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 如果
    野利荣利的话刚落音,阵中立时躁动起来,队伍毫不犹豫地往前推进,而站在前排的蛮兵则是早早地举起了手中的弓箭,打算待得近些,便向山顶射击。闪舞小说网www



    他拔出腰间的长刀,口中吼令着冲刺,面尽是狰狞!



    好不容易得来的立功机会,竟被这一群杂种给搅和了,不把他们剁成肉泥,实在难消他心头之恨!



    他高高举起持刀的右手,指着山顶,张开嘴,正要大声喝令。



    然而他的话还没出口,对面却激射过来一阵箭雨,明明已是飞过了三十余丈,余势却毫不衰减。



    如同割牧草一般,随着那一阵箭雨袭来,己方前军的队列被镰刀割倒了一大片。



    野利荣利眦目欲裂。



    怎么可能!!



    两处足足相隔三十余丈,便是硬弩长了翅膀,也飞不过来啊!



    除非



    “是神臂弓!!是大晋的神臂弓!!!”



    不需他说话,旁边已是有一名亲卫失声惊呼出来。



    大晋这一项神兵利器,在战场几乎战无不胜,只要出现,每一次都会给敌方留下极深的心理阴影。



    野利荣利这一回带的都是精兵,几乎有泰半都见识过大晋军中这一项几乎称得骇人的武器。



    虽然此时狂风暴雪,天色阴沉,看不清对面的大晋兵卒手中的武器,可是相隔如此之远,还能造成这般巨大的杀伤力,除却神臂弓,再无其他可能!



    而阵前栽倒在地的同袍尸首插着的箭矢,也很快证明了这一点。闪舞小说网www



    “是神臂弓的木羽箭!!!”



    识货的蛮兵叫了出来。



    不需要任何人说话,队伍前行的速度立时就放缓了。



    两军相距才三十余丈,对神臂弓来说,不费吹灰之力,便能射中己方,而自己的箭矢,就算会飞,也飞不过去。



    况且此时还是逆风!



    都不是傻子,谁又会抢着去送死呢?



    而站在将旗之下,野利荣利却是激动得眼睛都红了。



    神臂弓!!!



    这是大晋军中神兵利器,同时也是绝密之器!



    虽然天色甚暗,无法全然看清对面情形,可从那箭矢射击的频率与数量来看,对方手中至少有数十把!



    如果能将这一批神臂弓抢到手中……



    野利荣利激动地差点连吸气都不会了



    这可是天大的功劳,得了这一批战利品,回得盟中,又有谁会怪罪自家奇袭不利?!



    他挥着手中大刀,喊道:“进攻!!!抢得一张神臂弓,赏牛羊百只!皮毛十张!!!”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他大声喊道,目的便是叫全军都将自家的许诺听得清清楚楚。闪舞小说网www



    然而他的声音如此之大,大到便是山顶之,也听得到了。



    顾延章听不懂蛮语,自然不知道野利荣利口中到底在呼喝什么,可他多年习武,不光耳聪,同样目利,虽然天色甚暗,却不妨碍他瞧见对面中军之中那高高的将旗,与那一柄又长又宽,竖在所有人头顶,又被许多火把映着的大刀。



    那大刀刀身甚长,呈弯月形,比起普通的刀器,刀口要宽许多。



    映着火把与些微的晨光,刀口正反射着森冷的光。



    这可不是寻常兵卒能用得了的武器!



    那人站的地方乃是将旗之下。



    比起一旁的蛮兵,那人好似要高大半个头。



    一刹那间,动作比脑子还要快,顾延章抢过了身旁一名兵士手中的神臂弓。



    这柄弓已是好了弦,搭了木羽箭。



    他在保安军中便试用过神臂弓,此时再次手,并不生疏。



    三十余丈的距离,虽然天色昏暗,看不清对方的情况,可已经足够顾延章靠着那一只举起来的右手,大致估出了手的主人的高度。



    他瞄准了大概是对方眼睛的位置,一把扣下了牙发扳机。



    一声弦响,这一支木羽箭比起前一轮的箭矢要晚了几息,直直越过了前头的百名蛮兵,直扑对方将旗而去。



    野利荣利刚刚怒吼完毕,嘴巴还未来得及闭,一支短矢便如同雷电一般,朝他闪射而来。



    这是谁射的箭?!



    速度太他娘的快了!



    这便是大晋的神臂弓吗?!



    怨不得叫神兵利器!!



    电光火石之间,这成了野利荣利在这世的最后念头。



    他瞪大了眼睛,根本无法反应,那一支短矢已是“卟”地一声,由他的人中之处扎入,直直贯穿了整颗头颅。



    被一箭从人中直射到底,便是神仙下凡,也救不活了。



    哪怕头还带着盔甲,身也披着暗甲,却半点也护不住脸面,这一个野利部未来的继任者,带着他的军功梦,被木羽箭的余势带着,“啪”地一同往后倒去。



    身死魂灭。



    野利荣利的声音实在是太大,目标实在是太明显,他的尾音还未消散,便突然卡在喉中,人更是顷刻之间便往后头倒去,叫北蛮许多名兵士都看得明明白白。



    失了将领,阵中顿时一阵骚乱。



    而在蛮军队伍的前端,大晋的神臂弓还在不断地往下激射着木羽箭,每一回齐射,都会至少收割一二十人的性命。



    太快了!



    北蛮当真是来不及反应,众人还摆着冲锋的阵势,简直成了竖着的靶子,叫大晋兵士随便打。



    总算这一队中尚有副将,其人连忙收拢了队列,喝道:“后退!!!”



    迎着木羽箭的箭雨,此时再往冲,简直就是去送人头!



    然而后退又哪里有用。



    其实后退还不如前进。



    神臂弓的射程乃是三百四十余步,约莫一百丈,便是北蛮蹿得比狗还快,也跑不过木羽箭的飞矢。



    若是他们顶着箭雨往前冲,两军尚有三十丈的距离,狠冲一把,说不定还能杀山顶,与大晋短刃相接。



    如果他们能看见山顶的情况,必然不会后退。



    神臂弓这般的神兵利器,这般凶狠的杀伤力,又怎么可能没有缺陷。



    每一回张弓,每一回弦,都要耗费民伕、兵士们极大的体力。



    此时此刻,山顶之已是人人汗流浃背,众人几乎是咬牙撑着继续不间断地射箭。



    如果蛮兵能发起狠来,承受住再几回的攻击,只要到山顶,只要双方短兵相接,其实存有极大的胜算。



    然而凡事没有如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