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规法
    听了松节从外边打听回来的话,季清菱不禁叹一口气。

    延州城自收复以来,向来宵禁,本来乍一开放便容易混乱,还将将撞上人山人海的上元佳节。

    这种情况,正该州衙着力看管秩序,偏偏手腕强势的杨奎不在城中不算,还把许多官吏、兵卒都带走了,留下郑霖一个半瓶子打水直晃荡的来管事,他又爱折腾,打理得又不好,也怨不得会出这么多问题。

    这虽是她管不着的,可听着也觉得甚是难过。

    那些小孩、女子,还不知道能不能找回来,便是找回来了,人怕是也受了大惊吓,尤其是女子,便是自己能缓过来,旁人也未必给她机会缓过来了。

    她唏嘘一阵,忍不住便想起来前世自家爹爹管勾京都府事的时候,遇着大节大气做的那些个秩序规法,不仅叫街市之中井然有序了,便是走失、被掳抢的人也少了大半。

    当时因效果显著,朝中特批重新规整了,推行各州各县,果然后来遇着大日子,各地便少了许多乱事。

    想着想着,季清菱不免有些沮丧。

    有再好的法子,难道能冲去州衙之中,告诉那郑霖,同他说你这是错的,应该如何如何才对吗?

    可空怀宝山,无法得用,眼睁睁看着那等庸人在胡搞,实在又看不过眼。

    她心中琢磨了片刻,也渐渐醒过神来。

    此时不能管,将来也不能管吗?

    等五哥下场得了官,一甲之中,通判一府是定数的,只要能通判一府,以他之能,在那一处好生做上一年半载的官,便能有几分底气说话。届时将规矩应用一州,或是先一县再一州,有了先例,再以实效成之以文,以实证之,上书朝中,若是能得广以推行更好,若是不能,再等上几年,或是十几几十年,五哥总有出头的那一日。

    位子越高,说话的分量便越大,能做的事情也越多,其时再来推行,也不算自己冷眼旁观了。

    此时力小,来做小事,将来力大,再行大事,若是因着此时力小,便不做小事,将来力大,又如何能将大事做成?

    只当是为了不辜负了良心也好。

    打定了主意,季清菱便坐定下来,扯过白纸一心一意回忆起上一世季父的那一份规法。

    因时间隔得久了,东西又太过繁杂,她又只在草构时同成文后看过一回,此时再行想来,便有些记不太清。

    坐在桌边,季清菱提起笔来把能想起来的都一一写了,却只记得几个大点。其后一连三四天,她都在写那一份规法,然而始终有许多地方有缺漏,更有未必符合此时景况的,少不得一一想当然改了,再以笔圈红,待得顾延章回来,考过发解试之后,再行修订。

    再往后,便要到得任上,根据当地实情,再做细细察考,补充。

    毕竟后世再好的东西,拿到今日,如果全盘照搬,也未必能有将来的效用,到底无论是世情或是州府构架、职责分布,都全然不同了。

    好在只要框架定下来,思路没有大碍,其余内容再慢慢往里加,便不会有太大影响。

    这日午歇过后,季清菱爬将起来,提笔斟酌按着如今大晋的人力,是该每坊巷三百步设一军巡铺屋,铺兵五人,夜间巡警收领公事,在大节之时以三倍人力而复之,还是五倍人力,若是如此行之,排布同花费上,又会否有影响。

    她对大晋的州城府衙人力、兵卒之数并不十分了解,所知多数源于前世于史书杂记中的记载,到了此地,因顾延章一介白身,虽能背靠良山书院,又借着柳伯山之势,能看得邸报,更有许多消息,却俱非即时,也不全面。

    她隔着一层,又转了一道手,知道得就更片面了。

    季清菱把自己誊录出来的架子又顺了一遍,这便靠着自己的脑力,慢慢尽可能地往里头填东西,堪堪填到一半,松节便从外头而来,道:“提举府上又来人了,带着许多礼赠,他家小公子也到了,说要来陪姑娘做耍。”

    她此时正写得牙疼,听得这事,就是头也跟着疼起来了,偏来人是个小孩,也不好太过冷漠,只得收拾了一下,去哄那张璧。

    这一回来的人除了提举府上的仆妇,便是张璧身边的老人,再无其余大人。

    张璧一进偏厅,便急冲冲地冲着季清菱一路小跑而来,道:“姐姐,我能扎八十下的马步了!大哥说,我近日十分听话,准我来一齐来送东西!”

    等跑到季清菱面前,果然两腿一张一蹲,两个拳头贴在腰腹旁边,扎了个马步给她看,又要她帮着数数。

    等数完了八十下,他小脸涨得通红,汗涔涔的,却是用袖子把头一擦,也不要人夸,只把一只汗手拉着季清菱,小声道:“我一个人好怕,又没人陪,爹爹大哥都不在家,姐姐,你陪陪我好不好!”

    原来当日他被几个拐子掳走,究竟是个四五岁的孩童,其实是当真过分惊吓,好容易回得家,没得抚慰不说,第一天就挨了做哥哥的一顿打,后来更是每晚夜间惊悸,提举府请了大夫,也开药吃了,只更要的是家人陪伴,却一个也没有。

    张待、张瑚父子二人初来乍到,又因战事已开,又逢延州城上元出了许多乱事,不得不上下熟悉收拾。

    张待到延州,除了分功劳,自然也是有差使的。

    眼见杨奎领着兵在延州同北蛮连着打了许多年,虽是赢多输少,可赢得不大,输得也不小,又实在拖得太久了,做天子的赵芮又岂能全然放下心,大战一发,他便派了自家舅父前来,至少能帮着盯一盯阵前有何问题,也算是做早被派过来的走马承受的补充,省得若是那内侍被收买了,此地有了什么纰漏,殿中却只做睁眼瞎。

    张待同张瑚两个男子,本就不如女子细心,把张璧救回来,哄了一阵,着实是忙,便将人丢在府里了。

    张璧从前万千宠爱于一身,到了此时,连个玩伴都找不到,原是张瑚怕他鬼主意多,把从前伺候的小童都丢在了京城,带来延州的俱是年纪大又沉稳的,他没了人疼,又没了人玩,找父兄撒娇,这一回竟当真没有人理他,委屈之下,只好想到季清菱身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