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上元
    西小院里,季清菱正同几个丫头闲聊。

    “买些花灯回来,在院子里拉几道绳子,出一批灯谜,再理些彩头出来,叫大家晚上猜一猜,也凑个热闹。”她笑道,“难得不设宵禁,上元三天,咱们在家中过两天,寻一天出去逛一逛,免得辜负了这大好节景。”

    上元将至,眼见顾延章是回不来了,季清菱便打算自己找点乐子。

    如今顾平忠、顾平礼二人一人“自尽”,一人只待街口问斩,顾家偌大产业全数献出,顾延章身上也没有什么值得别人惦记的,他押运辎重去阵前,足有经验,游刃有余,有着二百兵士压阵,又有一位殿直,几位长夫看护,应当不会出什么岔子才是。

    想到这些,季清菱十分放心,便一心帮着整理些经注书义,等着人回来之后,好利于备考发解试。

    不过正事归正事,也总要劳逸结合,她想着马上便要上元节,趁着这难得的节日,索性府中上下都好生出去夜逛观灯。

    秋月还好,一旁的秋爽听得她这般说,乐得脸都开了,笑嘻嘻地道:“姑娘,那咱们哪一天去?”她想了想,居然有些扭捏起来,问道,“若是在灯市上遇得心仪的,姑娘帮不帮做主的?”

    季清菱还未来得及说话,秋月便啐了她一口,道:“小妮子才几岁,就发癫了!”

    秋爽嘻嘻一笑,道:“我倒是小妮子不着急,秋月姐,你不是小妮子了,竟也不急?”

    秋月面上一红,正要骂人,不想安安静静立在一旁的秋露突然开口道:“秋月姐莫要理她,听她在这里乱出馊主意!咱们等到了京城,再找也不迟,就叫她自家在此处找罢!”

    季清菱笑着看三个丫头在这里打起了机锋,只觉得这几句话把各人的性情展示得淋漓尽致。

    秋月老实,秋爽跳脱,秋露看起来不露声色,其实心中最是有数。

    在延州找,又怎么比得过在京城找。

    此时找,怎么比得过数月之后找。

    她们都卖断给了顾家,可谓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寻常大户人家给家中小丫头找点姻缘,泰半都是在府中同小厮、仆役配对,可顾家根基太浅,从上到下,数出来就是那两个巴掌的下人,男仆中还没有家室的,只有两个六角不全的松节松香,此时要说亲,只能去坊间寻冰人。

    季清菱对待下人甚是宽厚,早承诺了秋月,给她放了身契,寻个好婆家,到时候十有还会配上一副嫁妆。

    可如今顾家的家主顾延章只是一个白身,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力,顾宅的丫头找婆家,对方出身家世再好也有限。

    然而秋月等人均是跟着从蓟县过来的,顾延章的本事,蓟县上下对其的追捧,她们又岂会不知。

    等顾延章下了场,进士是必然有的,一朝家主授了官、得了差遣,她们在当地再去找婆家,与此时此刻相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一辈子的事情,自然要审慎以待,如果晚上一年半载,便能寻个更好的夫婿,晚一点又有什么关系!

    顾家上下,凡是打小进府的,几乎个个都识文断字,这样的丫头,只要后头有靠山,走出去找个小地主,过舒服日子,虽然不容易,却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这道理秋露懂,秋月隐约也懂,只秋爽,半点没往脑子里想,有什么话就说什么话,倒是少旁的念头,只贪玩贪闹。

    不过这性子也有好处,有她在的地方,甚是热闹。

    几人说了一会话,果然季清菱定下上元节当夜出门观灯,全府倾巢而动,逛得尽兴再回来,次日也不忙着当班,放两日假,便连几顿饮食也全从外边酒楼叫买回来。

    一时这决定传了下去,人人掰着手指等上元节,只盼去观灯。

    大晋一年四季节日甚多,最热闹的便是上元,从京畿大州到偏僻乡村,各处都有各处的过法。

    家中这上下仆役几乎都是蓟县人,蓟县小地方,人少地再热闹也有限。好容易到了延州,总以为虽然才复没多久,总归是个大州,好玩的地方该是有许多,谁晓得来了才知道,这一处居然宵禁。

    熬了小半年,日日晚间各人在家中大眼瞪小眼,这一回收了信,听说衙门挂出告示,上元三日不设宵禁,又有灯市,几乎人人欢喜,又听得季清菱说上下一齐去观灯,次日还有假,更是乐得齐齐眉开眼笑。

    众人各司其职,各行其事,默默数着日子,转眼便到了正月十五正日子。

    这日秋爽看了好几回天,口中念念有词,道一句“怎的还不黑。”,又道一句“怎的这般慢!”直把季清菱听得想笑。

    酉时正吃夜饭,酉时三刻各换衣服出门,想着马车难以行走,索性上下都走路。

    厨娘同旁边的秋月说话,抱怨道:“早晓得姐姐们今日是这般样子,我便不做饭食了,一桌子菜端上去,一桌子菜端下来,个个都不吃我的手艺,说着要去街上吃果子饮子,果子饮子哪里有那般好吃?能顶得饿不?好叫你们晚上肚子晓得打鼓了,再来找我的饭食,我只会装傻的!”

    秋月讪讪一笑,厨娘的小儿早已叫了起来,道:“娘,你好不晓事,日日吃你做的,便是琼浆玉液也吃得腻了,好容易上街来走一遭,你在此扫什么性!”

    一时那厨娘拿手要去揪儿子耳朵,那小儿早跑到秋爽后头躲了起来,拿人做挡箭牌,笑闹做一团。

    西小院人也不多,从上到下,不算外头临时雇来的粗使丫头,如今十个手指都不满,又加上几个镖师,虽是前呼后拥,倒也不算霸街。

    这一处居所本在闹市,不过遭了一场大火,仍未复原,倒是有些冷清,待得一走出去,外头便热闹起来。

    季清菱倒没打算大家一齐逛,人越多,越是挡道,索性跟众人说,各自散了,她身边留了秋月秋露二人,又把镖师都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