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 心碎
    季清菱脸一红,忙拉了拉他的袖子,道:“张公子还在呢!”

    顾延章毫不在意地道:“又不是外人。”

    张定崖心大,只当这是哥哥心疼妹妹,甚都没有看出来,这还罢了,又连忙点头道:“不是外人,我与延章真兄真弟,便同一家人似的!”又看一眼顾延章,试探性地对着季清菱道,“也莫要叫什么公子不公子的了,还是叫哥哥罢,只叫得生分了!”

    季清菱也看了看顾延章,见对方轻轻点了点头,她便笑着改了口,道:“那我便叫张大哥了。”

    张定崖脸上都要笑开花了,忙道:“这便极好!”

    还要再说话,却见对面顾延章将顾姑娘鬓边的发拢了拢,又把那帕子放回了其手里,牵着对方的手,柔声道:“今日出去这样久,你不若去换身衣裳,歇息片刻,一会再出来同我们说话?”

    晋朝男女大妨一向不重,夫妻两人一同待客,也是常有的事情,便是已婚女子单独待男客,只要双方之间光明正大,寻常人也不会多嚼舌头。

    顾延章从未打算将季清菱拘在后宅,只打算随她的性子,爱做什么,就做什么。他向来晓得她好奇心重,喜欢多听多看,此刻得了婚书,六礼也走完了,心中踏踏实实,又是对着人品极靠得住的张定崖,自家还在旁边,半点也不担心——才怪!

    虽是晓得两人之间甚都没有,也甚都不会有,可那淡淡的醋意,哪里是想不要,就能没有的!等这醋味散掉,没个一长阵子,哪里够时间!

    他轻轻捏了捏季清菱的手,道:“我同定崖兄在书房等你,他久在阵前,想来有许多见识。”

    季清菱虽然不热,可出门大半日,确实想要换身衣裳,洗把脸,便点了点头,又与张定崖打个招呼告了辞,出门而去。

    两人动作这般亲昵,又兼相互之间说话全然不分你我,看得张定崖直发愣。

    他有些摸不着头脑,心想:估摸着兄妹间感情好到了极处,便是这个样子罢,顾姑娘这般招人喜欢,做哥哥的同她从小相依为命,多疼上十二分,也是有的。想着想着,强自把心中的忐忑压下了。

    等季清菱走得远了,他还望着那个方向出神。

    顾延章看着他这模样,轻轻咳了咳,道:“其实有一事,上一回仓促之间,我未来得及同你说,也未来得及同你真正引荐一番。”

    张定崖这才收回目光,“啊”了一声,方回过神似的。

    他看着顾延章的表情不对,顿时觉出有些不妙,道:“什么事这般郑重?”

    “也不算什么事。”顾延章微微一笑,“七娘……她本姓季,并不是我亲妹,其实是我娘子。”

    张定崖脸上先还带着笑,听着听着,那笑意僵在脸上,嘴巴张张合合,半晌没有说出话来。

    顾延章又道:“我二人本是延州人,因得北蛮屠城,尽皆逃难,路上相遇的。原是岳母大人做的主,我两拜堂成了亲,只未来得及领婚书,六礼也未走完,怕旁人多话,便以兄妹相称,上一回延州,除却其余事情,也是要去把婚书拿了。”他笑一笑,复又道,“如今婚书早得了,到了京城,又请师娘帮着走过了六礼,终于名正言顺,赶忙同你解释了,免得将来叫你看在眼中,要生出什么误解来。”

    张定崖哪里还能做什么反应!

    他听得“娘子”、“拜堂”、“婚书”、“六礼”等语,便似惊天大锤,夹着冰霜,一记一记,砸得他心都冻得硬邦邦的,最后那一记“终于名正言顺”,更是把他整颗僵冷的冰心都掼在了地上,砸得重重的,碎成一片又一片,捡都捡不起来。

    “定崖兄?”

    神思恍惚之间,他只见对面顾延章关切地看着自己。

    再多眼泪,此刻也只能和着心酸咽了下去。

    幸好不曾同延章说,更不曾同顾姑娘……不对,是季姑娘表白,不然以后要怎的做人啊!

    一面想着,张定崖扯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道:“延章真是……恭喜啊……双喜临门,大小登科……”

    顾延章看着张定崖在此处强颜欢笑,心中不由自主地生出几分不忍来。

    倒是好眼光……

    怪不得与自家这般投契。

    只是来晚了一步。

    幸好!

    幸好自家爬得快,不然在此处心中含泪,面上还要带笑的,便要换成自己了!

    且不说在这一处城西的金梁桥街尽头,张定崖初生的恋情,便如同一粒才发芽的种胚,刚钻出土,头都未来得及冒,便被寒霜一打,早死得透透的了,幸而他天生心大,虽然痛,还能自己安慰自己。

    先一想:还好未曾开口。

    又想:当真是喜欢到心坎里了。

    再想:延章同顾……季姑娘,这般一看,着实般配。

    还想:配不配的,你操个什么闲心!

    复又想:我同延章是兄弟,我操心,怎的又变成闲心了!况且喜欢那季姑娘,是喜欢她样子性情,她有了夫家,难道就能变得不喜欢了?正巧这夫家是自家兄弟,当做妹妹喜欢,也一样是好的!

    想来想去,一颗心终究还是又酸又涩。

    做兄长同做夫君怎的能一样!

    不过……也总比连兄长都没得做的好……

    而在京城的另一头,曹门大街上的一处宅邸内,钱迈坐在范尧臣的书房中,苦笑着摇头,道:“老夫年迈,早不再年轻气盛,如今来京,也不过是这几年当真教到几个好学生,不想他们走了弯路,特来带一带,其实并无其余想法。”

    “也不是其余差事。”范尧臣把手中茶盏放回桌上,道,“入国子监,却不同旁的差遣,一样是做司业,比起你在一处小小的蓟县做书院的掌院,岂不是更能发挥所长?还能泽被更多学子。”

    钱迈依旧有些犹豫。

    范尧臣便道:“你先回去想一想,我荐书已是写好了,待你点了头,便递上去,等殿试考过了,正好上任。”

    话说到这份上,钱迈自然不再推辞,只点一点头,道:“舜夫,恩深至此,言谢倒是显得轻薄了,当年是我……唉……”

    范尧臣忙将他这话止住,又道:“你带的那几个学生,且哪一日教我见一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