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惊醒
    季清菱半俯下身,问道:“爹娘有没有教你,旁人喜欢的东西,不要拿?”

    张璧嘟着嘴道:“我娘同我说,要什么就提出来,大姐姐也说,看上什么,就告诉她。”

    季清菱一时有些头疼。

    她想了想,道:“若是旁的人看上了你娘同你大姐姐,要跟你抢,你伤不伤心?”

    张璧一脸的嫌弃,道:“旁的人怎么能同我比,又怎么抢得过我!”

    季清菱一时哑然。

    张璧又问道:“这是在哪一家铺子买的吗?能不能把这个给我了,我给姐姐再买一样的回来?”

    季清菱便这走马灯的来历同他说了。

    张璧登时沉默下来,他失落地问道:“那个大哥哥会做这么好看的灯,所以姐姐才喜欢他吗?”

    季清菱微笑地看着他,道:“是因为喜欢他,所以他做的灯好不好看,都喜欢。”又道,“将来你长大了,也会有因为喜欢你,所以不管你做的灯好不好看,都会喜欢的小女孩同你在一处。”

    换着从前,张璧多半已是发起脾气来,可被掳了一回,经过一场劫难,他反倒有些被扳正了,此时因是季清菱说的话,虽然不高兴,却也依旧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他心中有些沮丧,沉默了一会,难过地道:“我要去睡觉了。”

    说着小腿蹬蹬地,便往隔壁的厢房跑去。

    早有他身边的仆从跟了过去。

    季清菱未曾养育过小孩,又哪里知道小儿这种莫名的心情,见有人跟着上去,便不再理会,坐在案前自整理规法不提。

    她这几日因是有正事,夜间思路更是清晰,不免熬得久了些,好几回过了丑时正才睡,今日早间天色还好,到了此时,天上升到一半的日头被乌云遮住,不多时,竟是雨雪交加起来。

    一时外头天昏地暗,狂风夹着雨雪。

    她写着写着,听着外边的风雪声,又见屋内屋外俱是阴暗下来,只觉这天气实在是太适合睡觉了,果然头一点一点的,便似小鸡啄米一般,终于忍不住,把手中笔搁在笔架上,转过头对一旁伺候的秋月道:“我歇息片刻,不用管我。”

    一面说,一面伏在案上,居然就这般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秋月上前轻轻把窗关了,生怕外头寒风吹着自家姑娘头,闹得伤寒,又捡了件褙子,给季清菱搭在肩上,这才坐在外间的椅子上,做起绣活来。

    她一片绿叶还没绣完,便听外头一阵脚步声,刚抬起头,却见一人大步流星朝门内跨,他身上披着一件大大的披风,上头犹带着冻雨与冰雪粒。

    来人一进门,便将身上披风脱下,朝秋月面前一扔,问道:“姑娘呢?”

    一面问,一面朝右边看去。

    秋月其实只得了对方淡淡一瞥,却是心中打了个寒颤,仿佛被什么利剑悬在鼻尖一般,她手一抖,差点连披风都没能接住。

    而那人压根没有等她回话,早朝里间快步迈了进去。

    秋月这才后知后觉地站起身来,过了好几息的功夫,终于回过神来,反手朝背后摸去,只觉得里衫已是被吓得湿透了。

    她这一厢心中还吓得扑通扑通直跳,外头松节已是端着一盆热水走了进来,问道:“少爷可是在里头?”

    秋月连忙点头,往右边一指,又把手头的披风抖一抖,挂好,急急跟着松节走了进去。

    她此刻还有些发憷,走起路来,脚有些软。

    明明才过了不到一个月的功夫,少爷怎的变了一个人似的……

    像是一把才开了刃的刀,身上满是杀气,说句过分的,简直仿若刚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一般,叫人看了心里头直打鼓。

    而在里间,顾延章站在桌前,正俯下身子看着季清菱的睡颜。

    她睡得正香,身体随着呼吸轻而微地一起一伏,眉头微微蹙起,似乎正在为什么事情担忧一般,那一双在顾延章心中最最灵动,睁开时亮若星辰的眼睛还阖着,下眼睑处,透着淡淡的青色。

    面色也不如从前红润了。

    顾延章忍不住跟着皱起了眉。

    他打量了一下桌面。

    砚台是打开的,里头的墨应该才磨好没有太久,便是边际之处也还湿润着,一枝沾饱了墨汁的羊毫笔搭在笔架上,而几张写满了字迹的纸张则是平放在一旁,似乎是在等着晾干。

    顾延章拿起那几页纸,将上头文字匆匆一扫而过,原来是一份大节之时整治街市的规法。

    他看着熟睡的季清菱,顿时忍不住有些生气起来。

    有多要紧?

    非要急得连觉都不睡了,来整这个吗?!

    松节与秋月站在一旁,见家中少爷的面色越来越黑,更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口,仿佛只要呼吸得用力些,便是犯了大错一般。

    顾延章深深吸了口气,将心中恼意压住,又把纸张放下,这才转身就着松节手中的盆巾洗了个手脸,又把外袍给脱了。

    “姑娘这几夜几时睡的?”

    他压低了声音问道。

    秋月垂着手,低下头,不敢说话。

    “好好的,怎的不叫她回榻上躺着,只这般坐着睡?”

    顾延章恼道。

    秋月更是不敢回。

    怎么回?

    顾延章心中直冒火,可秋月是季清菱的丫头,碍着家中小儿在仆妇面前的地位与分量,他也不会越过去直接教训,况且这事说到底只赖他自己,明明知道小家伙主意大得很,没有自己盯着,几个下人,又哪里能起得了什么用。

    他冷冷地看了秋月一眼,便转身回到桌前,不再理会旁的人,只专心看着自己那一个。

    季清菱犹在梦中,尚不知道此时屋里早多了一人。

    顾延章看了一会,还是觉得让她这般睡,十分不妥,待得醒来,不说旁的地方,腰身、颈部必然会不舒服,他迟疑了片刻,倾下身子,左手扶着季清菱左肋,右手托着她的腿窝,轻手轻脚地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

    他多年习武,咬咬牙,便是四石的弓也能拉开,抱一个季清菱,简直是轻而易举,只觉得怀中小人又软又轻,恨不得此时就给她再喂得重些。

    季清菱几乎是马上就醒了,她睁开眼睛,正要挣扎,便听得一道低低的声音在她耳边道:“是我,你且睡,无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