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 先后
    听得老妻这般说,钱迈虽然意动,却是不由得摇了摇头,叹道:“便是他定的那一门亲有了什么不妥当,如今也轮不到咱们家了。”

    钱孙氏有些不满地瞥了丈夫一眼,道:“怎的又轮不到了?咱们家的进士女婿,难道还少吗?当年能得,如今就不能得了?!”

    又道:“芷娘同她几个姐姐不同,无论长相、性情都要出挑一头,在蓟县之中,但凡是见过的,谁又不竖起拇指夸一回?”说着说着,她的眉毛便皱了起来,“更何况老爷你多年养望,如今入得了京,眼见起复在即,比起从前,咱们家中更是高了不止一阶,那一厢不过一个进士,哪里又说出‘轮不到’这等的话了?”

    钱孙氏到底有几分见识,立时便想转过来,问道:“今日礼部试的榜单出了,可是他排得高?”

    又道:“也是应有之意,他当日在蓟县便饱有文才,若是连个礼部试都排得不高,柳家哪里会那样看重!”

    自家几个女儿嫁的都是进士,几个儿子也都有了出身,除了四郎暂未下场——也没有那样快——是以钱孙氏早不像当年那样关注三年一回的科举,只打算待仆妇拟好了贺礼的单子,再随意看看今次有哪些个与家中有来往的后辈得了进士,照单送去,便也罢了。

    在寻常人看来这进士极为难得,可在钱孙氏看来,却并不困难。

    她丈夫便是清鸣书院的掌院,场场都能带出一二十个进士,家中来往的也都是官身,这等才得出身的小子,于她来说,不过是翅膀还软的雏鸟而已。要等到将来入了官,看看日后情形,才晓得这会不会是大鹏,再来决定要不要高看一眼。

    是以她暂时还不晓得今次礼部试的录取名单。

    钱迈却不然。

    他吃的就是这碗饭,为了早些知道结果,昨日已是直接在范尧臣府上过的夜,便是为了给几个学生送去,再打听一下近些日子天子忧心的国是有哪一些,才能帮着清鸣今次得中进士的学子做些准备,殿试得个好名次。

    在范府的时候,方见到礼部试的排名,与范尧臣聊了一场,他已是叹过一回,如今听得老妻这般言语,心中更是说不清什么滋味。

    礼部试的名次重要吗?

    重要,也不重要。

    谁都知道,真正的出身要看殿试上的运道。无论你省试名次再高,只要殿试排不到一甲,便不过是一介选人而已,将来选海浮沉,还不晓得什么时候能转官。

    钱迈看重顾延章,从前是看重文才性格,觉得这后辈天分既高,性子还稳,肯低头做事,能抬头做人。

    如果说当时月月见那顾五的文章,他都要击节而叹的话,后来得了那一份转运章程,他便知此子迟早要脱颖而出,直到昨夜在范府之中,与范尧臣一同看一回名次,说起这榜首,他才晓得原来这顾五去得延州,还有那样一番际遇!

    阵上杀敌,营中献产,雪中押运,听得范尧臣将陈灏举荐的折子中内容一一道来,便同听传奇,也无甚区别了!

    能立言,能行事,那一份章程,果然不是白做的!

    钱迈原来就看好顾延章,如今听了范尧臣所说,只是更加深了心中的认定——这般后生,无论殿上排名如何,将来只要给他一个去处,哪里会不能做出功绩来!

    此去延州才短短半年,还只是个白身,那顾五便得了阵前一名钤辖的青眼,又引来了京城的宰执的关注,今后得了官身,会有怎样的出息,便是钱迈宦海多年,自诩见多识广,也不好多加揣测了。

    因为有了顾延章这一通打岔,便是自家带的三个学生,张洪钩、郑时修、杨义府,俱是名列前茅,他的高兴也淡了几分。

    三个还比不过一个!

    虽然知道此时要下结论还为时过早,自家这三个学生也是极为出挑,多年难得一遇的,可钱迈还是忍不住心中发酸。

    既生瑜,何生亮……

    这话放在他同柳伯山身上合宜,放在三个学生同顾延章身上,也一样合宜。

    怨不得周公瑾要吐血,遇得这般对手,再多的血,也不够吐的!

    他看一眼老妻,压下心酸,淡淡地道:“到得如今,我也不怕同你说了,今次省试,那顾五乃是会元。”

    钱孙氏并不意外。

    良山清鸣都是顶尖的书院,那顾延章往日回回两院旬考,都拿第一,这一回能得会元,倒是正常。

    她正要说话,不想钱迈却又继续道:“他不仅是会元,回那延州,还做下许多事迹。”

    钱孙氏只从鼻子里轻轻一哼。

    一个十几岁的小儿,还是个白身,能做什么事迹?

    延州边城,又是那等文气淡薄之地,凭着他的本事,估摸着许是能有些文名。

    然而文名又有什么用?能当饭吃吗?

    自家老爷也一样是文名甚著,还不是在集贤院修了那样多年的经义?!

    没做官,谁晓得会有什么出息!

    钱迈同她多年夫妻,自然是晓得她这一声“哼”的意思。

    他虽是兴致不高,却耐着性子将陈灏折子之中所言那顾五事迹一一说了,又道:“昨夜舜夫听我说了顾五在蓟县的情形,对他甚是有兴趣,若是不出意外,此刻,已是着人下帖,叫他入府了。”

    钱迈叹道:“舜夫府上,可是有好几个适龄的女儿……”

    钱孙氏面上的表情慢慢僵住,一张脸呆滞了半晌。

    她坐在椅子上,有如一塑泥雕,这还罢了,面皮竟渐渐发起青来。

    怎么可能呢!

    怎么能呢!

    怎的什么好事,都叫那顾五撞上了!

    一个小小的白身,不足二十便有如此能耐,将来前程如何,也是可想而知了。

    这可不是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的文事!而是实打实的功绩!

    她的太阳穴好似被针扎了一般,隐隐刺刺地疼。

    明明是她先看中的人!

    范尧臣一介宰辅,多少好人不挑,作甚要找这一个六亲不在的商家子!

    时至如今,钱孙氏再说不出什么“轮不到他选”的话,心中泛起了一阵又一阵的苦味,当真是哑巴吃了黄连,喑喑哑哑的,便是有苦也说不出来。8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