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七章 重逢
    行了不到半个时辰,一行人已是到了金梁桥街尽头。

    张定崖不远不近地跟在后头,眼见骡车停在一处小小的院落外,不一会儿,先是从里头下来两个小丫头,接着季清菱也出来了,她也不要人扶,轻轻巧巧地朝地下一跃。

    这其实是再寻常不过的一个动作,张定崖却看得直想傻笑。

    好灵敏!好好看!

    果然女子同男子就是不一样!顾姑娘则是更不一样,这动作又干净又利落,还带着几分柔美!

    张定崖这个年龄,真是青春慕少艾,满腔的少年心血无处倾注,自己喜欢的东西,哪怕是根枯枝,也能看出花来,此刻离得心上人这般近,一颗心荡啊漾啊,只差没有笑出声了。

    这一趟京城来得当真好!官身也有了,媳妇也快有了!

    果然自家同顾姑娘是前世修来的缘分,茫茫人海,偌大京城,居然这般偶遇,也能见着!

    看来老天也是开着眼睛的!

    这才叫做有缘千里来相会哩!

    他满脸是笑,催马快走了几步,到了前面,这才翻身下马。

    季清菱转过身,见他跟了上来,一面引着他往院子里走,一面道:“五哥如今在书房温书,张公子不妨先在堂中坐一坐,我着人去叫他过来。”

    张定崖点头再点头,等进了堂,坐了下来,更是忙得不行,又要讲究自家坐姿好看,又要想些话来搭,又要思索一番,自家的脸从哪个方向看过来最是俊朗,好要给顾姑娘看到了,又想着不好,昨日好似同韩兄喝了酒,又吃了几斤羊肉,这明火一发,下巴上冒了一颗面疱出来,虽然不大,却也有碍观瞻。

    唉!早晓得昨日就不吃那羊肉了!

    贪得一时口腹之欲,若是顾姑娘觉得自己乃是肝火旺盛,才会总长面疱,该如何是好!

    他想着想着,便有些忐忑,一时有小丫头送了茶上来,忙接过了,把那茶杯挡在嘴前。

    挡了一会,又觉得不对,这般没法说话,不说话,又怎的叫顾姑娘晓得自家好!只得又狠心把茶杯放下了,将头微微偏到季清菱的另一边,做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道:“我在国子监外头,瞧见省试放了榜,头名会元籍贯乃是延州,叫做顾延章!”顿一顿,又道,“我就想……莫不是……”

    他话只说到一半,又怕问得不清楚,顾姑娘不晓得自己的意思,又怕太清楚,若是延章未得头名——终究万一当真出个乌龙,那延州城内有另一个叫顾延章的得了第一,便要尴尬,只得半遮半掩,拿眼睛偷偷去看季清菱。

    季清菱却是早知道他想问什么,此时只一笑,回道:“正是。”

    得了这个答案,张定崖早忘了方才自己提醒要注意的那几点,只倏地站起身来,忍不住在椅子前来来回回走了好几遭,口中不住道:“我就晓得!太好了!”

    他的口气实在是欢喜,听得季清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道:“因得还要准备殿试,不想叫旁人来打扰了,是以特意寻了这个地方,只取一个僻静之意。若不是今日凑巧,两处还撞不到,白白错过了。”又道,“可惜张公子过几日便要回延州,不然等得考完殿试,五哥少不得要同你一醉方休!”

    张定崖咧嘴直笑,道:“上回便想同他喝酒,只可惜延章身上有伤,实是不方便!不过我两的情谊,酒不酒的,也无关紧要,只怕他要应考,我这回过来搅得他耽误了功夫!”

    “耽误什么功夫?”

    张定崖话刚落音,便听外头有人道。

    他转头一看,果然一人打外头走了进来。

    是延章!

    短短数月未见,自家这个兄弟便似脱胎换骨一般,从前已是人中龙凤,如今比起原来,又更磨掉了那股子生涩,全然一柄才出鞘的刀,锋利极了!

    张定崖一直都极爱交朋友,他四处云游,又是个自来熟,与谁都能搭上两句话,相交满天下,肝胆相照的也有几人,可朋友之间,有时实在也讲究一个缘分。

    他与顾延章虽然短暂相逢,相处不过几日,可没由来的,就是极中意这个人,觉得两人仿佛前世识得一般,对方说话行事都极对自家胃口。如同伯牙子期,高山流水得知己。

    此刻他喜不自禁,迎上前去,也顾不得行礼,只哈哈大笑,右手大力拍了拍顾延章的肩膀,拍完之后,索性一把将对方熊抱住,口中大声道:“才多久未见,你就得了这般成就!还来不及说一声恭喜!”

    顾延章也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用力回抱了一下,道:“我也未来得及叫你一声张官人!”

    两人哈哈一笑,这才彼此放开来,各退一步,对视一眼,均是满脸笑意。

    张定崖半是得意,半是装着谦虚地道:“当不得,当不得,都还未发文书,未领得告身,还算不得官的!”才说完,自己就忍不住笑出声来,大声道,“延章,我实不瞒你,得这一个三班奉职,我是太高兴了!”

    他一面说,也实在是高兴,看一看顾延章,却又偷偷拿眼睛瞟一眼季清菱。

    这般殷勤作态,顾延章一进来便瞧见了,他是过来人,立时便看出来这家伙心中打的什么主意,只清菱已是自家的,如今婚书都取了,前几日才托师娘帮着走完六礼,名正言顺得很,完全是木已成舟,板上钉钉。

    顾延章这一阵子一直如同吃了人参果一般,全身上下都畅快极了,若不是知道太傻,只恨不得出去绕着京城跑两圈,同认识的不认识的人一一都说了,我同清菱成亲了,清菱的夫君就是我云云,脑力简直又回到了三五岁,蠢之又蠢。

    他此刻胸有成竹,气定神闲,无一个毛孔是不服帖的,仿若站在高高的山顶上,怀中抱着众人抢破脑袋的无价之宝,看着下头一个人满头是汗,正从山底吭哧吭哧费尽力气往上爬。

    此时不炫耀,更待何时!

    顾延章心中简直是得意得不得了,比起来,他拿那一个会元,也只算是锦上添花,算不得什么了。

    他看了看张定崖那一脸娇羞,心中早拿定了主意,往后头走了几步,拿过季清菱手上的帕子,轻轻给她擦了擦脸,问道:“外头热不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