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 解试(中)
    防火防盗,除却教化民众,使其多羞耻之心,知道德,多谨慎,多巡视,难道还有其余办法?

    若是知道好法子,大晋又怎的会有如此之多的烟火之事层出不穷,禁之不绝?!

    还有流民荒地。

    流民难治,世人皆知,荒地难理,众所共睹,遇上这些个难题,便是那等名臣良相,都要为之头疼。

    能有那本事,他便不坐在这考院之中答卷,而是站在崇政殿中同天子一齐论政了!

    这当真只是一州发解试中的策问题吗?!

    然而既是出了这题目,便是再觉得奇葩,也不能不作答。

    李劲瞪着眼睛,等好容易恍过神来,已是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

    他看那题目,顺读一遍,倒读一遍,通读一遍,细读一遍,读来读去,脑子里还是空荡荡的,只得胡掰了又乱掰,高谈阔论,引经据典,把能想到的都写了,又细细整理了一番文笔——抬头一看,日头都落到一半了,慌忙把文书誊抄一遍,只抄到一半,外头锣声便响了起来,早有人来硬邦邦地收卷。

    写到后头,李劲的手都抖了,可惜还是没有抄完,后来收卷的来抢卷子,他怕撕了自家的答卷,只得哭着看着那人把卷子给缴走了。

    下了这样多回场,到得后头,几乎是一场不如一场,今次居然连策问都未能答完,这叫他有何脸面回家,又如何面对下半辈子。

    发解试三场三日,全考下来,早已累得人要脱一层皮,况且最后一场又遭了这等噩事,他满脸是泪,硬顶着一口气出了考场,才靠在树上,就觉得自家浑浑噩噩,头通脚软,恨不得此刻天塌下来,把自己砸死,便不用再去想事情。

    他昂着头,眼睛睁着,却是眼前一片黑,什么都看不清了,眼泪鼻涕更是一齐往下流,一刹那间,似乎有片刻功夫,整个人都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已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李劲迷迷糊糊的,只觉得身体随着什么东西的行进而微微颠簸着,身下似乎有什么软软的垫子,额头则是搭了一条湿巾,凉凉的,十分舒服。

    他睁开眼睛,头上是矮矮的车盖,左边是一方小桌,上头放了茶壶、茶杯,恰恰挡住了自己的视线,叫他看不到另一边有什么,下头是车轮滚动的声音,外头更是听到稀稀落落的叫卖。

    有人喊:“收摊了,五文便宜卖!”

    原来自家果然没有死。

    原来过了这样久,竟还没有到宵禁……

    一时之间,李劲说不上心中是失望,还是庆幸。

    他刚想说话,可声音好像刚好被一口痰堵住,没有发出来。不过他此时五感已回,只听得离自己很近的地方,有一男一女在说话,那男子声音听不出年龄,女子却是不大,声音清泠,最多十来岁的样子,貌似正在讨论这一回的策问!

    不由自主地,李劲便把自己将将离席的背重新靠了回去,装起睡来。

    那一个男子道:“策问问的烟火盗贼、流民荒地,询治理之道,听说今次锁院锁了好几个,也不晓得谁出的策问题,问得又细,又只给五页纸,真要展开写一写,都填不下。”

    语气十分从容。

    一瞬间,李劲一口气憋在胸口,差点都喘不过来!

    什么叫只给五页纸?!他只写了三页,就无从话起了!

    还没给他缓过来,就听那一个十多岁的女子道:“烟火盗贼、流民荒地?听起来倒像是郑通判的手笔,他性子是这种爱另辟蹊径,好显出自己与众不同的。”又问,“引题是什么?”

    那男子把引题说了。

    引题不长,却也不短,足有二三百字,此刻叫李劲说来,恐怕都只记得大概,许多细处早忘了,那男子却是复述得清清楚楚。

    莫名的,李劲就觉得这男子口中说的便是那考卷中所印的,怕是连语助词都没有错漏。

    过目……不忘吗?

    李劲心中有些别扭。

    三十年前,他也是脑聪心灵,二三百字的引题,读上三十遍,虽然不能说分毫不差地复述,却也能还原得七七八八。

    他还在对比这自家与那男子的记忆力,不妨却听得那女子又道:“流民荒地还罢,这烟火盗贼,难道不是考官想要听你们夸一夸城中坐镇的那一位吗?”

    她语调轻松,还带着笑意,叫人听了十分舒服,只想听她多说几句。

    幸而没有叫他等多久,那女子便又继续道:“烟火自上一回顾……在衙门中被闹成那样,街口又行刑了一位,虽然仍有七起八伏,比起去年下半载,却是少了大半,再那盗贼,上元夜张璧丢了一遭,张提举同他家大公子,带着近千兵卒,把延州城都翻了一遍,虽然没找出儿子,倒是抓了不少拐子,也救了许多小儿,算是歪打正着,使得风气为之一肃了。”她顿一顿,又道,“按郑通判往日行事,这几桩不提出来说一说,叫大家好生夸一回,他是不得开心颜的。”

    “倒是那流民、荒地治理要好生整一整。”那女子又道,“五哥,你是怎生答的?”

    原来是兄长吗……

    那样的话,那男子想来也有二十来岁了罢?

    “待得回去,我将文章重新誊写一遍,再给你看。”那男子笑道,声音之中带着几丝纵容。

    “也好,我也写一回,到时咱们比一比!”那女子也笑道,“叫人带回去,就说两份都是你作的,请大柳先生评点一回,究竟孰为更佳。”

    两人说说笑笑,又开始谈论起流民治理,荒地还主复耕来。

    听得一个女子居然在此不自量力地一一点评起发解试的题目,李劲本只想发笑。

    这只是发解试而已,又不是省试,又不是殿试,哪里就到了要拍马屁地步了?

    可听着听着,忍不住细细回想,越想越觉得心惊。

    如果按照那女子的思路,只将延州城内治理烟火盗贼的法子简述一遍,再行夸赞,再重点论述流民荒地治理之道,这一篇五页纸的文章,果然可以写得美轮美奂!

    他虽然不知道流民荒地该当如何治理,可不会做,却不代表不会听,不会分辨。

    从那男子复述策问题,到得那女子说话,其中不过短短数息功夫,她竟然能把对策理得头头是道,如数家珍,如果不是听得清清楚楚,又确信往朝往代之中,确实没有哪一位名臣写过类似的文章,他都要怀疑这是她才看了谁的良策,用来现学现卖!

    李劲不知道这女子所言当真应用到实策之中,究竟能不能当用,可他却知道,这东西拿来唬人,已是太足够了!

    为甚自家没有在开考之前听到这一番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