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 要脸
    延州乃是大城,今年以来,自入了深冬,哪一日不冻死一两个人,河里捞起尸首,或因失足、或是自尽,各色缘故都有,本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平日里大家也不过议论两句而已。

    可这一回却不一样。

    死的可是顾平忠!

    自当日堂中审案过后,几乎是一夜之间,亭衣巷的顾家大老爷指使人纵火,害死了许多百姓,却又靠得阴私手段逃过了牢狱,把罪责都往弟弟身上推的事情,便传遍了街头巷尾。

    民间传话,半点不需要衙门判案那人证物证,只要有一张嘴,便能把事情给定论了。

    更何况顾平忠在堂中被季清菱用献产将了一军,又被一巴掌扇得连个屁都不敢放,外人看来,简直是是非自有公断,不需谁来引导,便人人心中有数了,早已是左一个“毒辣”、又一个“恶歹”,把他祖宗八代都问了数百回。

    这一回东涧河捞起一具男尸,立时有好事者报了衙门。

    死者身着奢贵衣衫,不需耗费太多功夫,便已是锁定了几户人家,等各处一问,果然亭衣巷的顾家老爷自昨日傍晚出门,便未再回家,家人正犹豫是否要报官,此时到得衙门一认,果然那泡的已是有些发胀,又乌青发黑的尸首,正是一夜未归的顾平忠。

    松节把打听来的话说了一回,又道:“仵作验了尸,说是投河自尽的。”

    季清菱不由自主地望了一眼顾延章。

    对方也正看向她,神色十分坦然。

    “不是自尽。”顾延章道。

    当然不是自尽。

    季清菱见过顾平忠两回,一回是初入延州城,以侄媳的身份拜见族中叔父,另一回便是前两日在堂中,两人唇枪舌剑,彼此都想把黑锅往对方头上盖,最好砸连人带锅,砸进泥里,再踩上两脚,才好永世不得超生。

    前一回还罢,后一回,顾平忠给她的印象极深,对方心思深沉,应变快速,又甚能忍,这样的人,便是遇上再大的变故,也绝不会轻易舍掉性命。

    本还打算后续要更为小心谨慎,免得对方缓过气来,再出什么恶招,谁晓得他竟死得这样干脆!

    季清菱有些错愕,她想了想,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五哥,那顾平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顾延章点了点头,道:“得罪了州衙里的一个押司。”

    他把自家在宗卷库中的发现与在州衙中的行事同季清菱说了。

    “今日我没有去州衙,就是给他时间收拾首尾,免得那人狗急跳墙。”顾延章道。

    屋中铺了地龙,烧得暖洋洋的,他本就不怕冷,此时更是只穿着薄薄的布衫,手中还持着一卷书,因是同季清菱在说话,语气十分温柔。

    他把手中书卷放下,往前倾了倾身,声音里带了一丝淡淡的紧张,问道:“清菱,你……怕不怕?”

    季清菱脑中还在想那押司的事情,此刻听得他如是说,有些奇怪,抬首问道:“怕什么?”

    “如果昨日我不说那一番话,做那一番事……今日他也不会死……”

    布局时没有怕,行事时没有慌,可此刻面对家中这一个小姑娘,顾延章却当真心中生出虚来。

    原还不觉得,如今从头到尾回想一遍,自家行事,同那等玩阴谋诡计的小人,也无甚区别了,鬼鬼祟祟,阴险狡诈的。

    清菱会不会害怕这样的自己……

    手上还沾着血……

    他屏住呼吸,看着对面那一个人,心中七上八下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