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小儿
    秋月凑过头,看来看去,觉得都喜欢,选了半日都选不定。

    季清菱上前跟着她看一回,觉得盒子里的东西虽然称不上精致,也能入眼,想到家里有几个小丫头,又有一个厨房的婶娘,又见刚刚扑到的那花灯看起来十分精巧,不是百十文钱能拿下来,估计是那小贩用来压阵脚的,难为被套走了他还这般和气,竟把箱底的东西翻出来给秋月选,索性对他道:“小哥这簪子卖不卖的。”

    那小贩忙道:“怎的不卖,姑娘要买,我也不收贵,都是我自家在屋里做的,一根二十文这是桃花木,同那些烂木头不一样,一根我都要花上半日才雕得出来,意头也好!”

    季清菱笑着点点头,对一旁秋月道:“莫选了,回头回家慢慢看,都是你的!”

    那小贩见她半点价钱都不讲,又惊又喜,又抱出一个盒子,道:“姑娘看有没有中意的,送一个给你!”

    说着把那木盒盖子给开了,只见里头坐着二三十个玩意,都是雕的刻的十二生肖,惟妙惟肖,憨态可掬,比起那些个簪子,更要有趣。

    季清菱看了看,一转头,见旁边秋露看得眼睛都亮了,显然是十分喜欢的样子,便问道:“这个怎的卖,我一齐买了。”

    那小贩不想今夜竟做成个大买卖,喜不自禁,忙把价报了。一时秋露上前还价给钱,他便把东西包了,连盒子一并给了秋月、秋露二人提着。

    逛了这半夜,眼见时间不早,季清菱便要打道回府,几人一齐往西小院行去。

    因不着急,诸人都是且行且停,躲着人群赏灯,正走到一处行人寥落的地界,忽见对面迎来三个人,都是寻常布衣打扮,其中打头一个怀里搂着一个小儿,那小儿正哇哇大哭。

    抱着小儿那人不住在哄,又许糖葫芦,又许纸面人,谁晓得那小孩哭得更是厉害了,还不住挣扎,要从他怀中跳下来。

    那人哄了又哄,见是无用,黑着脸便要吓唬,说一声“再哭把你送去喂大虫!”把那小孩吓住了,结果抬头一看,对面站着七八个路人。

    他往抱着小孩往旁边让了让,不想怀中那小儿脸上挂着泪,被他言语吓得面色苍白,惊得往一旁侧头,正好一眼看到了秋露,指着秋露手里的一件玩意,闹道:“小狗!要小狗!”一面叫,一面又哭。

    原来秋露喜欢那盒子中的一个小狗儿木雕,问过了季清菱,正拿在手中把玩,不想今夜上元,条条街道灯火通明,被那小孩儿看个正着。

    小儿爱顽具,最是正常不过,他闹着要,抱着他的那人喝止不住,便举起手打了他一屁股,这一下倒好,不仅没有把哭给止住,反而叫那小孩哭得更大声了。

    那小孩不仅是哭,还手脚乱蹬乱打,往那人脸上腿上招呼,口中闹道:“要爹爹!打你!!”又哭,“要小狗!”

    后头人见季清菱几人往这边看,上前几步,把那一人一孩给挡住了,又催那抱着小孩的快走。

    季清菱本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见了那几人的动作,更是心中生出疑心来。

    那小孩身上衣着甚是华贵,可抱着他的那几人打扮却非仆非亲,说话行事也古古怪怪的,再看那小孩一味哭闹,跟着的几人不管是哄是劝,口气都是凶狠多过亲和。

    她轻轻拉一拉一旁的秋露,道:“送过去看看。”又使了个眼色。

    秋露机灵,笑着走了过去,也不走近,只离了几步路,对挡着的两个人道:“小孩子喜欢,也不值几个钱,便给他玩罢。”

    她一个十一二岁的小丫头,长得又小,那两人虽是面色警惕,听那小孩闹得厉害,却也没用力拦着。

    秋露见状,走到那小孩面前,把手中木雕小狗递了过去,笑道:“小娃别哭,小狗给你玩。”

    那小儿得了狗,拿在手里捏着,破涕为笑,嗲声嗲气地道了谢,又把手伸出来,道:“要姐姐!”

    秋露伸出手去要抱他,口中问道:“你是哪家的小哥儿?姓什么呀?”

    那小儿刚要答话,抱着他的那人忙地把人托了托,又往后退了两步,对秋露道:“多谢小娘子好心了。”说着抱紧了那小孩,带着人急急往前头走。

    到了此时,也不用秋露再回来回话,季清菱连忙指着那几人,对旁边的镖师道:“烦劳几位帮着拦一拦。”

    这一回季清菱带了四个镖师出来,听得她这般吩咐,立时有三人往前追了过去。

    对方虽一心要快走,却因那小儿又闹又蹬,被拖了一拖,没多远就被三个镖师拦住了,几人在前头不知道说了什么,就动起手来。

    那三人不过是寻常身材,又有一个手中抱着孩子,一对一,哪里对付得了魁梧壮硕、气力大的镖师,全然是被压着打,挨揍了几下,当前那人把怀中小孩往镖师身上一砸,撒腿就跑,另两人见状,胡乱踢打了几下,跟着也跑了。

    镖师怕伤了小儿,等小心翼翼扶接了,再要追上去,一出街角,外头人山人海,哪里还寻得到。

    季清菱带着秋月秋露跟了上去,那小儿被那人这般半空中一摔,牙关咬得死死的,头上都是汗,眼睛里泪珠子转来转去,竟是没有闹,反而手里死死攥着狗雕,小小的胸膛起起伏伏的,显然是吓到了。

    秋露上前轻轻掰他的手,又问道:“你是哪家的小孩?”

    那小儿不说话,只眼泪不住往下流。

    季清菱见状,去秋月那处拿了一只猫儿木雕,上前几步,俯下身子在那小儿面前晃了晃,道:“这个给你,不怕,坏人都跑了,下回他再来,你就拿狗儿猫儿砸他。”想到方才他叫爹,又问,“你爹爹在哪里?咱们去寻爹爹。”

    也不晓得那一处触动了那小儿的心思,他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把抱着季清菱的大腿,把脸贴在上头,也不说话,只贴着哭。

    这小孩也看不出多大,他抱着季清菱的腿不肯放,秋月秋露要上前去把他手拉开,皆不奏效,实在无法,只得叫一个镖师去寻了巡铺的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