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途中
    且说这一厢顾思耘跌跌撞撞出门而去,自有松香把桌剩下的匕首并一吊钱拿到顾延章面前,过了许久,又有镖师回来禀话,说跟得那顾思耘出城,见他往西边去了。

    顾延章见他将匕首留下,心中也有了几分数,又见他只取了两吊钱,不由暗暗点头,想这族兄倒也没有全然扶不起来。再听得人去了西边,他便不再心,只道一声知道,便把此事丢开去了,回过头收拾家事。

    他次日便要出发,本待要把季清菱送到陈灏府,却被小姑娘坚辞了。

    “如今再无大事,搬来搬去也是麻烦,你过旬月便能回来,难道届时再把东西理出来?况且寄人篱下,实在是不甚自在,那一处人人俱是不识得,拿一份书信过去,别人虽看在陈钤辖的面不好慢待,心中还不晓得如何嘀咕。”

    “如今咱们无产一身轻,哪里还有谁来惦记?下十来人,又有镖师在门口守着,尽够了。”

    因听得她如是说,顾延章心中想一回,果然也是这个道理,又想着自季清菱去了一趟公堂,与那判官认了面,近来附近的巡铺来此处巡视的次数都频密了,十有是得了头交代,便也不再勉强。

    当夜再点了一回行囊,顾延章一早拉着季清菱睡下,两人交握着手说了半夜话,次日一大早,他才依依不舍地辞了家中,到那府库门外同徐达一同清点辎重去了。

    到了地方,徐达尚未来,却早有许多民伕在此等候,又有衙门差役帮着点了一回人头,把花名册并辎重单子递给顾延章,叫他清点了。

    一时诸色打点完毕,眼见时辰快到,徐达果然打马自街角而来。他见顾延章早到了,一问,又听得对方把其余准备都做好了,面颜色也好看了几分,笑道:“你小子,倒是勤力。”

    却是又一同重新将人、物都点了一回。

    陈灏早说会给这一行拨二百兵士,却不是从头便有,州中查了半日册,只把途中大宁县的二百兵丁拨了给徐达,叫他们到了该处再行调配。

    两人同数名长夫,百名民伕,押运着数百余车的辎重,踩着时辰出了城,一路日行夜歇,按部就班,踩着点到了大宁县。

    自延州收复,杨奎一心要攻打北蛮,几乎把附近州县的兵士抽调走了大半,大宁县中不剩多少余丁,接了调令,也只分了些弱丁老兵。

    徐达看了一回人头,虽是仍旧不满意,却也知道再难有更好的,只得交了调令,次日把人给带走了。

    越往前行,收到的前线消息越多,却也越杂,到了后来,几乎是日日都能见到急脚替,一人四马,往延州方向疾驰。

    眼见再有一日便要到阵前,天却飘起大雪来。

    走到此处已是边境,又是战地,早已没有补给的地方,偶尔能有一两处废弃营地,若是没有,众人也只得把车马围起,简单搭个帐子,烧起火堆过夜,此时大雪一下,等到明天,道路都要被盖住了。

    “若是今夜不歇,赶一夜夜路,你意下如何?”徐达转头同顾延章问道。

    如果说初相识时,徐达只把顾延章当做来蹭功劳,好将来借此向京城求官的纨绔,后来从保安军回延州城的路,早对他大有改观,觉得此人醒目机敏,头脑聪明,是个值得结交的年轻人。

    而这一回自延州到阵前,对方沿途打点,面面俱到,有他安排,自家几乎是半点不用费心,这还不算,一行人比起原定的时间,还要提早了两日行程,而民伕隆冬赶路,明明每日要行的路比起从前要多了不少,怨言却是少了大半。

    他观其行,心中早将此人年龄忽略,而是当成了一个遇事可以商量的副手。

    顾延章看了看天气,又算了一回路程,回过头问过民伕、兵士的脚力,这才给了徐达回复,道:“歇脚的时候多给一个时辰,叫大家补一觉,夜晚咬咬牙,估摸着也能熬过去,只是到了营中,少不得要那一处多给些饭食热饮。”

    这一点小要求,徐达还是能做主的,他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顾延章见他没有安排,便自行召来几个兵士,先同他们交代了,才叫人再给下头的民伕通传一遍。

    既是决定了,便要早早吩咐下去,让兵士、民伕们也有个准备,好过等到晚间再说。

    这在常人看来,早几个时辰、晚几个时辰,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差别,但以身设之,若是自家在歇脚之时,突然得知今夜不得休息,其沮丧反抗之心,定然会极为旺盛,等到好不容易接受之后,便又要出发,的是极耗士气。

    而此时提前告知,虽也不耐,可等到歇脚之时,再如何埋怨恼火,那火气也消耗得差不多了,也早接受了这个事实,届时自会抓紧时间吃饭歇息。

    一早一晚,看似只是时间的些微差别,可对民伕、兵士的脚力、士气影响,却是极大。

    果然,众人听得今夜要连夜赶路,虽然满腹怨言,可毕竟也无法反抗,等到得下一处废弃的营地,众人歇脚吃饭,个个都匆匆忙忙,抓紧时间休息起来。

    算着时辰,顾延章也和衣而卧,睡了大半个时辰,这才早早起身,着人叫醒众人,大家重新整顿辎重,再行路。

    阵前两军相交,此时已是快到了前线,这一回出发,徐达格外的谨慎,他难得地召齐了二百兵士说起二百,其实也不过是一百三十余人。

    大晋军中吃空饷是常态,一百兵士,吃二三十个空饷,已经算是极厚道了,这一回二百兵士,吃七十空饷,也是十分正常。

    他点清了人头,高声说了几句,亲自吩咐下头兵士沿途一定要小心探路,注意敌情,务必将弓箭都背在身,免得当真遇了敌袭,来不及应对。

    整顿完毕,又检查了一回辎重,徐达一声令下,口中喝道:“出发!”,接近三百人的队伍,押着长长车队,便一路蜿蜒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