回,谁想得吃过晚食,延章不过开口留了一句,他嘴巴比脑子还要答得快,立时就答应留下来。

    一留就留了三日。

    这三日,实在冰火两重天……

    简直是……又苦又甜……

    苦在日日看着那夫妻二人在自家面前,虽然举止并无半点出格,相反,两人都十分内敛,可往往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个表情,就叫自己胸口直直发闷。

    甜在又日日能与延章畅谈,偶尔季妹妹来一趟,三人共同探讨,实在是有意思得很。

    有这样一个兄弟,实在是再无他求。

    有这般一个妹妹,也是太值当了……

    可转念一想,自家又何其可怜……

    直到又办完差事,领了官诰,他才拎着季妹妹交代给收拾的几包东西回了延州。

    张定崖耷拉着脑袋,骑在爱马背上,怎么都想不明白,一个千好万好的媳妇儿,怎的眨眼间就变成了妹妹!

    他揪着马儿的鬓毛想要同它说话,“你说……”两个字才开口,那马儿便不耐烦地打了个响鼻,掉转过头,嫌烦地睨了他一眼,撒开蹄子快步跑了起来,一副懒得理会他的样子。

    连马儿都嫌弃他!

    张定崖只觉得自家更惨了!

    再说顾、季二人送走了张定崖,两人便一同在书房作文。

    殿试乃是天子出卷,只考一科,不是论,便是策问。

    然而无论形式是什么,目的不过都是考核进士们的知任水平,治政能力,向来自不同州县的士子,了解各地政治情况,借以采风四方,征集实情,好改进朝廷的施政方针并施行手段。

    能从天下士子重杀出重围,到得殿试之上,可以说个个都是出类拔萃,如何在这些聪明人当中脱颖而出,就全靠本事加运气了。

    两人针对近三年来朝中的各项重要政令,并多年来悬而未决的问题,各拟了七八个题目,等到出好题,相互一对,发现除却些微的描述不同,其实都是殊途同归。

    季清菱道:“咱们能猜得出来,其余人,也泰半能猜得出来,不过是看谁的分寸把握得好而已。”

    一殿定生死。

    如果说前面两回考试,两人都未曾放在眼中的话,下一回的殿试,则是真真正正要严阵以待的大考了。

    顾延章点了点头,道:“我先作文,一会再与你对。估着时间,先生过两日便能从洛阳回来,届时再叫他帮着点评一番。”

    季清菱应了一声,两人各自坐开,对着同一个题目作起文来。

    有关殿试的考题,礼部试的黄榜未发,柳伯山便已是出了十多道,叫顾延章一一做来。

    他收了文章,亲自带着去了洛阳。

    那一处,多的是告老的重臣与儒士。

    柳伯山这是拿他的脸,帮唯一的弟子亲自去叩门。

    礼部试的黄榜一出,京城里中了榜的各地士子便开始走动起来,各自在长辈或者师长的带领下拜访权臣大儒,求其指点。

    名义上是求指点,其实也是站门头的意思。

    殿试一过,这些新人的出路,还不晓得在哪里,如果不早早站了门头,到时候匆匆忙忙,哪里会有人帮忙留位子,又哪里会有什么好去处。

    便似钱迈,早早便同范尧臣打过招呼,又把几个得意门生的文作都拿上门了。可像柳伯山这般,带着可能的殿试拟稿,去往养老之地洛阳,找些早已告老的闲散旧臣求教的,还是从未有过。

    对于柳伯山来说,到这个份上,其实已经不单单是为了状元了。

    状元不要紧,要紧的是文章。

    以文写心。

    对于士子来说,没有什么比名声更重要。

    趁着他还能跑,便是为这小辈,铺开一番诚意、正心的名声,岂不是好!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