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 回馈(给槛外猫猫的加更)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韩勉有些晕乎乎的,仿若乍然之间被一张沾着蜜的大饼给砸到了头。

    然而他抓着那一份文书,不知为何,却似乎脑子抽了一般,莫名其妙地问道:“钤辖,我拿了试射的名头,那顾延章……”

    陈灏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道:“你倒是好心……却不须得你操心,他自有自家的路。”又道,“莫要耽搁了,好生去准备罢,只这一次机会,抓不住,便再无下回了。”

    韩勉听得云里雾里,却晓得这是陈灏不喜欢他多问,连忙站起身来,行了个大礼,又真心诚意地道了一会谢,这才踩着一双软绵绵的脚往外走去。

    这一回到得门口,再看到站在那一处等候的顾延章,他便有些心虚,又有些同情起来。

    全歼北蛮五百余人,俘虏数十人,这功绩,确实十分卓著。

    自家虽然大小战功十余次,可若是要响当当地说一句,定是比这顾五功劳大,却也未必。

    正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事。

    想来是钤辖看顾旧情,自家毕竟跟了十多年,有功劳,也有苦劳……只这顾五……

    可惜了……生不逢时……

    以后有什么能帮的,便帮一把罢……虽说不是自己着意抢的,到底是因为自家的缘故,他才错失了这一场机会。

    一面想着,韩勉冲着顾延章露出一个讪笑,实在不好意思再多做停留,连忙加快脚步走了出去。

    等转过角,余光瞥见那顾延章跟着将营的亲卫走了进帐,韩勉抓着手中的文书,说不出心中是个什么感觉。

    惺惺惜惺惺,英雄识英雄。

    怪可惜的……

    他在那处站了一会,到底心中的欢喜占了上风,高高兴兴拿着文书走了,脑中想了半日这一阵子要怎生习武练术,好叫龙椅上那一位天子见识一下自家出神入化的箭法。

    且说韩勉出了帐,自有亲卫领了顾延章进去。

    这一回,陈灏早放下了手中的纸笔,收拾了桌面,见他来了,笑着点一点对面的椅子,道:“坐罢。”

    顾延章行了个礼,依言坐下。

    “我看了你的调令,你身上应役的差事过几日便要结了。”陈灏似乎是同晚辈谈天一般,甚是和煦地问道,“接下来可有什么打算?”

    “交了差事,若是军中、州中没有其余安排,延章便可回延州了。”顺着陈灏的口气,顾延章道。

    虽然一路做了甚多的事。

    犯了罪——损毁了十余车的酒水布帛,擅自拆用了军中绝密的神臂弓。

    立了功——几乎全歼了北蛮六百精锐。

    然而他其实不过是一个被保安军中借调的延州城的夫役而已。

    服役期满,自然可以回家。

    延州有娇妻——清菱正在家中等他。

    延州有功名——转眼便要发解试。

    几乎是极力压制,顾延章才没有在口气中露出激动之意来。

    他其实半点也不担心。

    虽然毁损辎重、擅动神臂弓,可后头那全歼北蛮的军功,已经足以功过相抵,便是实在抵不过,他那一大笔产业,难道还是白献的?

    有钱开道,他甚是胸有成竹。

    虽然有过,却也有功,便是造成了些损失,应当也不会太过苛责才对,说不定多多少少还有些报酬。

    果然,听得他如是说,陈灏轻轻点了点头,道:“回了延州,你以后是什么个想法?”

    这话就问得十分巧妙了。

    顾延章笑一笑,回道:“在下是准备下场的。”

    “前几日记点军功,我已是帮你报了平章那一处。”陈灏的态度十分亲切,“平章本来的意思是想给你累功,我帮你辞了。”

    顾延章抬起头,疑问地对上了陈灏。

    他的面色十分平静,既无知道自家与功劳擦肩而过的遗憾,也无对上官擅自替自己拒绝好处的愤懑。

    陈灏心中暗暗点头,从一叠文书上取出一份信件,递到顾延章面前,示意道:“拆开看看罢。”

    顾延章双手接过信件,拆开粗粗过了一遍,不由得吃了一惊,呼道:“钤辖!”

    陈灏笑一笑,道:“这是你应得的。”

    又道:“从九品的监司官,转运司勾当公事,虽然不算高品,却有差遣,又能随军转运立功,凭你之能,便是下场不谐,也能靠着这积攒功劳晋升了。”

    陈灏的语气意味深长。

    “别的我也帮不了你,后续,就得全靠你自己了!”

    顾延章捏着那一份信件,半晌说不出话来。

    陈灏笑道:“这是我提的荐书,平章已是批了,这是副本,如今正本应当还在半道上,只要入了京,进了中书门下,估计要不了一个月,便能有回信了。”

    “你这一向忙于军中事务,想来没有太多功夫温故罢?你收拾收拾,也不用管顾其他,径直去京城罢。等到了那一处,十有**,批文便下来了,便是暂未下来,也等不了几日,你带上家状,直接去流内铨,等领了官身,再回延州,考锁厅试罢。”

    听得陈灏如是说,顾延章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这当真是太好太好的回报。

    从九品的监司官,虽然品阶甚低,却胜在有差遣,如今延州大战在即,转运司勾当公事,又在杨奎、陈灏眼中挂了号,何愁没有功劳!

    况且,一旦有了官身,便不需要去考发解试。

    下场考发解试,只是为了取得去参加省试的资格,可若是有了官身,不需参加发解试,只要简单考一回锁厅试,也能去省试。

    陈灏,这是给自己争取到了更长的温读的时间,与考试不中的退路。

    ——便是科举不中,自家还有官身,凭借军功,照样能出一头地。

    一个都钤辖会有多少个这样的举荐名额?

    便是不问,顾延章也晓得,最多也就三五个。

    换做是任何一个普通人,都会欣喜若狂,除却感谢,不会有其他的言语。

    可顾延章却十分犹豫。

    锁厅试的难度极小,通过之后,便直接进入省试,然则却有一个缺陷——

    不能点状元。

    对于寻常人来说,能得进士已是万幸,如果可以跳过发解试,直接考省试,当真是谢天谢地,至于不能点状元,压根不是什么问题。

    本来也中不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