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四章 丢脸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知什么时候,两人已是十指相扣。

    季清菱轻声道:“衙门已是张榜公示,下月十八发解试。”

    顾延章心中算了一下时间,镇定自若地道:“来得及。”

    季清菱微微一笑,道:“我同五哥一同进学。”

    顾延章却是蹙起了眉。

    他重新坐回床边,认真地道:“清菱,以后不要再熬夜了。”

    季清菱有些讶然。

    他伸出手去,轻轻抚了抚她右眼的下眼睑。

    虽然午间小憩了一会,可上头那淡淡的青色还是尚未褪去。

    他柔声道:“我知道你心疼我,可看着你这样疲苦,我……”他想了想,半日才吐出四个字,道,“寝食难安。”

    他顿了顿,又道:“你喜欢读书著文,可却不能拿自己来熬,你还这样小,身子都没有长好,觉就不好好睡了,叫我怎么能安得下心。”

    “从蓟县到如今,世上无论是谁,都没有我这般运道,这般好处。”他的目光深邃,眸子里的情绪浓得化都化不开来。

    并非感激,并非谢意,并非情爱,而是许许多多复杂的情感混杂在一起。

    他似乎把自己全然摊开,赤条条地站在了季清菱面前。

    从前的他也毫无隐瞒,可这一回,却是更彻底,仿佛把一颗心敞在了日头下边。

    “我从前有的只是你,如今有的也只是你,将来……也什么都没有,只有你。”

    “实在太好太好了……”

    他没头没尾地说了这一句话,心中还有千言万语,却是不知从何道起。

    季清菱抿了抿唇,点了点头,轻声道:“我懂。”

    她的心一下一下地跳,跳得仿佛比往日慢,又仿佛比往日快。

    “我也只有你。”

    赤条条来,赤条条去,光阴百代,白云苍狗,人生逆旅,所有的不过彼此,而已。

    她想了想,也同样认真地回道:“五哥,我喜欢同你进学。”说着说着,面上便浮起一个微笑。

    这微笑在顾延章眼里,是带着甜味的。

    她道:“我每日早早睡,早早起来练武练鞭,早早同你一处读书进学,我晓得乖一点,你莫要拦着我。”

    他又哪里舍得叫她不开颜,只点一点头,“嗯”了一声,又道:“我叫你起来练鞭。”

    两人手拉着手坐在床上,彼此都有种说不出的满足感。

    正在此时,外头传来一阵小孩的哭闹声。

    这哭声顿时打破了两人之间那黏稠的氛围。

    季清菱连忙坐到床边,要穿外衫。

    顾延章却是拦下她,道:“我去瞧一瞧。”又问,“提举府上的小孩,怎么跑到我们家了?”

    季清菱道:“上元夜我出门观灯,路上救下来的,他当时差点被拍花子的掳走了。”

    又三言两语简单把当时情景说了,还把后来同张家来往的事情也说了。

    顾延章问过了那张璧的性子,这才捏捏她的手,示意自己知道了,果然拢了拢外衫,整了整头发,便走了出去。

    刚推开门,便见秋月拦着一个三寸丁,正要哄他走。

    那三寸丁看起来又矮又小,果然是几岁大的熊样,长得倒是粉搓玉琢,白白净净的,可惜脸上挂着两条泪,鼻子上还淌着一条鼻涕,正哭得稀里哗啦的,口中还道:“姐姐不见啦……”

    他一面哭,一面抽抽噎噎地说话,口中含含糊糊,颠三倒四的,什么姐姐,哥哥,一通乱喊。

    秋月劝也劝不住,哄也哄不走,正急得满头冒汗,忽然听得后头开门的声音,吓得一个激灵,连忙回过头。

    果然自家少爷正一手推开门,皱着眉站在门内。

    张璧还待要哭,听得门响,原以为是季清菱出来了,忙止了哭,抬起头就要喊人。

    不意半丈开外,那一扇门里站得不是温柔体贴的姐姐,而是一个正面带冷意看着自己的男子。

    张璧才多大,小小的个头,从下往上看,只觉得门里那人高得吓人,身上还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十分可怕。

    小孩虽然不懂事,可却最为敏感。

    张璧敏锐地察觉到了面前这人不好惹,下意识地躲到了秋月的身后,却又怯怯地伸出一个头,看着门内之人。

    顾延章才从战场归来,又指挥兵卒杀了数百人,说是才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也半点不夸张。他刚回来时,一个眼神便吓得秋月动弹不得,此刻并不自知,只以为自己淡淡扫了一眼那小孩,不想早把张璧吓得寒毛直竖。

    顾延章将半条腿踏出门,只一动,在那小孩眼中,便似山岳倾颓一般,唬得他连哭都不敢哭了,一条鼻涕长长地拖着,想要抽泣一声,竟是硬生生被他自己给压住了。

    “你是张璧?”

    顾延章问道。

    他的口吻便似同成人说话一般。

    张璧打了个哆嗦,只觉得自己有点发抖,勉强应了一声。

    顾延章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问道:“听说就要五岁了?”

    不待张璧答话,他便又转向秋月,道:“提举府的人呢?照顾他的,怎的一个都不见?”

    秋月忙道:“都在门口,小孩子闹性子,说要进来,偏姑娘在休息,其余人都被拦下了,只他一个溜了过来。”

    她其实已是说得十分委婉。

    提举府的下人知道礼仪,季清菱在休息,他们便不好进二门,可这张璧却是人小不懂事,硬生生闯了过来,众人也不好拦。

    顾延章点一点头,走出门来,把门重新掩上了,走到那张璧身旁,道:“走罢。”

    张璧连动都不敢动。

    顾延章又道:“走罢,带你回去。”

    张璧两条眼泪挂在面上,一张小脸哭得湿漉漉的,心中一万个不情愿,可那脾气却是怎么都不敢发出来,连个不字都不敢说。

    顾延章当先走了两步,转过头,见他还没跟上来,眉毛不由自主地蹙了蹙。

    张璧的两条腿像是有意识一般,跟了上去。

    “都五岁了,这样大,哭得还跟个两岁小孩似的。”

    顾延章看了张璧一眼,淡淡地道:“提举府里头出来的,祖宗还是节度使,竟不知道男子流血不流泪。”

    张璧自幼聪明,怎么可能听不懂面前这人的话中之意。

    他只觉得一股热气冲上头脸,自己的脸当是红得像京城瓦子里耍弄的猴儿的屁股一般了。

    虽然此时不到五岁,可张璧却觉得,当是再不会有这时这般丢人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