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 花灯
    且不说那日把张瑚、张璧兄弟二人送走,季清菱尚不知后续那一家如此缠着要报恩往来,她满似以为这一回收了礼,又把小儿哄走了,便算了结一事。

    她回到房中,想到前两日曾说要在家中办赏灯宴,又许了许多话出去,此时本该准备得七七八八了,偏因张璧之事,倒是耽搁了不少功夫,便把秋月招过来,问了问情况。

    秋月笑道:“姑娘倒是不用担心,上回交代秋爽去办这一桩,她比什么还要上心,如今色色都办得妥当了,只差灯谜——我本想着今日抽点功夫,翻本书抄一抄,便也罢了,偏她有许多点子,说除却我找的,还要各人都出一个灯谜,大家抽着来猜,被人猜到了,出谜的便要送猜到的一件礼,没被猜到,猜谜的便要送出谜的一件礼。”

    季清菱也笑,道:“偏她点子多。”

    又让秋月拿了十吊钱出来做彩头。

    到得夜间,她把几个丫头都打发出去,道:“你们玩你们的,我只在屋中看书,若是有事,自会打铃。”

    一时屋中果然走空,虽是上元佳节,她一个人过,对着一盏灯,自整理经注,倒也觉得别有一番趣味。

    只秋月等人到了院中,上下诸人看了一回,不禁都问道:“怎的不见姑娘?”

    秋露便道:“姑娘说她来了,一院子人都玩得不自在,便叫咱们自己乐自己的!”

    一时各人都松了口气,互相看了一眼,又有些好笑。

    秋爽心直口快,只道:“又不是少爷,姑娘来玩便来了,也不怕……不过到底不如咱们下头人自己来得自在!”

    众人笑她一回,果然各自吃酒吃席,猜谜划拳,说说笑笑,好生过了一回元宵佳节。

    季清菱在桌前,伴着院中起起伏伏的说笑声,嬉闹声,不禁莞尔,她放下笔,侧耳听了一会,心中忍不住浮想联翩,猜着此刻五哥在营中哪一处,又在作甚,有无功夫好生温书,甚时才能回来。

    她正想着,却见秋月领头,带着松节同松香二人各抱着一个一尺见方的木盒子走了进来。

    季清菱有些意外,问道:“怎的不同大家一处玩,可是有什么事情?”

    松香笑吟吟地道:“给姑娘道好,早得了少爷临行前吩咐,要咱们二人今日给姑娘捧个东西来。”

    一面说,一面同松节把怀中的木盒放在地上,打开了,又将其中的东西小心提出来。

    ——原来是两只走马灯。

    不待她说话,秋月便从袖中掏出一根松枝,对着桌上的油灯燃了,又把那松香、松节二人带来的走马灯点亮了,立时便把油灯一熄。

    两个书童撑着灯杆,将手中走马灯举得高高的。

    黑夜之中,两盏圆灯玉壶光转,每盏六个截面,上画花鸟虫鱼,鸟兽飞凤,面面栩栩如生,被中间蜡烛热气一激,当中图案随着轴轮的转动跟着慢慢旋转起来。

    果然是映光鱼隐现,转影骑纵横,十分的好看。

    过了好一会儿,待得十二个画样都转过了两三回,松节才道:“少爷说今年上元没法子同姑娘一并过,便做了两只走马灯,叫姑娘赏着玩,还让您早些歇着,别熬得太晚了。”

    语毕,两个书童把灯挂好了,也不多话,与秋月一同悄悄退了下去。

    季清菱看着挂在内间门上的两盏走马灯,当真又惊又喜。

    她原也想给五哥做灯,却只打算做个精致的花灯,聊表心意罢了。

    走马灯那般麻烦,便是寻常的小摊贩上,都未必有得卖,都要去到大铺子里,才好选,也不晓得他费了多少功夫才做出来。

    季清菱重新将油灯点了,又把两盏走马灯灭掉,这才对着光细细看了一会十二张画样。

    鱼虾灵动,骏马傲然,鸟兽有神,花草鲜妍,勾画之中,全是顾延章的笔意。

    季清菱情不自禁地露出了一个微笑,突然庆幸起此刻仆从都聚在了院子里,屋中独留自家一人。

    她凑在油灯之下,细细地揣摩着画中之意,等看到最后一幅画面之中那几只站在枝头的青鸟,只觉得一阵一阵的热意往脸上涌,全身更是暖洋洋的,手里拿着那盏灯,抿着嘴,只想五哥此时便在眼前,也不要做旁的,两人拉着手儿,互相看一看,就是不说话,也是好的。

    她看一会,想一会,过了半日,才把灯盏摆在桌面上,提起笔,想写东西,却什么也写不进去,索性把桌面收拾好,看着那两盏灯,发了许久的呆,好似自己想了什么,好似自己又什么都没想。

    季清菱心中又是甜,又是嫌弃,只觉得自家这举止实在是有些腻歪,可转过念头,又觉得反正也没旁人知道,腻歪也只是腻歪自己而已。

    只不要让五哥知道便好,不然该有多丢人!

    当夜她早早爬上床,却是过了好长时间都没有睡着,翻来覆去的,只想要做个回礼,可上元已过,回花灯却是没甚意思,再回旁的,寻常物什只觉得太简单,但若是什么要花心思的,更怕五哥得了,哪怕自己再三说,他还是要一心再备东西给自己。

    本来就要发解试,只有担心日子不够用的,实在是不想他多费力气在这种不相干的事情上头。

    这走马灯就有些太过了,也不知道要浪费多少功夫,叫她收到之后,又是高兴,又是心疼那费的精力——能看多少书了呀!

    虽然知道要是同五哥说了,他肯定会回什么“只看书也容易躁,做些旁的东西,反倒是松懈些。”又要说什么“一劳一逸相兼”,可她还是不愿意。

    要是躁了,出去散散也好,躺一躺也好,总归不要动脑,免得人要累垮了。

    她脑子里想了又想,还是没个成型的主意,索性先把此事放到一边,横竖五哥回来还有许多日子,有的是时间给她慢慢思考。

    等到次日下午,松节进来同她说日间在街市上打听到的消息。

    “……丢了许多小孩并女子,衙门正在城中挨家挨户地找寻,只因前两日都未曾宵禁,城门也不闭,都不晓得人是否仍在延州城中;又有夜间去大户门口抢钱的,拥挤踩踏,伤了人不算,还踩没了七八个,如今上元未过,城中已是有许多后事要办;还有那走水的,这两夜便没停过,好在都有人看着,火势也不大,没伤到人命,只烧毁了些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