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 虚君
    目送顾延章出了门,季清菱在床上滚了好几回,怎的都再睡不着了,她想一想,索性打铃把秋月叫了进来,梳洗妥当,带着秋月、秋露两个丫头去收拾书房。

    下月就是发解试,顾延章已是回来了,书房里头少不得要照着两个人来归置。

    方才一应整理好,厨房过来说话,问几时开晚饭。

    正好此时顾延章从外头回来,两人便好生吃了一顿饭,到得晚间,果然一并坐在桌前看书作文。

    次日顾延章去得州衙之中,缴过文书,身上再无差遣,终于无事一身轻,回到家中一心温书不提。

    也不知道他在送人回去的路上又说了什么,自这日起,那张璧却是不再出现,而是销声匿迹了很长时间,只提举府的礼赠却是不曾断过。

    季清菱特意问过一回,顾延章却是不以为意,只道一句,小孩子,激一激就好。

    从此顾延章每日早起晚睡,季清菱则是早起早睡,两人果然一齐专心应对发解试。

    他二人闭门读书,锦屏山下的阵前战火却是纷争不休。

    保安军、镇戎军正面对上了北蛮,数次大小战役,有赢有输,双方仍在对峙之中。

    延州城偏居后方,虽然城中上下均是有些紧张,可因得大军驻扎在前,又有杨奎坐镇,倒是没有引起什么恐慌。

    便在这般的氛围之中,距离发解试的日子越来越近。

    而在千里之外,京城里,春风吹面不寒拂杨柳,沾衣欲湿落杏花,却是依旧一派风和日丽,太平时光。

    这一日正午,崇政殿内重臣议事完毕后,纷纷告退。

    参知政事范尧臣被天子单独留了下来。

    早有小黄门把御座上赵芮手中的一本奏章接过,递给了范尧臣。

    “这是范卿昨日签书的奏章……”赵芮的话说到一半,便停了下来。

    “臣记得。”只稍微翻了一下,不待天子把话说完,范尧臣便回道,“乃是延州都钤辖陈灏的荐书,举荐延州城布衣顾延章为官。”

    这一份奏章,他记得非常清楚。

    是延州都钤辖陈灏,也是杨奎麾下的死忠,递上来的荐书。

    签书的时候,他特意看了两遍,这才批了一项,否了一项。

    范尧臣稍稍停顿了一下,恭声问道:“不知陛下意下有何不妥?”

    赵芮有些头疼。

    范尧臣虽然只是参知政事,在政事堂中算不得官阶最大的,可他多年来权理朝政,比起年迈的首相王宜,虽然比他官阶高,却只会叫苦的孙秦来,在朝中的分量、在他赵芮心中的分量,都无疑要重上太多。

    而另一厢,杨奎在枢密院中,也一样是重之又重的存在。

    两人都是大晋朝中的肱骨之臣,却也是当前朝中斗得最是厉害的两派核心。

    如今杨奎去了延州,两相隔开,已是好了许多,数年之前,两派人斗得你死我活,朝上几乎无一日不吵,就要到了有我没他的地步。

    好容易把杨奎派去了延州,自然也是因为北蛮屠城,兵事急重,然而在赵芮心中,却也不是没有将两人隔开的意思。

    闹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得实在是太厉害了!

    没有哪个皇帝希望朝中每日吵得无法正常运作。

    可赵芮却是有苦难言。

    杨奎与范尧臣斗成这样,可以说泰半都是他这位天子的手笔。

    赵芮虽然性格优柔多疑,比不上前几名在位的祖先出色,可毕竟也做了二十余年的皇帝,旁的不能说有多厉害,这异论相搅的权术,却是继承了十成十。

    大晋虚君实相,士大夫与天子共治天下。

    此时有一种说法,叫做“天下治乱系宰相”。

    还有一种说法,叫做“镇抚中外,安靖朝廷,使百官皆得任职,赏罚各当其实,人主垂拱无为,以享承平之福,此真宰相也。”

    事情都让宰相做了,天子做什么?!

    天子自然只能垂衣裳而天下治,不下席而天下治!

    到得此时,赵芮依旧还记得,自家刚刚临政的时候,当真是夙兴夜寐,只差把垂拱殿做了寝宫。

    而当时的老相傅毕是怎么跟自己说的?

    “政务多出亲批,若事事皆中,亦非为君之道。脱十中七八,积日累月,所失亦多。”

    当皇帝的亲自批阅政事,全对了,还要被臣子指责非为君之道?!十中七八,便要被臣子指着鼻子骂?!

    做皇帝,要当臣下的来教吗?!

    可又能如何呢?

    他乍然亲政,从小到大长于宫中,去过最远的地方,不过是郊外祭天。

    然而朝中那些个重臣,哪一个不是外任数十年,踏遍大半个大晋舆图,斗过胥吏,治过刁民,个个进士出身,人人文武双全,一杆笔能把死的写成活的,把活的气成死的!

    说句难听的,他们就是拿话来哄,自家也辨别不出真假。

    况且大晋向来讲究“祖宗法”。

    何为祖宗法?

    同前朝不同,这不是开国皇帝亲手订立,颁行,要求子孙遵守的规法,而是由一系列先帝故事、习惯、故典组成的非成文宪度。

    ——这所谓的故典与惯例的整理,不是别人,正是士大夫群体。

    做臣子的来写皇帝要遵循的祖宗法,能写成什么样子?

    赵芮的爹,在即位几年后,也只能对辅臣言说:“军国之事,无巨细必与卿等议之,朕未尝专断,卿等固亦无隐,以副朕意也。”

    何等低声下气。

    此时的诏书,虽然都是以天子的名义发出,可原则上,起草却是都要经过宰相所辖的中书舍人之手,天子不过是照理批准而已。

    而以天子名义发出的诏书,必须有宰相的副署,才得以成为正式政令,否则,没有三省施行的,都没有任何效力。

    立国之初,因为三位宰相同时辞相,太祖皇帝打算任用新相,由于没有宰相副署,天子打算从权,亲自签署,却被他选中的新相硬邦邦地顶了回去。

    “此有司职尔,非帝王事也。”

    大晋立朝上百年,十多位皇帝,到得如今,被士大夫拱上神坛,塑造成垂范后世的,不是开国皇帝太祖,不是在位期间拓土开疆的神宗,却是资质平庸的仁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