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许诺
    几乎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噗噗”的几声闷响之后,站在最前一排的北蛮瞬间倒下了十来个,一人身上至少都插上了三两根木羽箭。



    并未给后头的蛮子反应过来的机会,顾延章已是继续喝道:“第二列,齐射!!!”



    第一列的兵士,早在扣发了扳机之后,便退到了第三列,而第二列的兵士,立时举起手中早已在民伕的协助下上好弦、搭上了木羽箭的神臂弩,瞄准了对面的敌军,听得他号令一发,又是一波木羽箭朝对面飞去。



    比起普通的箭矢,木羽箭更短,却也更尖锐、更强劲。



    射三百四十余步,入榆木半笴,又岂是说笑的!



    神臂弓的力道,几乎在五到六石之间,这样可怕的威力,哪怕北蛮的披甲号称刀枪不入,可在这大晋最为顶尖的神兵利器之下,也几乎成了纸糊布包。



    只要射中,箭矢必定根根入骨。



    一百余名兵士,几乎都是上过阵的,射术自然经过一定的训练,虽是弱兵,却也不至于临阵之时,腿肚子都要打抖。



    此时此刻,两军相距不过五六丈的距离,三十三名兵士,人人都是箭无虚发,便是没有射中北蛮的要害,也扎在了对方的身上。



    我上彼下,间距如此之短,又是顺风,即便手持普通的弓箭,也能造成一定的杀伤力,更何况用的乃是神臂弓!



    顷刻之间,在三列兵士一轮齐射之下,聚在前头灭火的蛮兵便全数倒地。闪舞小说网www



    见得这齐射之威,顾延章终于把心放回了肚子里,可与此同时,他脑中却又升起了另一番想法。



    有此利器在手,又有民伕、兵士,虽说对方乃是四五百名精锐,可只要指挥得力



    他屏住了呼吸。



    毁损辎重、擅动密器,已是大罪,正待要立下功劳,才能功过相抵!



    男儿何不立功?!



    壮士饥餐胡虏肉!



    孬种才不想建功立业!



    懦夫才不去报仇雪恨!!



    几乎是立刻,他便下定了决心。



    极目朝前望去,少了这数十人的阻隔,对面的情形终于一览无余



    蛮兵黑压压一片,正排成队列,朝山顶冲杀上来。



    双方相距三十余丈。



    这一队精锐应是为了急行军,虽然身披暗甲,却并未携带盾牌。



    他们十分谨慎,在暂未探明山顶情况的时候,并没有一齐聚在燃烧的辎重车前,而是派了数十名兵士上前灭火。



    三十余丈的距离,身上又着了披甲,正常来说,在普通的箭矢攻击之下,蛮兵绝不会受到什么的伤害。www



    然而



    若是神臂弓,又当如何呢?!



    三十余丈,正在神臂弓三百四十余步的杀伤范畴之内,哪怕这杀伤力打个对折,也能将蛮兵洞穿!!



    转过头,顾延章看了一下己方态势。



    一击得胜,方才被蛮兵压着打的百余名兵士,已是士气大振。



    他再无犹豫,而是大声喝道:“听我号令齐射!!!”



    箭矢流星一般激射而出。



    而在对面的蛮军当中,一名望目郎连忙向一旁的首领禀道:“少将军,是硬弩!”



    野利荣令冷静地回道:“还有一百余步,便是硬弩,也射不死人。”



    与大晋不同,北蛮乃是游牧而居,由各大部落同盟而成,每隔数年,便更换一次主事之族。



    北蛮大部有八,而野利氏便是实力排于前三的大部。



    作为部落中几乎已经被内定的少族长,这早不是野利荣令第一回领兵,然而却是他最窝囊的一回。



    与大晋两军对垒已经数月,眼见对方的兵力越来越多,而己方更是输多赢少,两边居然打起了消耗仗,北蛮部中几乎已经吵翻了天。



    这一回与大晋的仗势源于数年前,由细封氏先行出击,本来只是打算同往年一般,劫掠一番,却不晓得怎生回事,竟攻下了大晋的延州城。



    野利荣令资格不够,不足以得知更重要的情报,却晓得这一次,当真把自家部落拖下了水。



    年年来打花枪不好吗?



    为甚要同大晋僵持??



    己方本就是骑兵厉害,来去如风,便是抢了杀了,大晋也无可奈何,年年冬日来此劫掠一番,烧杀掳掠,吃个饱,岂不是好?



    然而盟中各类势力此消彼长,其决定却不是他一个小小的野利氏族下任族长能左右的,便是野利氏的族长说的话,也未必能起作用。



    仗还是要打。



    野利荣利虽然不理解盟中的做法,却不妨碍他对立军功的渴望。



    唯有立了军功,才能有说话的资格。



    军功越大,在族中、盟中的分量也越大!



    这一回,他争抢到了统领六百人,攀翻锦屏山,配合前方大军的强攻,突袭大晋左营后方的任务。



    六百名盟中精锐,人人身披暗甲,手持长弓利箭,这一桩任务只是辛苦在攀越峭壁与急行军,不能叫大晋的官兵察觉了自家的行踪,只要到得地头,有盟军在阵前牵引,功劳并不难得。



    谁晓得,竟会遇上大晋押运辎重的队伍!!



    遇便遇了,随手收拾了便罢,谁又会知道这队伍竟如此丧心病狂,直接将辎重拦在路中间,一把火把给烧了!



    在这大雪厚封的锦屏山上,山顶火势滔天,除非瞎子,大晋营中谁会不晓得此处有了军情?!



    行踪提前泄露,还不知道这会对前方正面攻击的盟军带来多大的影响,然而野利荣利是去挣军功的,却不是去送命的,他几乎立刻便命令队伍掉转回头,原路返回。



    突袭讲究的就是一个“突”字,他可没有打算自投罗,对上早有准备的敌方大军!



    见得自家派遣去灭火的兵士被射死,野利荣利却并不多惊慌。



    虽然意外区区一个辎重队伍中会有硬弩,但硬弩的攻击力道不足两石,有效力的射程也不过百步,自家的精锐身着披甲,又离得这样远,根本不惧怕那军中的硬弩。



    而给硬弩上弦,是极为耗力的事,普通的兵士最多拉个三五回,便要歇息片刻。



    只要自家抓住了这个空档,冲杀上去,结果这一群弱鸡,只是顺手的事情!



    怕的该是他们才对!



    一面想着,野利荣利在阵中大声吼道:“全军前进!谁先到得山顶,首功便是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