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 劝解
    张璧抱着季清菱的腿不肯放,便似一只小奶猫黏人一般,张瑚就是想上前将弟弟拉开,也不好动手,他厉声唤了两下,那张璧只做不听,哭着道:“我不给你当弟弟了!你找别人去!”

    季清菱只得蹲下身子,温言哄了他半日,好容易哄好了,小孩子听得要“好生跟哥哥回家”,登时眼泪又下来了,哭道:“不回家,我要做姐姐的弟弟。”掉头一看到张瑚站在后头,更是把头一甩,贴在季清菱的胳膊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可怜巴巴的。

    张瑚见了幺弟这样,又是心疼,又是生气,又是着急,百般的手段,当着外人的面,还不好使出来。

    季清菱见状,只得对那张瑚道:“公子不若去厢房稍待,我同他谈一谈?”

    张瑚无可奈何,只得跟着松香去了。

    一时偏厅走了个半空。

    季清菱轻轻摸了摸那张璧的头,柔声道:“好啦,你哥哥走啦,莫要哭了,都要成小花脸了,眼睛疼不疼?”

    她越是和气,张璧越是觉得哥哥讨厌,原只是气话,此时抹一把眼泪,当真生出了不做张家弟弟的心思,他含着眼泪认真问道:“姐姐,你有没有弟弟的,我做你弟弟好不好?”

    季清菱啼笑皆非,道:“我没有弟弟,你如今已经是我弟弟啦!”又道,“你来得早,我还未来得及吃早食。”

    张璧眼中泪珠子转啊转的,好悬没有落下来,一双眸子亮晶晶,水气灿然,道:“我……那我……陪姐姐吃早食!”

    他前头哭得狠,如今说两个字,便抽一抽,却又努力止着抽鼻子,看起来跟个小大人似的,叫人看了实在忍不住心疼。

    季清菱便牵了他的手,带着小家伙去厅中吃早食。

    小儿家心思不定,只要把他目光挪开了,也容易哄。

    一顿饭吃完,张璧除了一双眼睛红彤彤的,人已是平静下来。

    季清菱一句一问,连猜带蒙,终于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拼凑出来。

    原来这张待自承了上命,便来延州任职,因此地又偏又打仗,便要把妻幼留在京城,本只打算带长子过来,偏那张瑚觉得幼弟自小在京师被人宠上了天,若是不好生管教,将来要出岔子,又有张璧本人听得家中人要去“很远很远的打仗的地方”,自家也吵翻了,说要“跟着爹爹大哥去长见识!”

    几番厮缠,又兼张瑚在后头劝,终于把小张璧一并带来了任上。

    谁晓得一到延州,张璧便直嚷上了当。

    这一处哪里有什么好玩的!

    平日里在京城,他好歹还能跟着长辈东家打个忽悠,西家听个戏,晚上磨得厉害了,也能叫他娘带他出去逛夜市,而此回到了延州,爹爹长兄两人都忙作一团,没有人来理他不算,想要晚上出去看一看,还要被下人劝,说有什么“宵禁”。

     

    “我再过一个月就五岁啦!我长得这般大了,又见识过许许多多的事情,从未听说夜间不能出门玩的!”张璧睁着两只骨碌碌的大眼睛,问季清菱道,“姐姐,你说他们是不是哄我?哪有夜间不能在街上逛的?!”

    他得意洋洋地道:“谁说夜间‘宵什么夜的’不能出门,我前儿出去,外头正过上元,人山人海,热闹得很,那些个下人果然是听了我大哥的吩咐,来哄我的!”他说着说着,声音有些低了下来,“就是人太多啦,我走了一阵,都不认得路,就叫路边一个婶婶帮着带我去寻官差,哪里晓得那婶婶也不是好东西,把我寻到坏人手里了!”

    又心有余悸地把两只小手拉着季清菱的手,嗲兮兮地道:“幸好遇着姐姐,不然璧儿就要被人捡去做小叫花子了!”

    他嘴巴又甜,长得又可爱,还会来事,仗着自己一个小小的人,夸起人来又嗲又酥,又装个大人样,任是谁见了,都忍不住生出两分暖心来。

    如今他逮着季清菱,使尽了浑身解数,要逗她笑,逗她喜欢,竟是一门心思果然要去做“别人家的弟弟”,叫家中长兄“知道后悔!”。

    小家伙什么心思,季清菱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她陪着闹了一通,才正色问道:“是真的不喜欢哥哥吗?”又道,“若是当真不喜欢,我就把你从家里要过来,你同我姓,改做我家的小孩了。”

    张璧眼睛一亮,连连点头,口中道:“真的!”

    季清菱认真问道:“做了我家的小孩,便不能回家见爹娘,大哥也同你不是兄弟了,将来路上见了,他也再不管你了,你愿意吗?”

    张璧张开口,想要说一声愿意,可不知怎的,心中冒出一阵一阵的委屈,想到见不到爹娘,只觉得十分难过,又想到那长兄虽然可恶,可平常也是真的心疼自己,以后见了面,若是不理不睬,实在叫他伤心。

    他本就是个极聪明伶俐的,不用旁人多说,自己就想得多,此刻得了季清菱提点,自家张着嘴巴,半日说不出话来。

    季清菱又道:“如今延州平日里宵禁,夜晚是不能出门的,正因前两日上元节,夜间才能出门三日,可四处都是坏人,你看你这样聪明,都要被人骗了,家中父兄下人心爱你,怕你被人抢走了,因你长得这样好,年纪又小,还没有能干保重自己,才不让你出去,你若是有心志,便不要对不住别人的心爱才好。”

    她这番话,换做一个其他的小孩子,多半听得半懂不懂,说不定还要生气,可遇到了张璧,却是恰恰好,虽然犹有不甘,可左听一句“你这样聪明”,右听一句“长得这样好”,这些话他从前从多少人嘴里听说过,可从季清菱口中说出来,又是郑重的说正经事的口气,却格外地叫他开心同信服。

    想来果然是我真的又聪明又长得好看,才叫大家都担心我。

    ——一面这样想着,他又有些委屈起来。

    “可我想要出去玩……”他眼巴巴地道,“爹爹同大哥都说有正经事情,又都不理我,放我一个人在家里头,没有人来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