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憨客
    一忙起来,日子便过得格外的快。

    明明有三天,顾延章却是觉得只眨了一眨眼睛,便到了快要出发的时日。

    户曹司清倾巢出动,花了接近三天功夫之后,终于点数完毕,共清出顾清峦名下商铺四百零七处、田地八百四十一顷,在大小官员的见证下,顾延章先办了承继,再签了献产书。

    延州城的产业转易,恐怕从未有这一回这样快,短短一炷香的时间,所有契纸全数更改完毕,这泼天的富贵,转眼便易了主。

    而顾延章也留意到,他从前特意点出的,与未曾点出的那些个产契书,上头的契主也早已在悄然之间,或从那一个陌生的名字,或从顾平忠,又变回了顾清峦。

    顾平忠身死,他所承的纹银五千余、收息一百三十万贯,自有官差上门索要,却不消顾延章再行操心。

    他签字画押之后,与众人辞别一番,在小吏的恭送中,出了后衙。

    临走时,他用余光看了一眼堂内——郑显正面带笑容,站在诸多官员后头。

    不愧是积年胥吏,果然手段了得……

    回到西小院已是接近酉时,季清菱正同秋月、松香等人给他收拾行囊,见他回来了,忙出来相迎。

    两人进屋坐定,秋月上前倒了茶,自退到一边,留二人说话。

    顾延章此时满怀唏嘘,他把自家方才签的献产书递了过去,面上带着些微的愧色,道:“本以为回来能有多些银钱,好叫你过得舒舒服服的日子……”顿一顿,又道,“此时面上的都献了出去,下头的,还不知道甚时才能见世……”

    季清菱接过他手中的献产书,先看一眼上头的数目,果然惊道:“好多!”

    不待顾延章来得及说话,她便笑道:“再多也不是我们的……”

    她把献产书放回顾延章面前的桌上,道:“如今过的日子已是舒舒服服了,从前五哥便没让我吃过苦,此刻也不曾吃苦,便是顾家祖上留下来再多的银钱,也同我无甚关系。”

    顾延章忍不住道:“你我夫妻,怎的顾家祖上的,便不是……”

    “五哥同我一齐挣下来的家业,才是我们的呀。”季清菱将他的话打断,指着那献产书,笑看着他道,“那样多,我们又能用多少?吃不过一日三餐,穿不过绫罗布匹,宅子咱们两家都有,况且日后你还要科考做官,有名声,难道不比有钱好吗?”

    “祖辈传下来的东西,能献与阵前,为国为朝逐寇驱敌,岂不比留在我们手上要强?便是家中老人地下有知,也只有夸,没有埋怨的……”季清菱抿了抿唇,轻声问道,“况且……难道你自认以后没本事让我过上好日子吗?”

    哪一个男子被心上人这般问话,能不起一番豪情壮志呢?

    更何况这人是顾延章。

    他深深吸了口气,抬起头,看着季清菱,道:“我不会叫你失望的。”

    季清菱微微一笑,道:“我喜欢你,又不是因为你不会叫我失望……”她凝神望着他,道,“你是五哥呀,只要你是五哥,无论做什么,都不会叫我失望。”

    她说此话全出于本心,半点没有其余意思,只是陈述自家想法而已。

    然而话刚出口,她便忽然意识到有些不对。

    五哥的表情,让人看了有些害怕……

    顾延章此时恨不得自己生做一只貔貅,把季清菱一把吞吃入腹,去哪里都带着,再不同她分开。

    他站起身,正要俯下身去好好亲一回心上人,不想外头突然走进一个人来。

    “少爷、姑娘,有个人在外边求见。”

    松香站在门口,见到里头二人一站一坐,又见二人一齐转头看向自己,更见自家少爷面色难看得仿若要吃人,吓得腿肚子不由自主地抖了两抖。

    他咽了口口水,好容易把下半句话说了出来,道:“说是……少爷的兄长……”

    顾延章此时哪里还有什么正经的活的兄长。

    他面色更难看了。

    松香连忙把尾巴给收了,道:“叫顾思耘的……”

    季清菱连忙站起身来,道:“五哥,你自招呼人,我回房里去了。”

    顾延章见她溜得比兔子还快,却是无可奈何,只得咬一咬牙,耐着性子去见客。

    顾延章只见过顾思耘一回,但是对其观感并不差,只觉得这人虽有些憨愣,却不像有坏心的,是以这一回听说是他,倒是没有直接闭门不见。

    到了外厢,果然里头坐着一个人,穿着一身皱巴巴的锦袍,面容憔悴,垮坐在椅子上,右手收在袖子里,左手正别扭地端着茶要喝。

    正是那顾思耘。

    顾延章径直上前,拱一拱手,问候道:“十三哥。”

    顾思耘一愣,手忙脚乱地放下手中茶盏,站起身来,似是要回礼,却又没有回。

    顾延章不以为意,道:“十三哥坐罢,今日来寻我,可是有什么事?”

    顾思耘没有坐下,他面色有些古怪,过了好一会儿,才哑声问道:“顾延章,我只问你,我爹是不是你杀的?”

    “衙门早下了公断,你爹乃是自杀。”顾延章看着他,口气斩钉截铁,道,“你若是有空来我这里问这蠢话,倒不如回去好生翻一翻,看看家中有无书信等物。”

    顾思耘怒道:“我爹那性子,怎么可能自杀!家中又如何会有甚遗信!”

    顾延章却不计较他的无礼,只道:“谁同你说要找遗信?”他暗示道,“去翻翻你爹往日的来往书信,说不得会有什么线索。昨日过了酉时,我都在家中,外头镖师,屋中仆役,人人都能作证,你无事跑来这一处,简直是没头没脑。”

    “况且我才回延州多久?不说其余的,我有那能耐过了宵禁还在外头走吗?”他淡淡地看了顾思耘一眼,道,“我确实同你爹有深仇大恨,若是有机会,也绝不会放过他,只他却不是我动手杀的。”

    顾思耘原是满脸的怒火,被他这几句话一说,却是渐渐消了下去,面上另便做了一副失魂落魄地表情,喃喃道:“那会是谁……”

    顾延章上前几步,突然伸出右手,一把用力捏住顾思耘的右手手腕。

    顾思耘痛得一声哀嚎,却又听“叮当”一声,一只匕首自他手中掉落在地上。

    顾延章冷冷地看着他道:“是谁却不管我的事,只你携利器上门,看在你我二人同族的情份上,这一回我便不报官了,你好自为之罢。”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