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章 后觉
    季清菱还以为是房中热,便要把被子揭开,口中还道:“我去叫秋月把地龙给拦了。”

    顾延章此时只穿着贴身里衫,哪里敢给她掀被子,这被子一掀,什么都挡不住了,忙把她的手拉住,道:“无事,我方才被热水激的,一会便凉下来了。”又将她拘在怀里,一面去亲她的脸,一面把自家的腰往后退了退。

    季清菱并未想到这样多,听他说,果然就信了。

    顾延章怕她动来动去,不小心碰到不该碰的地方,忙将这一阵子发生的诸多事情一一道来,本是为了转移小家伙的注意力,不想刚把陈灏举荐之事说了,就见季清菱的表情凝重起来。

    “怎的了?”他笑道,“难道心疼那从九品的监司一职,还是替我舍不得那转运司勾当差事的差遣?”

    又反过来安慰道:“不心疼,将来总有更好的。”

    季清菱却是连忙挣开了他的怀抱,坐直了身子,正色道:“五哥,你推了陈钤辖的举荐,可他如今荐书早已交由马递驿传运送,按着你说的日子,此时多半已经到银台司了!说不准都已经到了政事堂中,哪里还追得回来,况且——陈钤辖当真会去追吗?!”

    顾延章心中一惊。

    当局者迷!

    他当时手头事务实在太多,又一心想着如何推拒陈灏才会更好,却是疏忽了这一点!

    实在是太要紧了!

    送上去的荐书,不仅要通过政事堂的核批,还要被荐者亲自去京中呈交自家三代家状,由流内铨查验之后,其人官身、差遣才真正有效。

    如果他没有去递交家状,那三个月之后,批文便再无效力。

    此刻他已是对陈灏明言,自家要下场,不会去到京城,那等过了三个月,待得那批文失去效用,陈灏自然便没有损失那一个举荐之职,他怎么可能会多此一举,再着人去追回。

    季清菱道:“五哥,陈钤辖若是没有其余心思,他为何不先与你说过之后,再将那举荐之书,送往京城……”

    陈灏当真是无意的吗?

    是好事,又不是坏事,哪有必要瞒着人,偏要等举荐书送走了,到得半路,才同被荐者说的呢?

    这种极难得的好处,按着上位者的惯性,正该早早将该人寻到面前,同他说了此事,叫人知道领他的情,再将荐书上递才对,断无当事人反而最后得知的道理。

    季清菱的眉眼越发严肃起来,又道:“延州递去的荐书,又是同军情一并送上,十有**会有哪一位宰执来签书,换做旁人还好,若是签书的是范大参。”她认真地看了一眼顾延章,忧心忡忡地道,“五哥,若是签书的乃是范大参……”

    顾延章的面上也划过一丝忧色。

    拒绝陈灏的举荐,除了想要夺状元,也是为了不卷入范尧臣同杨奎两派的党争之中,可若是荐书递到了政事堂里,又怎么可能瞒得过范尧臣的耳目。

    如果是旁人批的,一个小小的从九品监司官,还入不得范尧臣的眼,也许不会在意,可若是他本人批的,见到举荐者乃是陈灏,此时无所谓,待得将来下场殿试得名,他难道不会去翻回从前的旧案吗?

    简直要命!

    偏偏这事全然无解,在陈灏将举荐书送出的那一刻起,已是成了定局。

    便是自己能够想到,也不可能叫陈灏派人去把荐书追回——便是追得回,也不能开这个口,况且荐书已是走到半路,根本追不回来!

    顾延章深深吸了口气,抬头对季清菱道:“陈钤辖是有意为之。”

    他忍不住苦笑。

    季清菱也叹了口气,苦中作乐地夸道:“渡尽劫波,好事多磨,总归是五哥得了人的青眼,他才会如此行事。”

    此时再将此事来龙去脉撸一遍,其中内情便呼之欲出了。

    只要将立场放在陈灏的位子上,这举动简直在正常不过。

    在延州这个十年都出不来一颗文曲星的鬼地方,只要经注熟背,文才中平,想要过发解试便是易如反掌。

    顾延章是同陈灏论过文的,陈灏也是两榜进士出身,想要辨别一个士子的才学高低并不困难,而顾延章在转运司中所经办的各项事务,以及慨然献产的决断,更是证明了他才干卓绝,心智果敢。

    虽然此时尚且年轻,可假以时日,再行历练一番,何愁将来不成大器。

    两党相争,靠的乃是势,这势是由权力与人力共同酝造出来的,对于顾延章这般的人才助力,陈灏除非是傻,才会放他走。

    只要早早发出一份举荐书,就能将自家看中的后进拉入麾下,何其简单,何其划算。

    虽然只是先发与后发的差别,可前者已是完全斩断了顾延章的后路,让他除却站在杨奎一派,再无其余选择。

    并没有丝毫慢待,从九品的监司官,转运司中勾当差事的差遣,无论拿去谁人面前,都不敢嫌弃这价码太低,便是顾延章自己来说,也只会感激。

    “不管是顺手为之,还是有意为之,都不重要了。”想通了前因后果,顾延章呼出一口气,道,“木已成舟,走一步看一步罢。”

    短短片刻功夫,他已是将心绪按平,低头见季清菱眉毛皱得死紧,忍不住笑了起来,伸出手去,抚上小姑娘那两道漂亮的柳眉,柔声道:“难得回来,不去想这些无用之事,多思无益,徒增烦恼而已。”

    季清菱叹一口气,道:“也只能这样了。”又发愿道,“只盼签书的不是范大参才好。”

    顾延章笑一笑,把人重新揽回自己怀里,道:“管他签书的是不是范大参,只要将来立的功足够多,他能压我一年,能压我十年,难道还能压我三十年?”

    他心中已是有了成算。

    陈灏此举在寻常人看来,可能并不在意,可对顾延章来说,实在叫他如鲠在喉。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他辛苦求官,并不是为了被人随意摆布的。

    也许于陈灏而言,只是心念一动,便顺手为之了,毕竟自家一个小小的商贾之子,也许有些能干,却还够不上堂堂一个钤辖特意去谋算。可是因为双方身份上的巨大悬殊,导致对方只是举手投足,便能叫他好好的安排,几乎全数化作乌有。

    他着实是认同不起来。

    道不同,只能想办法不相与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