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关扑
    延州自城复以来便一直严守宵禁,如今遇上这一年一度的上元佳节,难得开了禁,几乎整个大半个州城的民众都出来了。

    季清菱带着两个丫头,又有四个镖师开道,初时还好,一路看灯看火,看路边的货郎贩卖东西,看行人找了摊子关扑,看一旁台子上唱戏卖艺,只觉得虽然人有些太多,却也甚是有趣。

    可一走到东大街,只听天上“砰砰”几声响,抬眼一看,数点星光在空中炸开,绽出数十朵硕大的、红红黄黄紫紫绿绿的火花。

    不知是谁喊了一句,道:“张大户家放焰火了!!”

    话未落音,东大街上人头攒动,个个都朝里头挤,挤得想要立在当地都不得,直被人群带着往街心去了。

    幸好镖师们身形彪悍,倒也勉强护住几人没被推搡到。

    好容易等这一处焰火放完,空中又绽开一幅亭台楼阁,又有二龙戏珠,当真是栩栩如生,却不是此地放的,有人叫道:“南大街的许大户家放焰火了!!”

    一时众人又往南边挤去。

    这一回那几名镖师有了防备,把季清菱三人围在中心,等到人群渐渐散了,才敢站开。

    街上的人群多如蚁,密密麻麻,当真是比肩继踵,好几次人浪涌过来的时候,便是站在最当中的季清菱都差点被推倒,好容易人潮不再,众人终于松了口气。

    秋月忍不住抱怨道:“在哪一处看不是看,都是在天上,又不是在地下,有甚好挤的!”

    旁边有个小贩听得她说,便笑道:“小娘子想是不知道罢?这几日不设宵禁,城中富户都说好了,各家都放烟火,还派钱派糖,要热热闹闹地过一回上元,也算是送个晦气,你看到哪一处放烟火,哪一处就有好处得,是以人人都往那挤。”

    季清菱听得他搭话,便转头去看他的摊子,原来是个关扑郎,当前一张大布上头摆着些花灯、磨喝乐、林檎果干等等,又有一叠木圈子堆在角落。

    那关扑郎见她看自家的摊子,又看她打扮同后头跟着的人,知道这不是个贫家女,连忙取了几个木圈子,走上前来,笑问道:“姑娘要不要试试手气?”又取了一方干净的帕子,把那几个木圈子细心擦了一遍,递过来,道,“试一试,图个乐子!”

    季清菱笑一笑,看了看秋月同秋露,问道:“你们玩一回?”

    秋露看了看那摊子上头的各色东西,似是有些心动,又得那小贩怂恿了一回,听得五个圈不过十文钱,便把那木圈子接过。

    小贩在离摊子不远不近的地方拉了一条红线,指着道:“站在这一处红绳外扔圈即可,小娘子请随意,套着哪一个,便算哪一个!”

    这些关扑摊,赚的都是圈子钱,摆得近的是小东西,不值什么,摆得远的倒是精巧,却又俱不好扑。

    秋露套了三十个圈,只得了一个镯子,脸上有些失望,秋月便自告奋勇上前帮忙,一时先要了十个,扑完了,毛都没有一根,又要了二十个,还是一无所获。

    秋露在旁看着,十分火起,一咬牙要了加五十个,两人一个一个扑过去,竟只扑到一个簪子。

    那小贩见二人十分沮丧,眼看就要收手了,劝了好几句,都无用,只觉得可惜。

    他看这两个小丫头花上百来文关扑都不带眨眼,知道她们手头宽裕,不想放过这一桩好生意,转头又见季清菱笑着站在后头,一个小姑娘秀秀气气,斯斯文文的,便又拿了几个圈过去,道:“姑娘试试扑着玩罢,这几个是俺送的,不要钱!”

    他原想着,小姑娘试过了,扑不中,必然是要掏钱买圈的。

    娇养长大的都有脾气,看中了什么,总要到手才行。

    他从前招呼过不少富家小姐,这一招屡试不爽,又想着这两个小丫头都能买上几十个,做主家的,也不该落于其后才对。

    谁晓得那木圈递过去,小姑娘竟然不接。

    季清菱摇了摇头,笑道:“小哥还要做生意的,我就不捣乱了。”

    那小贩犹不知死活,硬是把木圈塞了过去,道:“这有什么,怎的扯什么捣不捣乱的,姑娘试一试,不过图个乐子!”

    季清菱却不过,便伸手取了两个。

    既是出来玩,她也索性放开了,转头对秋露道:“想要哪一个,我帮你扑。”

    秋露欢呼一声,指着后头一个只有巴掌大的花灯,道:“姑娘扑那个!”

    此时那小贩仍是一张笑脸,看着这主仆二人在说大话。

    季清菱见秋露选定了,度量了一回那花灯的方向与距离,试了试手感,又把那木圈在手中抛了抛,掂量了一回,便半俯下身,手腕使一劲,轻轻一抛。

    只见那木圈在空中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形,“铛”的一声,落在大布后方偏左的位置,当中正正套着一个巴掌大的花灯,灯上绘着八仙过海,看着十分精致。

    秋露喜笑颜开,道:“还是姑娘厉害!”又连忙站到那摊子边上,等着小贩给她把花灯取出来。

    那小贩一个笑僵在脸上,心中已是觉出不对来。

    季清菱见手头还有一个木圈,便朝秋月扬了扬下巴,问道:“喜欢哪一个?”

    秋月忍不住也笑了起来,她看了半日摊子,择定了一支小小的木簪,这木簪同方才秋露扑到的全然不一样,上头雕着一只蝴蝶,虽说不上栩栩如生,倒也怪有几分野趣。

    季清菱方才扑过一回,此时正手热,连试都不用试,手腕一掷,那木圈掉落在地,果然就把簪子罩在里头,连晃都不打一下。

    小贩脸上的笑再挂不住了,不过他倒也看得开,笑道:“今日小的倒是打眼了,不想姑娘竟是个神射手!”一面去把那簪子取了过来。

    他倒也厚道,把簪子拿到手上,见得不太好,便从后头又抱了一个盒子出来,对秋月道:“小娘子选一支吧,那一支在外头风吹日晒的,也不干净,你从这里拿,有花蝴蝶的,有兔子的,有猫儿的,有葫芦的,瞧着喜欢哪一支,都随你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