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长兄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季清菱安抚了他一会,便叫秋露带人下去休息,张璧开始犹是不肯,口口声声要同季清菱睡,秋露无可奈何,只能在季清菱卧寝的外间给他把贵妃榻收拾了。

    此时已是子时三刻,小儿闹到这样晚,早困倦得不行了,一沾枕头便打起轻轻的鼾来,待他睡得熟了,秋露才把人抱到隔间。

    一夜无话。

    次日不到卯时,季清菱还在睡梦之中,就听得小儿哇哇大哭声,直直钻到耳朵里。

    在房中值夜的秋露连忙一骨碌爬起来,披了件衣裳,道:“想是昨夜那小儿在哭,姑娘且睡,我去去就来。”

    她推门出去。

    谁想到过了半日,隔间那哭声犹未停歇,中气十足的,先喊“姆妈!”,喊了一会,又在喊着“要姐姐!”

    季清菱昨夜特意安排了秋月陪着那张璧,就是想着秋月性子稳,当是不会有什么问题,谁晓得还是劝不下来,那小儿只一味大哭大闹。

    她听那哭声经久不歇,竟到了撕心裂肺的程度,只得起来把衣衫穿了,又趿了鞋去推隔间的门。

    张璧正在床上打滚,脸上还挂了两条泪,一管鼻涕,听到门口有开门声,一转头,见是季清菱来了,忙扑到床边,要爬将下来,口中叫道:“姐姐你去哪里了!”

    这床榻并不矮,张璧小小的个儿,秋露忙把他抱住了,怕其摔倒在地。

    他见没人帮忙,自己是下不来地了,便把双臂张开,对着季清菱呼道:“姐姐抱我!”

    季清菱无奈,只得走到床边,问道:“还这样早,快好生睡了,天亮了咱们就去寻爹娘。”

    张璧嘟着嘴儿,道:“一醒来姐姐就不见啦!”

    秋露拿帕子给他擦脸擦鼻涕,他这一回倒是不躲了,老老实实仰着头,嘴里还含糊道:“姐姐别走!”

    简直是又熊又叫人讨厌不起来。

    眼见天要亮了,季清菱索性叫人把那张璧抱到自己屋子里,看着他睡了,自己则是点了灯,在桌边看起书来。

    一篇经注才看到一半,外头传来一阵喧闹声,不多时松香跑到门口,本待要敲门,见门开着,又见季清菱坐在桌边看书,旁边秋月伺候,愣了一下,他进得门去,禀道:“姑娘,外头里正来了,说是要见主家人。”

    季清菱一怔。

    此时方才过了卯正,什么事情叫里正一大早便找过来?

    幸好她已是梳洗过了,只换了身衣衫,便直接在偏厅见了客。

    进来的不止里正,还有两个从人,三人进得们来,连茶也不喝,坐也不坐,那里正先行了一礼,便忙道:“实在冒昧,叨扰娘子了,只是昨夜上元,城里头走失了许多小儿,在下接了令,要一家一家找一找。”

    自出了走火并衙门审案一事,街上的里正、巡铺都得了上头吩咐,要好生看顾这一处西小院,是以里正此回来,态度极好。

    听到是找小儿的,季清菱倒是放下心来,回道:“昨夜我家在街上捡到一个,找不出是哪一家的,正待今日要送衙门,你们来得正好。”又转头对松香道,“去把那孩子叫起来罢。”

    里正听得她这般说,急急上前两步,问道:“捡到的小儿几岁?”

    季清菱回道:“四岁,叫张璧,父亲叫做张待。”

    话刚落音,她便见面前几人松了口气,一名从人几乎是飞也似的跑出门去,眨眼便不见了踪影。

    不多时松香同秋月便把正揉着眼睛的张璧给带了进门。

    张璧见了里头一个里正,一个从人,十分警惕,跑到季清菱身后,抓着她的衣摆不肯放。

    里正打量了一下来人,心知事情八成有了谱,忙问道:“小公子可是叫张璧?”

    张璧把头连连摇了半晌,道:“你是谁?我不认得你!”

    季清菱指着那里正对张璧道:“这是衙门的官人,特来寻你的,你把家里事情同他说了,便能快些找到。”

    张璧只躲在季清菱身后,小声嘀咕道:“昨日骗我的人也说自己是官差!”

    里正十分尴尬,却只得硬着头皮往下接,问道:“小人不是骗子,小公子可是张提举家的?”

    张璧只把头摇了又摇,不肯说话。

    几人顿时僵持住了。

    倒是季清菱听得那里正如是说,十分奇怪,问道:“延州何时又来了一位提举官?”

    那里正忙道:“前两日才从京城调任来的阁门舍人,新任延州东路同提举!”

    阁门舍人,这样清要的武官官职!

    季清菱皱着眉头想了一想,却还是没有印象。

    按道理,近几年她同顾延章一同看各类邸报,只要是有些权职的,都不该没有印象才对。既是阁门舍人,又知道姓名,怎的会一点记忆都没有。

    她正奇怪,却又不好当着张璧的面问得更细。

    幸而没多久,便听得外头匆匆的步履声,一个少年郎打头,后头跟着七八个随从,几乎是大步飞奔般的走了进门。

    张璧从季清菱身后的椅子空隙处钻出一个头来,见了那少年郎,口中叫一声“大哥!”,便小跑着冲了出去。

    那少年见了人,忙俯下身子,一把将他抱了起来,口中骂道:“偏你还要出门乱逛,又不好生跟着人,你晓不晓得家中上下快要急死了!”

    张璧见了家人,眼泪便不要钱似的往下掉,同抱着季清菱一般,抱紧那少年的颈项不肯放,口中呜呜直哭,只叫大哥。

    那少年见他这样,哪里还骂得下去,只好轻轻拍了拍他的背,安抚了半日,这才把他交给后头一个仆从。

    他先看了屋中情况,见主人座上坐着一个未及笄的小姑娘,想到方才来报信的人口中所说,忙上前两步,行了个大礼,道:“失礼了,在下初见幼弟,情急之下,有些礼数不周,还请姑娘见谅!”

    这少年郎约莫十七八岁,身着青色锦袍,相貌并不算特别俊逸,可通身却是贵气十足,举止之间大方有礼。

    季清菱心中暗暗喝了声彩,赞一句好气派,也回了一礼,口中礼让了两句。

    那少年又道:“在下姓张,名唤张瑚,乃是阁门舍人张待家的,不知姑娘这是哪一户人家?还请言说了,在下好叫家中备上谢礼!”

    季清菱正要回话,突然脑中隐隐想起什么,打眼看那张瑚,心中打了一个突,问道:“不知公子是哪一个名讳?”

    张瑚微微一愣,却是正色答道:“瑚琏之瑚,张瑚。”

    一瞬间,季清菱有些发懵。

    怨不得自己听得张待这个名字,半点印象也无,本也该没有多少印象!

    张待并不出名,出名的是他的儿子张瑚,便是眼前这人,十余年后,面前这张瑚将平邕州之乱,在史书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而在此时,张家还有一个更出名的人,便是张待的侄女,张瑚、张璧的姑姑,当今圣人张太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